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王煊还是头次遇到求生欲这么强烈的对手,身为俘虏,明知结局无法挽回,还在尝试改变注定的命运。

“你接着说。”他确实想知道,所谓的终极秘密是什么。

融合后的超级神话源头当中的至高生灵竟然神秘的上路外出,在这种永寂大伞扩张的危险年代,想做什么?

熠辉虽然很惨,满身是血,但是现在还是郑重无比,道:“改写超凡走向,重塑神话历史,再现传说中永远不落幕的不朽文明。”

王煊立身在道树旁,不画为所动,平静地问道:“你在说,那批至强者要做出某种石破天惊的大事件“?”

熠辉严肃地点头:“没错,至高生灵下山,在冰封神话的岁月来到腐朽的外界,自然是想逆天改写神话走向。”

他说得很笼统,并没有具体的指向。王煊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等他道出本质性的内容。

熠辉跌坐在现世腐朽的尘埃中,怅然道:“我,说了这么多轻舟兄都没有住任何表示,看来执意要杀我们,连抹去等记忆、让们对道起誓这些防范手段同时实施者行吗?”

茗璇开口:“熠辉,不要说了,整理下自己的仪容,平静地上路,给自己留些体面,超凡路上见惯生死,何惧之有?”

她虽然身负重伤,但还是强支撑着起身,努力震落满身殷红的血迹,取出新衣,换下破碎的异人甲胃,准备赴死。

在这一刻,她像是秋风中即将凋落的山花,她的美,丽面孔上有难以愈合的裂痕,脚下是四分五裂的甲胃,折断的神剑,崭新的衣裙已经重披在身上。

熠辉急了,他不惜拉下单一6破者的脸面,拼命想活下去,可是茗璇却视死如归,挡都挡不住,从容向死而行。

“再多说一些,看我能否改变主意。”王煊站在空明世界中,和两个满身者是鲜血且命不久矣的奇才比起来,他围飘落着晶莹的万法之花,很超脱,但也确实有些像大反派。

熠辉反倒沉默了,最后咧嘴一笑,像是颇感心酸,一副凄凉的样子,道:“我也是6破者啊,不能说在我们的超级神话世界同辈称尊,但也算是得上天青睐了。拉下一切架子,还是如此,要结束这一生了已经尝试吸引你的探索欲望,你都没有表态,我很清楚,如果都鹰说出来,那就更没有悬念了,你确实杀意已决。”

王煊道:“那就先说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吧,究竟是否杀你,们留待最后的关键性答案。”

“可以。”熠辉平静地说一道,恢复了自己6破者应有。的格局,不信再那么主动了,他认为拯救既定的命运已经失败了。

“你们的超凡源头之下,有一某些怪异的生灵吗?”王煊问道。

“有,且很强大,无比神秘,即便是6破祖师都不敢临近。”熠辉冷静地告知,还多奉送一下答案,被他们捕获的另外一个超凡源头下,也锁困着一个莫测的生灵。

王煊皱眉,从士地狱挖出的金属碑上提及的6个神话源头,难道它们相对应的极暗面都压制着一个可怕的生灵?

显然,那种存在,最起码也是在两个大境界都6破的强者,究竟多强,目前还无法揣度与分析。

他眺望深空,暗自警惕,告诫自己,纵然有朝一日成为真圣,也不能自满,因为连神话源头都随时会熄灭的诸世中,必有危险的对手。

当然,他也不会妄自菲薄,当下他有信心,给他时间成长部,他不怵莫测的生灵,不偿管是否有连着6破的存在。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