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别跑!”

姜精卫沉沉低吼一声,就要冲进病房,跳窗追凶,与张元清擦身而过时,被他一把拽住。

“你又不会飞,追个屁!”张元清没好气道。

眼角上翘,神气凛凛的红发少女,歪着头一想,觉得有理,便打消了追击的念头,愤愤不平道:

“卑鄙无耻,居然还会飞,我们难道没有在附近安排狙击手吗?”

休息厅内的魏元洲走了出去,脚步有些晃,无奈道:

“那速度,就算是斥候也打不准。唉,是我失算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同伴,应该也是通灵师,形如蜂,是速度型的蛊兽。”

“不是你失算,是我们失算,关雅太笃定了。如今看来,那袭击者是有组织的。”张元清敷衍了一句,道:“劳烦魏队长去看看楼道里的同事,别耽误了抢救时间。”

支开了魏元洲,张元清抽出湿纸巾,擦去地面上的血迹,捏在手里,对姜精卫说道:“跟关雅说一声,我有事要办,不会有危险。你们继续守在医院,等我消息吧。”

“噢。”姜精卫应了一声,没有问为什么,大概是没想到,或者不关心。

这种时候,火师的好处就体现出来,换成其他人,就算不刨根问底,也会追问一句,平白浪费精力敷衍。

张元清身体化作一阵梦幻般的星光,消失在特护病房外。

下一秒,他在住院部大楼后的阴暗花坛出现,召唤出红舞鞋。

“哒哒。”

红舞鞋欢快的绕着主人转圈,鞋底发出清脆的拍击声,似乎很高兴,它很久没出来了。

张元清把湿纸巾塞进红舞鞋内部,低声说:“带我找到他!”

这是为了防备小圆故意躲着他,没把人带回无痕宾馆。

红舞鞋在一阵哒哒”声里,利箭般窜出,消失在黑夜中。

张元清不疾不徐的走向医院门口,那里停着数量不少的出租车,他随意选了一辆,道:“师傅,按照我的指示走。”

司机师傅从没听过这样的要求,心里是不愿意的,但车后排的年轻人说:“保底给你五百。”。

司机师傅油门一踩,车子离弦般窜出:“好嘞”

他给司机指了一个方向,然后背靠后排,望着窗外璀璨的夜景,眉头渐渐皱起。

那个通灵师几次三番置白虎万岁于死地,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就算是小圆的同伴,他也不会放过。

而特殊原因,指的是当初寇北月暗杀赤月安。

但白虎万岁显然和赤月安不同,抛开共同作战的情谊不说,白虎万岁本身没有大问题,赚外快不是问题,只要不大贪。

毕竟你无法要求人人皆圣人。

那么,小圆同伴暗杀白虎万岁的原因,无非是私仇、误会、小冲突等因素引发。

而无论哪一种,情况都很棘手。

如果是白虎万岁没有问题,只是私仇,那么按照规矩,暗杀官方行者的邪恶职业,必须铲除,他很难姑息。

如果是误会,处理起来最简单,由他牵头,让小圆给白虎万岁赔一笔钱,私了。

而如果是因为小冲突,就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性质是最严重的,这意味着,小圆的那位同伴以后绝对会波及无辜。

“希望不要让我为难!”张元清心里嘀咕一声。

这件事最好暗中处理,最好由他经手,所以他连关雅都没带。

“嗯,找到目标后,先陪红舞鞋跳舞,再找个隐蔽的地方解决山神权杖的后遗症,顶着一个帐篷去处理公务,不像话。”

无痕宾馆。

小圆一脚踹开寇北

月和小胖子住的标间,伴随着房门‘哐当’巨响,床上的两人被惊醒了,一个下意识召唤匕首,一个召唤人皮面具。

看见破门而入的是化蛊的小圆后,寇北月惊愕的收起匕首,道:“小圆你吓我一跳!”

下一秒,他就真被吓了一跳,脸色惶急道:“张叔怎么了?”

小圆怀里抱着身穿大衣的老人,他似乎受伤很重,昏迷不醒,黑色的大衣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早已被鲜血浸透。

小圆一边走向单人床,一边呵斥:“别傻愣着,去我房间拿养蛊罐和急救药箱。”

她瞳孔黑润如宝石,额头长着触须,嘴里有两颗小尖牙,脸颊遍布黑黄相间的纹路,就像画了蜂后妆,既妖异又绝美。

但生起气来,气势之冷冽,真如蜂后一般,让寇北月和小胖子脑子不自觉的一缩。

寇北月来不及多问,穿着一条四角裤,急匆匆的奔出房间。

小圆则迅速而小心的把老人放在床上,把老人的衣服撕开,这时候,小胖子才看清老人的伤势。

胸口皮肤大片碳化,血肉凹陷,火焰应该还伤及了脏腑。

此外,一道刀口贯穿了心脏,大股大股的鲜血从深而窄的伤口冒出。

雾主和火魔打伤的?呃,应该是拥有火魔道具的雾主,或拥有雾主道具的火魔。

小胖子连忙取出一枚碧绿珠子,道:“让他含着这颗珠子,可以压一压伤势。”

小圆劈手夺过碧珠,掐开张叔的嘴,塞了进去。

张叔枯槁的脸,迅速泛起红润。

这并不能治疗伤势,刀口还在渗血,碳化的皮肤也没得到恢复。

但吊住一口气足矣。

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寇北月一手拎着急救箱,一手抱着灰扑扑的陶罐返回。

小圆没去管急救箱,快速接过半米高的陶罐,坐到床边,右手伸入陶罐中,摸索了几秒,摸出一只圆滚滚的蚕宝宝。

这只蚕宝宝肥腻饱满,通体雪白,头部乌黑,被小圆夹在指尖,疯狂蠕动。

她先取出碧珠,再把蚕宝宝凑到张叔嘴巴,轻轻捏爆。

浓绿色的汁液溅入张叔嘴里,他下意识的滚动喉结,大口吞咽。

小圆一连捏爆六条蚕宝宝,这才停下来,把陶罐放在床头柜,接着打开急救箱,取出绷带、消毒水,手术刀,针线等。

她用锋利的手术刀削下碳化的皮肤,直制露出嫩红的血肉,再把胸口冒血的刀痕缝合。

最后,小圆把蚕宝宝的‘残躯’,均匀的抹在嫩红的血肉表面。

做完这一切,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脸色不再紧绷,起身吩咐道:“替他包扎一下。”

她依旧是兽化的模样,现在需要去换一身衣服了。

小圆换好衣服,回到寇北月房间时,老人已经醒了,目光黯淡的盯着天花板,不言不语,满脸苦相。

寇北月站在床边,无视一个劲给他使眼色的小弟,焦虑的追问着:

“张叔,是谁把你打伤的,你跟我说,老子这就给你报仇。”但老人就是不理他,默然不语。

小圆看一眼床上的张叔,淡淡道:“你俩出去一下,北月,到前台站岗。”

小胖子默默离开,寇北月欲言又止,但被小圆冷冷横一眼,只得闷头走出房门,并把门给带上。

走廊里,小胖子低声道:“老大,我们贴在门上偷听?”

“寇北月教育小弟,你想被小圆打吗?别看她冷冷淡淡,她脾气可暴躁了,以后在宾馆里混日子,你最好听她的话,不要耍小聪明。”

脾气可暴了……小胖子默默记在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