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听到阿加莎的报告,邓肯的第一反应便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寝室门口。

随后他收回了视线,看着镜子中的前「守门人」,神情异常严肃:「你是说,它在海面中的倒影?」

「不只是海面中的倒影,还包括它在灵界中的投影——在正常情况下,这两种‘影子的联系极深,且会相互影响,」阿加莎一脸认真地说道,「在昨天晚上夜深时,我像往常一样穿梭于船上的镜面,检查整艘船的情况,随后突然发现了这件事情,但我当时还以为这是失乡号本身的‘特殊性,毕竟我对它了解很少……」

「失乡号没有这种特性——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里,它的‘影子不会突然无缘无故地消失掉,」邓肯摇了摇头,「这种现象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大概持续了多久?」

阿加莎立刻点了点头:「从时间判断,它应该就发生在您提到的‘无名者之梦影响期间,一直持续到第一缕霞光出现在海平面上。」

邓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皱着眉头,脸上浮现出一缕深思之色。

阿加莎则在片刻的沉默之后又开口继续说道:「在失乡号的影子消失时,我正好穿梭于现实世界的镜子中,在往常,我可以直接通过那些镜面‘跳跃到灵界,或进入海面中失乡号的倒影里,然而在昨夜,这种‘跳跃通道随着失乡号的影子消失而一并消失了……

「不过在我的感觉中……镜子‘对面的领域并非真的不再存在,而是有一种我不理解的‘屏障在阻挡着,让我观察不到镜子中的道路,也感知不到对面的情况……」

听着阿加莎的讲述,邓肯似乎想到什么:「你的意思是……你认为失乡号的‘影子并非真的消失,而是在当时转入了一种你无法理解和观察的状态,或者说是有一道‘感知壁垒,把你‘关在了现实世界一侧?」

「很贴切,」阿加莎看起来好像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自己的描述过于抽象,得费很大功夫向您解释……」

「在普兰德和寒霜,我都和各种各样的‘帷幕打过交道,」邓肯随口说道,紧接着他思考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房门,「所以,你刚才听到我和山羊头的交谈之后产生了怀疑——因为我的‘大副完全没有提起昨天晚上的异常情况。」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但理论上……它应该是能察觉到灵界中的变化的,虽然在这方面的感知可能不如我敏锐,但它不至于对此全无察觉,」阿加莎语气中有些迟疑,「尤其是您刚才提起的那些事情,另一个‘山羊头的存在,还有对方诡异可疑的举止……」

邓肯轻轻呼了口气,开口说道:「你认为‘山羊头不再可靠了,因为它可能有事在瞒着我。」

「……我知道,作为一个‘新船员,我不该质疑船上的大副,这是极大的忌讳,但作为一个曾经的‘守门人,我对这种事情有一种本能的……‘警觉,」阿加莎斟酌着自己的用词,诚恳地说着,「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态,都是从一开始那点小小的‘不对劲开始的。」

邓肯默默听着,既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盲目地反驳。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