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哒哒哒”

五天后,蜿蜒平整的官道,一匹黄褐色的骏马四蹄如飞,扬起一阵尘烟。

马背上,一位眉眼含春,肤白貌美的女子,勒紧缰绳夹紧马腹,一边抽打鞭子,一边随着马背起起伏伏。

“吁!”

她在官道边停了下来,凝视着身前虚空,瞳孔失去焦距。

在伊川美的视野里,是一张3D投影的地图。上面绘着山川密林、村庄官道,其中有一组。标红的词:神剑山庄。

神剑山庄的位置是他完成支线任务后,灵境开启的权限。路线在左边穿过那片森林前行半小时就到了。

伊川美坐在马背,朝左望去。

视线的尽头有一片树林,但通往树林的道路坑坑洼洼,野草起伏。没有供马匹奔跑的夯实道路。

这里本来是有路的,但神剑山庄灭门,三年间无人问津,原来的路早就荒废了。伊川美沉吟片刻,翻身下马,轻轻一点,马匹额头,黄膘马受惊长斯,哒哒哒,脱离官道朝着林子方向奔去。

伊川美矫健的奔跑在野草丛生的荒地紧追不舍,邻近林子突然,狂奔的黄膘马一头栽倒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伊川美谨慎靠过去看见一条条五彩斑斓的毒蛇在草丛底下游走,鳞片反射阳光黄膘马的颈部咬着一条细长的彩铃蛇。

显然,有通灵师提前抵达了神剑山庄,并在途中设下陷阱。伊川美噗一声,蹙了蹙眉,他最讨厌的就是陷阱,因为幻术师既没强大的防御,也没矫健的身手,更没可怕的治愈能力,一个不好,很可能阴沟里翻船,死在同伴或敌人布置的陷阱里。

他后退几步,冲刺,飞跃,跳过毒蛇盘绕的区域,继续往前又走了几分钟,他看见前方出现的焦黑的巨坑,村边散落着几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懂得埋地雷,看来是个有头脑的火师,不…火魔……”

伊川美嘀咕一声,守序职业也抵达神剑山庄了,黄旗镖局在客栈里耽误了两天。又因为暴雨停止赶路,在义庄休息了一晚,再加上它逃离义庄后,躲藏起来调息一晚,这么算的话,如果其他几只骠的全速赶路,应该比他提前两天抵达。

守序和自由两大阵营也许已经已经在神剑山庄打了两天,不知道神剑山庄的战况如何,想到这里,伊川美心情略有急切,于是抓出一件羽毛编织的大衣披在后背,这件道具叫做鹰之羽兽王品质的道具,功能是化身鹰,时效五分钟!鹰身攻击力弱,所以该品质一般。但五分钟的飞翔能力对圣者来说是梦寐以求的辅助技能。

刹那间,羽毛大氅融入了他的皮肤,发作一根根翎羽,她的衣襟被撕裂,两条美腿扭曲,收窄,变作鹰爪,双臂展开化作3米长的羽翼。

她娇媚的脸庞急剧变化,长出绒毛翎羽,瞳孔变成黄金竖瞳,娇艳的嘴唇硬化成尖锐的喙

它变成一只巨大的鹰,展翅翱翔,正是掠过树林,飞过山脉,朝着神剑山庄飞去。

很快,一大片建筑群出现在伊川美的视野里,这是一座非常壮观的古代山庄,占地面积极广,但荒废有些年头了,野蛮生长的植物掩映着亭台楼阁,青石砖缝细间长出野草 ?发源的水池干涸,阁楼屋檐积满落叶,一派荒凉景象。

伊川美远远盘旋,鹰身赋予了她极佳的视力,观察着山庄内的景象。

突然,他阴眼一凝,看见山庄的主干道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如他所料,其他几支队伍提前抵达了山庄,并展开了冲突。

山庄西苑的剑阁从外观看,如同一座三层宝塔,有青砖和木材混合搭建,尖顶飞檐,大气磅礴,剑阁内部没有桌椅,家具直径50米的圆形场地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武器。

从材质上可分为青铜剑、黄铜剑、石剑、铁剑、金刚剑。从形式上可分为汉八方 唐刀 巨剑、短剑、还有鸳鸯剑。

满头红发的青年傲立在阁楼门口警惕的审视着外面的动静。他身穿刺眼镖局的劲装,双手带着火红色的半指拳套,五官俊朗,眉眉眼间充斥着暴躁,仿佛一言不合就会跳起来打人。

在他身后,几米外盘坐着身穿玄色劲装的青年胸口绣着白色波浪,眉眼阴翳,脸色苍白,一看,便是那种喜怒无常,不好相处的人。

嗯,二人不远处则是六七名深受重伤,盘错调息的标识,都穿着玄色镜装,是远海镖局的人。眉眼阴郁的青年,抬头看一眼门口的红发少年,愤怒道,“全都是废物。姜居。你也是废物,我怎么会匹配到你们这些渣渣?”阴冷的声音里,带着怒火和躁意,守序阵营的情况非常危急。

五支队伍里,只有远海镖局和赤炎镖局成功抵达神剑山庄,剩下三支队伍里,灵猿镖局和三剑镖局在途中覆灭守序行者回归灵境,潜入在队伍里的邪恶职业,成功完成支线任务,带着棺材抵达山神剑山庄。

而赤炎镖局的火公子将军。虽然抵达了神剑山庄,但他是被镖局赶出来的。他在押送途中被队伍里的自由职业算计。被狼人打成了狼人。遭到镖局众人围攻,无奈之下杀出重围,提前赶到神剑山庄。

目前唯一完成支线任务的是远海镖局,但远海镖局和火公子在神剑山庄遭受了四名邪恶职业,以及赤炎镖局镖师们的围攻。

独木兰之押送的棺材被人抢走,于是边站边退逃入剑阁 依靠此地的剑阵抵御敌人,苟延残喘。

“给老子闭嘴。”姜居皱了皱眉,强忍着暴躁脾气情绪“老子最讨厌多人副本,乱七八糟,莫名其妙。”

“赤炎镖局那群火师简直没脑子,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过好歹还有黄旗镖局没到,我们未必会输。”现在是二打四,他们这边毫无胜算,只能靠着剑阁死守黄旗标局成了守序,证明其死回生的关键点。

气质阴翳的青年人道“永远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如果黄旗镖局也输了。”他没再说下去,望向姜居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