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张元清万万没料到,需要快速通过的“菟丝花园”和不能行动的“浓雾”,竟会同时间触发。

幸运女神仿佛听到了止杀宫主的威胁,暗搓搓的给予报复。

没有任何犹豫,他打开物品栏,双手戴上蔚蓝色手套。

“呜呜~”

狂风以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扩散,浓雾随着气流,滚滚奔涌。

能压弯树干的强风吹了许久,吹走大股大股的浓雾,但总会有更多的浓雾填补过来,仿佛永远也吹不完。

十几秒后,张元清停了下来,脸色变得凝重。

专门克制浓雾的疾风者手套失效了,这是从未遇到过的事,说明浓雾的品级很高,超出了圣者品质道具的极限。

该死,浓雾里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可当个木头人,菟丝花园的危险必然来临,怎么办怎么办……..张元清心里大急。

随着狂风停止,雾气恢复平静,如细流般静谧流淌,如纱带般舒缓飘扬。

四周一片寂静,能见度不足一米,张元清看不见银瑶郡主和止杀宫主了,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雾。

他不敢开口呼唤两人,也不敢用夜游神独有方式“说话”,因为浓雾中不能说话,员工手册里的“不能说话”,多半指的是不允许任何意义上的交流。

而非字面意义的说话,这才符合主宰级规则类道具的逼格。

无声无息的寂静中,他看见前方浓雾出现扰动,一道奇形怪状的高大的轮廓若隐若现,似乎在朝自己靠近,却没有半点声音。

随着轮廓逼近,张元清看得越来越清晰…….这是一具三米高的巨人,长着三颗头,八条手臂。

他赤着上身,有着漫画里才会出现的虬结肌肉,皮肤呈现惨白灰色,如同花岗岩雕琢的筋肉人。

但奇怪的是,这具巨人的双眼漆黑空洞,鲜血如眼泪般流过脸颊,眼珠子被生生挖掉了。而他的脖颈、肩胛、大腿根部,有着暗红色的创口,像是被人五马分尸后重新拼凑。

远,远古战神?!张元清脑海里第一时间进现这个念头,三头八臂,是远古战神独有的标识。

难怪…….他立刻明白了浓雾的由来,也明白疾风者手套无法吹散雾气的原因。

——很难说眼前的远古巨人还活着,这甚至都不是它的尸体,因为它走路没有声音,张元清怀疑是浓雾凝聚而成。

远古战神死后不屈的意志,或不甘的执念化作了浓雾?可他又感应不到灵体的气息。

张元清更加不敢大意,忍屏住了呼吸。

哪怕对方是怨灵,他也不会产生丝毫上去干架的念头。

他已经过了双手插兜,不知道什么是对手的年纪。

小飞棍如何匹敌远古老腊肠?

三头八臂的远古战神一步步的走来,很快逼近张元清,双方距离三米时,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张元清心脏差点停跳,然后又不可控制的快速搏动,血压飙升。

他一动都不敢动。

如果没看过员工手册,遭遇浓雾,见到远古战神的执念,正常反应肯定是逃跑,而一旦行动,就势必被浓雾里的执念盯上。

死路一条。

雾气静谧流淌,远古战神伫立不动,张元清也不敢动。

双方僵持了几秒,远古战神突然发出一声愤怒、不甘,带着无尽怨恨的嘶吼:“%¥#!”

%¥#?这似乎是一句方言,发音非常古怪,其难解程度和江南皮革城的方言有的一拼…….张元清没听懂。

终于,在沉沉低吼后,远古战神迈着无声的步伐,越过张元清,继续前行。呼……张元清悄然松口气。

突然,一道飘忽诡异的呼唤从花园传来:

“张元清~”

这声音像是猫尖着嗓子叫的,在寂静的黑夜里听来,又恐怖又诡异,让人心里发寒。

张元清汗毛一炸。

在菟丝花园停留太久,触发这片区域的危机了。

“张元清,张元清~”

那声音不停的叫着,见他没有回应,愈发的急促尖锐。

就这点程度吗,直接喊我的名字,看来是心里的声音……..张元清心里嘀咕,虽然听到呼唤后,确实产生强烈的转头本能,但身为圣者,克制本能很轻松。

“张元清…..”花园里的声音急促的叫着,传入耳朵:“你不想知道父亲在你灵魂里到底留下了什么吗。”

…..张元清险些就要转头,但强行克制住了。

“你不想知道逍遥组织灭亡的真相吗。”

“你不想知道张子真到底是死是活吗。”

“你不想知道魔君到底是死是活吗。”

“看看我,快看看我~”

张元清表情僵硬,在一声声的质问里,强烈的渴望占据了本能,冲垮了理智,他脑袋一点点的扭了过去。

这些全是他内心最渴望得到解答的疑惑,尤其是魔君的死活,几成梦魇,时时困扰。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弄懂了“菟丝花园”力量的根源。

——心魔!

主宰级幻术师的职业名称,心魔。

心魔的核心技能就叫“心魔”,是情绪操控的强化版。

随着他的等级提升,傅青阳利用自身权限,向他公开了很多主宰级情报。

心魔的情报就在其中。

在古代传说中,修道者要渡天劫才能飞升成仙,而渡天劫时便有一道心魔劫。其实这是对心魔事迹的扭曲和失真。

每个人都有心魔,有不愿面对的往事,有些人能剑斩心魔,而有些人一辈子都跨不过那个槛。

跨不过槛的人,一旦遇到“心魔”,凶多吉少。

张元清此时就是被心魔趁虚而入了,他不知道心魔的杀人方式,但知道只要转头,肯定能杀死他就是了。

而随着他一点点的扭头,浓雾受到扰动,正逐渐远去的远古战神,突然停下脚步,拧回脑袋,空洞漆黑的眼眶看了过来。

恐怖且疹人。

张元清脑门冷汗都沁出来了。

不能回头,不能回头….他在心里拼命的告诫自己,但残存的理智已然无法战胜本能,他仍在一点点的扭头。

就在菟丝花出现在视野余光的刹那,张元清终于停了下来,他的瞳孔化作熔金色,皮肤毛孔里散发出金色的微光。关键时刻,他运转了纯阳洗身录!

象征着世间最纯净最霸道的力量,克制住了心魔,理智重新爬上高地。

远古战神久久没有得到雾气的反馈,重新迈开步伐离开。

“张元清,张元清~”

尖细、诡异的嗓音继续呼唤着,诱惑着。

声音仍能诱惑张元清,只是他不再毫无抵抗。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