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听着莫里斯从某段古老的精灵叙事诗中记录下来的这些词句,邓肯渐渐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由于历史久远且跨越了城邦时代之前的黑暗时期,这些句子经过了古代语言的转译和后世学者的修复、补充,可能并没有百分之百地还原记录原貌,但我相信它们仍颇具意义,”莫里斯又说道,“对我们了解创世之梦以及现在的‘无名者之梦’现象应该很有帮助。”

邓肯摸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说道:“萨斯洛卡在梦境中创造万物,却不知梦境为何物……你觉得这句话应该怎么理解?”

莫里斯想了想:“按我的理解,这可能指的是神明观察世界的视角与凡人之间的不同,或者说在精灵的创世神话中,萨斯洛卡这位‘最初的入梦者’的某种特殊性——对于一个在梦境中徘徊的神明而言,或许梦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并无意义?对祂而言,可能现实世界也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修改的梦境,而梦境也随时可以用来替换现实,因此祂才‘不知梦为何物’……”

“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邓肯慢慢点了点头,“那么后面的句子呢?”

“关于后面的两句,精灵中的学者其实也是有解读的,”莫里斯回答道,“他们认为,这两句指的是大魔神萨斯洛卡有一日了解到了自己创造的‘精灵’对梦境世界的不同认知,因而第一次疑惑于现实与梦境之间的边界,这可能是一次‘危机’,在这次危机中,萨斯洛卡几乎‘醒来’,而在这种不稳定的状态下,他创造出了精灵中的‘无梦者’。”

“无梦者……”邓肯微微点头,“我记得精灵将这视为一种先天缺陷。”

“是的,这正与传说印证——无梦者诞生在萨斯洛卡状态不稳定的时刻,他们是造物主‘恍惚’的结果,因而他们是有缺陷的,终生无法进入‘梦中乐土’,不过……”

莫里斯说到这顿了顿,略作回忆之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在极少数的传说中,也有说法认为萨斯洛卡便是‘无梦者’的保护神——但这种解读在精灵社会中认可度很低,现代还好一些,在古老的年代里,这基本上是一种离经叛道的说法了。”

“萨斯洛卡是无梦者的保护神……”一旁的凡娜嘀咕起来,“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当初受到社会歧视和压迫的无梦者群体抱团取暖时提出的——或许最初只是为了给自己的群体寻找一个精神支撑。”

“确实如此,”莫里斯点了点头,“这种说法最初出现在黑暗时代,流传于精灵城邦控制下的某些‘流放岛屿’上——那时候的精灵认为‘无梦者’是受诅咒之人,后者的先天缺陷会导致梦境世界中出现‘大空洞’,从而招来噩梦与吞噬人心的阴影,便将有缺陷的同胞流放到文明世界边缘的孤岛上……

“在那些远离核心文明的聚居地,出现了有关‘萨斯洛卡是无梦者的保护神’的最初说法,流放者们以此作为支撑,来度过艰难的漫漫长夜。

“而后,随着时代发展以及四神信仰的影响力逐渐扩大,以及流放地本身的逐渐崛起,这种流放行为渐渐被废止了,而在流放地诞生的‘特殊文化’也随之回流到精灵的主流社会,但很显然,尽管主流社会能够接纳曾被流放的同胞,却不能接纳他们那些‘离经叛道’的文化……”

邓肯默不作声地听着,脑海中不禁将这些情报与最近发生在轻风港的异常事件以及蛛丝马迹的线索串联着——信息在头脑中重组,隐隐约约的,他觉得自己似乎就要触碰到那最关键的一条逻辑链条了。

但他还缺乏一些更有效的参考,一些更有用的情报……

思索中,一道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他的感知中。

门厅方向传来了仆役开门并问候的声音,随后是脚步传来,片刻之后,露克蕾西娅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

发条人偶露妮则跟在露克蕾西娅身后——这位女仆打扮的发条人偶怀里还抱着个特别大号、画风诡异又惊悚的布质兔子玩偶。

下一秒,那画风诡异惊悚的兔子玩偶便突然动弹了一下,紧接着便飞快地从露妮怀里跳到地上,一边蹦跳着一边发出尖细的声音:“终于到啦终于到啦!拉比终于进城啦!拉比今天要大闹一……”

邓肯默默地看着这个兔子玩偶,客厅中其他的视线也纷纷落在那诡异兔子身上。

前一秒还在客厅里连蹦带跳宣布要大闹一番的诡异玩偶瞬间静止下来,它慢慢抬起头,纽扣钉制的眼睛确认了一下客厅里的情况,过了两三秒,它终于哆嗦了一下,然后慢慢走到距离邓肯最远的一处墙角,“噗叽”一声坐了下来,开始假装自己是个真正的布娃娃。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坐在邓肯对面的妮娜和雪莉甚至都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两秒钟后,露克蕾西娅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客厅中的安静:“不必在意,它有时候不是很老实,所以我很少带它进城。”

随后她又转向邓肯,带着一丝微笑点了点头:“但您在这里,拉比应该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乖巧。”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