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神剑山庄三年前就被灭门了。

炎热的初秋,烈阳高照,众人心里却涌起寒意,脊背仿佛有冰凉的蛇爬行。

一个三年前就不存在山庄,三年后的现在,却委托镖局押送一具棺材前往山庄,嘶,真是个恐怖故事啊。

张元清环顾“家人”,陈薇和赵有财两名火师,瞪大了眼睛,震惊的情绪写在脸上!。

蛊惑之妖,卓佩然则双眉倒竖,面露凶相,如同野兽。受到刺激,做出了凶恶的应激反应。就连沉稳严肃的陈血刀,表情也一下变得凝重。

“不可能”赵有才大声道,“神剑山庄好歹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势利,三年前就被灭门的话,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消息?”

尽管黄旗镖局和神剑山庄没有往来,且天南地比,但镖师走南闯北的。估计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完全没听说,陈雪刀看一下,看着柴桂。沉声问道。“玄玉真人还说了什么?”

柴桂摇摇头,“陈镖头,此事过于荒诞,我也不信,便问询了玄玉真人细节,但真人对此事讳莫如深。他不肯透露分豪。”他顿了顿。有些嗫嚅弱说道,“玄玉真人还托我传话,告诫我们最好不要去神剑山庄,放弃这趟镖。”

陈雪刀顿时皱起眉头。

“哼,”卓佩然冷哼道,“那老东西什么都不肯说,却劝我们放弃这皙镖。”他语气极其不满,陈血刀没有表态,而是扭头看向林辞一眼。

“义父的意思是?”

“看这柴桂的面相。提防掌梦使假扮”张元清心灵神会,当即睁开星眸,审视柴桂。

幻术师拥有千变万化之能,哪怕是斥侯的洞察术都未必能发现,但星象术可以破解。

外貌可以千变万化。命宫是不可能变化的。

张元清早在昨天就把镖师们的面相都看了一遍,因此记得柴桂的命宫。昨天审视面相时,还没有看到杨硕和王平乐有血光之灾,这也是他今早如此震惊的原因。

命宫没变,是柴桂本人,张元清不动声色。

陈雪刀收到了,一直传达的信号,不再怀疑,但是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环顾子女们,语气低沉,“你们怎么看?”

赵有才觉得自然是前往神剑山庄一探究竟。

陈微:“就是就是。不管什么邪魔外道,本姑娘一把火全烧了。”

卓佩然道“黄旗瞟局的名誉不能有损”,陈雪刀无声的叹了口气,望向最后的义子林辞“辞儿,你觉得呢?”

“假设情报是真实的,那么神剑山庄灭门事件三年都没传出去,就显得很诡异了。”

剧情的复杂程度一下子攀升了,陈雪刀等人是受了灵境的蒙蔽,所以不知道神剑山庄灭门事件。

以我对灵境的了解,这趟镖应该不是虚构,而是当年真的发生过这件事。历史上神剑山庄,大概率就是无声无息的被灭门了。

不知道当年的黄旗镖局结局如何,张元清心里念头急转,听到陈雪刀的问话,故带疑感的反问道,“玄玉真人不愿意透露详情。看来另有隐情。义父,他的话可信吗?”

陈雪刀道“玄王真人 我多年的好友,”

言外之意,他相信玄玉真人的情报。

选举证人在副本里属于边缘配角和这趟压镖关系不大,确实没必要散播假消息。张元清越发肯定神剑山庄灭门鬼诡。

“是真实发生过。到咱们已经上了贼船了。此时弃标一来有损镖局声誉,另一个这棺材里的怪物不好处理,总不能带回镖局吧。而且剩下的银儿然没拿呢,还是认为应该将棺材送达神剑山庄。”对我来说,神剑山庄再诡异也是后续的事。完成支线任务,解决暗中潜伏的敌员才是当务之急。

张元清思路很清晰,陈雪刀微微点头,“你有理。同样身赞同送标,林辞说的有理有据,分析的明明白白。”

反观二子一女就只会呈匹夫之勇。

张元清感觉到卓佩然不悦的看了自己一眼。

这两天的相处,他察觉出林辞和卓佩兰关系不佳。身为大哥,卓佩然几乎从不主动找自己交流,显然是并不喜欢这位七弟。

有了这个插曲,镖师们的心情愈发沉重,脸庞少了笑容多了不安和警惕。

但有陈雪刀镇着,再加上过关了,刀口舔血的人确实不太细腻,因此无人退缩。

吃过午饭,在陈血刀的指引下,镖师们寻到一条小溪,刷了马鼻,补充清水,持续上路,一路南下,全速赶路。短短三个时辰,竟遇到了两波土匪。

第一波土匪规摸不大,三十余人直接被卓沛然带4骑队伍,冲入人群砍瓜切菜团灭匪首。

四个超凡境剑客,对圣者阶段份蛊惑之妖,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一刀削首。

第二波突土匪漠就大了,超过100人拥有20匹马,十几把弓,每人一把。金铁长刀,首领也圣者境的水鬼。

武装力量可以直接攻罚县城。陈雪刀虽是土怪,性情却极为刚烈,依然拒绝过路费,命令三名男子和女儿带刀冲阵,将这支匪寇斩杀在尽,到了傍晚,天色忽然转明,大片大片的墨云欢涌而来,遮蔽天光。伴随着强风呼呼呼呼,狂风掀起,官道上灰尘和草屑纷纷扬扬卷止天空,整片天空都阴暗了近来,墨色的云层沉甸甸的压在头顶分外压抑。

这雨来的不是时候啊,张元清治头看了看天色,心里一沉,策马疾驰的卓仅然高声道一呼,“马上要下雨了。”

看天色恐有大雨,避水的麻布未能保住棺材上邰符篆和阵法,陈血刀回头看一眼黑棺,再加盖一层防水衣。

卓佩岚摇头,“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晚。”

陈雪刀也是皱眉,他倒是可以操纵黄土之林,在棺材表武淋一层土,可,但蕴含土林的力量必然厚重无比,马匹拉不动,而不是蕴含土黄土之林觉土。可大雨一来,顷刻间便被冲散了,队伍里的镖师也是以土怪和斥候为主,并没有水鬼。

这时,陈薇喜滋滋地指着远处喊道,“爹,前方有一处落脚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