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嘎吱,嘎吱…

棺材内部传来了指甲抓挠棺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清晰。

陈血刀和张元清霍然起身,目光死死盯着棺材。

前者缓缓拿起靠在桌边的长刀,身躯腾起粘稠厚重的黄光,整个人透出泰山般的雄浑厚重感,宛如难以逾越的高峰。好强,不可战胜的强。

张元清终于确定陈血刀的等级,毫无争议的六级的山神;而且是我展开领域的山神,是我目前的他无法抗衡的,使尽手段都无法抗衡。当然,如果不进入对方的领域,以他道具天尊的底蕴,打不过还能跑,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亲身体会到陈血刀的强大,张元清心里反而安定许多。

嘎吱,嘎吱。

抓挠棺盖的声音更大隐隐有破棺而出的迹象了,整具棺材都在轻微震动,里面的东西像是要出来了。

张元清默默取出镇尸符和封灵符,至于道具,他没有第一时间取出来,虽然陈薇等人全盘接受了两具阴尸的存在,但物品栏和层出不穷的道具毕竟有些离奇,很难保证,由于会不会自然而然的接受,所以他打算先静观其变。

真到了危险境地,再取出来重不迟。

嘎吱,嘎吱。

抓挠声还在继续,棺材的晃动更加剧烈陈血刀看向义子林辞,沉声道:

“在棺材两侧,分别贴一张镇尸符和封灵符。”张元清点点头,谨慎起见,召唤来工在房间角落的血蔷薇,把符策交于她,再操纵阴尸完成贴符。

两张符篆贴上棺材的瞬间,原本震动的黑色棺椁,竟然停了下来冒

“哽,安分了?”张元清松了□气,又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会训大战一场。

“义父,它好像停下来了。”张元清维持着武器,看向陈血刀。

后者不苟言笑的威严脸庞,浮现一抹困惑,旋即点点头“这好漂亮。”

说罢,把刀靠回桌边,重新坐坐下来。

确实是好漂亮,张元清也回到座椅上,但目光依旧盯着棺材,保险起见,他施展了噬灵,检查了棺中凶物的状态。和白天看到的一样,邪异可怕,但没什么变化。

“奇怪,白天它就没事,为什么晚上突然活跃起来了…”张元清皱眉分析。

他看向陈血刀,犹豫一下,道:

“父父,张虎和赵马,昨晚是不是一听见了动静,所以才剪开铜锁,进屋查看?”陈血刀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镖师,遇到这种情况,理当先向我汇报。”

他叹息一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遇害了,确实是死于这棺材。”

整整一天不见他们回来!再联系刚才棺材里的动静,不用想,不难推测张虎赵马的结局。

张元清顺势提出第二个疑惑,“可棺材明明无法打开,里面的凶物是如何杀人的,而且还是尸骨无存”说到这里,他脑海灵光一闪:“义父,我们开棺吧。白天棺盖打不开,或许,晚上可以打开?”

陈血刀沉着脸,摇头:“不可,我们的任务是把棺材押运到神剑山庄,而不是处理它。何况此地是客栈,若无法控制凶物,城中不知多少百姓要遭殃。”

“城里的百姓都是死了也会更新啊,不过义父说得没错。如果让凶物走脱,我的支线任务就失败了”张元清认同的点点头。

就今晚的情况来很看,只要我和陈血刀守在这里,棺材里的凶物就不会破棺,押运到神剑山庄应该不是难事。张元清心里嘀咕:处理完支线任务,到神剑山庄应该就能知道本次的队友、敌人是靠谁了。

5级的灵境行者数量不少,但6级就有限,不知道会匹配到哪些敌人。

张元清感觉肩膀被人推了一下,霍然睁眼,只见天色青冥,东边隐露鱼白马上就要天亮了

“我睡着了?”他愕然的回头看去,推醒自己的正是陈血刀。

“去喊醒兄弟们,等送信的人回来,立刻出发。”陈血刀看一眼天色,眉宇间凝着沉重。

“是,义父”

张元清浑然无事的应着,心里却暗暗奇怪。

他是夜游神啊,太阴的眷顾者,黑夜的精灵,居然不知不觉间在夜晚睡着了?

这就比火师玩火被烧死,何其的荒诞。

张元清一边起身,一边不着痕迹的扫过房问,巨刀静静横陈,血蔷薇和银瑶郡主安静伫立在角落,自身也没有异常。

虽然夜晚瞌睡有些奇怪,但他确实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