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白橡木号仍旧在薄雾中前行着,蒸汽核心输出的澎湃动力驱动了它那庞大而高效的推进系统,令它快速穿过这片被雾气覆盖的海域。

天色不知何时变暗了一点,海面上的冷风令人更加不适,劳伦斯紧了紧大衣,觉得今天在甲板上吹风的时间已经够久,便转身回到了舰桥里。

一位穿着黑底银边蓝纹长袍的年轻牧师正在机器旁祝祷,并微微摇晃手中的熏香炉,令烟雾萦绕在几个控制台上,在见到船长之后,他停了下来,礼貌地对劳伦斯点头致意。

他是这趟航行的随船牧师詹森,劳伦斯与这位年轻的神官并不相熟——事实上,大部分承接“异常物品”运输任务的船长都要经常面对陌生的神职者,他们船上的牧师由城邦教堂直接指派并频繁更替,一个随船牧师通常只会跟着船只完成两到三次航行任务,而这种替换制度当然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毕竟,执行危险品运输的船只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超凡力量的影响,而作为全船的“超凡屏障”,随船牧师将承担几乎所有的超凡干涉所带来的压力,这其中包括船上物品带来的污染,也包括船上成员在航行过程中产生的精神压力—-甚至每一个船员晚上做的梦所产生的现实影响,都将反馈在牧师每天的祝祷和仪式里。

随船牧师也是凡人,长期在特定的超凡影响下承受压力,便会不可避免地被同化、影响,数次远洋航行之后,他们便会失去对超凡污染的敏锐感应,甚至可能成为亚空间入侵的裂隙,所以通常情况下,

随船行动的牧师在一段时间后就必须返回岸上,在特定的教堂中进行一段时间的净化和灵性重塑,随后他们中的大部分可以恢复,便被安排到其他船上继续担任随船牧师,而有一些留下了精神隐患的,便只能远离大海,余生作为陆地上的神官,继续为教会服务。

因此某种意义上,这些可敬的牧师..也是航海中的消耗品。

但话又说回来….谁又不是航海中的消耗品呢?

“詹森先生,机器情况如何?”劳伦斯对眼前的年轻牧师点点头,关心地询问道。

“运转良好,船长先生,“年轻牧师说道,嗓音很平和,“我刚才去了下层的机械舱,整个动力系统和蒸汽管道都一切正常。”

劳伦斯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与这位年轻牧师随意交谈了几句,便来到舰桥前方的宽阔窗口前,望着外面的景象。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