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嗷吼~”

沉沉一声低吼,白狮猛地冲刺,把止杀宫主扑倒。

眼见卿本佳 就要丧命狮口,宫主身子一歪,双脚在地面“嗤啦”一滑,进入了半真实半虚幻状态,与扑杀而来量的白狮“交错”而过。张元清立刻高喊:

“把腰带丢过来!”

结束滑铲的止杀宫主,手撑地面,双腿一蹬,再次朝湖边奔来量,同时解下腰间的青色玉带,用力甩出。

张元清向。前疾奔几步,探手抓住玉带,毫不犹豫的丢给魔眼天。王道:“用它恢复力量!”

从止杀宫主和白狮短暂的追逐中,不难看出白狮的实力是碾压宫主的。

在场能对付白狮的只有?魔眼天王,但魔眼太虚弱了,身边又找不到让蛊惑之妖嗜血狂暴的血袋。

魔眼天王楼接过华光四溢的玉带,定睛一看物品信息,俊朗的脸庞露出惊愕,忍不住看了元始天尊一眼。

旋即,他呵一声,满脸笑容的把玉带戴在腰

间。

下一秒,浓郁的绿华绽放,洗刷着这具疲惫的身躯,为细胞注入灵力,抚平肌体的损伤和虚弱。

青帝玉带是主宰级道具,治愈魔眼并没有,影會超出它的极限。

疲惫尽夫,滚滚力量充斥四肢百骸,枯瘦的身躯充盈起来量,健硕的肌肉撑起皮肤。

“很舒服…..”魔眼慵懒的舒展腰肢,嘴角勾起招牌式笑容,他抬手按住额头的运动头带,

道:“躲到我身后。”

张元清和银瑶郡主立刻照办,后者甚至比主

更快。

随着运动头带滑落,一只眼眶赤红,眼珠淡金的竖眼暴露出来,这 只眼睛冷漠无情,充斥着。邪恶与混乱,“咕噜”的转动着。

追逐中的止杀宫主和白狮纷纷一僵。

后者放弃目标,躬身龇牙,死死盯着魔眼天王,喉中发出呜呜的低吼。

“咕噜!

那颗淡金色的瞳孔一转,直勾勾的盯着的狮,旋即一道赤金色的光束喷涌而出,照器灵力量的化身。

“嗷吼~”

凄厉的吼声震动了漆黑的夜空,白狮痛苦的满地打滚白色的鬃毛染上照冒血色,诡异的魔纹爬满修长的身躯。

它的獠牙暴突,兽眼充斥血色,毛发由白转.……黑,从一头神异不凡的白狮,变成了宛如来量自地狱的魔物。

另一边的止杀宫主,尽管没有副被“魔眼”注视,但手臂、脖颈等部位,凸起一块块小疙瘩,像是有无数小虫在蠕动。

她的美眸闪烁着疯狂,司命职业的灵力陷入暴乱。

“它是这件规则类道具力量的化身,我的魔眼只能压制,无法杀死,你们先走,到外面等我。”魔眼天王的竖瞳持续压制着白狮。

张元清和银瑶郡主非常听话,当即从魔眼身后窜出,前者奔到宫主身前,把受了重伤且身体处在失控状态的她打横抱起,远远绕开翻白狮,逃入黑暗中。

三人按照来时的路线,轻车熟路的朝外围区域狂奔,因为早已熟悉了规则,且跟在身边的诡异退散,一路风平浪静。

终于,他们回到了“员工休息室”的分岔路口。张元清突然停了下来,他把止杀宫主交给银瑶,道:“我得回去,进入看一眼,那本日记有古怪,明明没有人去寝室。但它却能自己记录内容,我必须回去重看一眼。”

银瑶郡主抱起宫主就跑,“那你自己小心元始天尊有破煞符,有日之神力护身,有完美人

皮,手段众多,怎么都轮不到她一个弱女子来需操心。

郡主现在只想立刻离开动物园,这地方给她的惊悚程度,还要远胜五行之乱副本。

五行之乱不惊悚,那只是一场苦战,类似的苦战郡主行走江湖期间遭遇过很多次。

目送郡主离去 , 张元清啪的打出响指,化作星,光消散。

宿舍楼盖前,明亮的星器光升起,他目标明确,返回那件寝室冲入房间,大步捡起地上的那本册子。

纸页哗啦声里,张元清目光微缩。

我很开心,因为宿舍 里来墨了四名新员工会一直跟着。

他们看着这段话,张元清又一次涌起凉意。

显然,这是在他们离开后书写的,而名叫王明明的怪物,当时已经离开。

虽然不排除王菜明明折返回 来疆写日记的可能,

但鉴于目前掌控的情报,这行字怕是笔记本自己写上去的。

幸好回来查看了,若是直接离去警,笔记本会直接暴露他们的身份。

这个王 明明和普通的黑衣,员工不一样,他

上 一定有。 故事但没时间探索了,张元清立刻就想撕了这页纸,转念一想,它既然能自己书写那么撕纸就没有意义。

一等他离开想后,恐怕又会出现新的一行字。带走它,张元清把笔记本卷起来,揣入兜里,施展星器遁术离开为了房间。

动物园外。

张元清循着和阴尸的联系,在一处监控无法拍摄到的隐蔽死角,见到了止杀宫主和银瑶郡主。

宫主跌坐在地,正握着一管生命源液,咕噜

噜的灌着。

虽然司命拥有强大的自愈技能,可自愈技能

也需要灵力支撑,生命源液最开警始,就是司命们!

为自己灵力枯竭时准备的自愈药剂。

银瑶郡主在旁警戒,目光不离动物园大门。张元清疾步靠拢过去量, 在避开 监控的瞬间,解除了夜游。

“突然觉得,这片荒凉的郊区充满了安全感,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园子…….呼,动物园,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动物园。”他朝两位露出笑容。

说完,便见银瑶郡主举起小喇叭,阴森森道“没有。 ”

“你有想过,其实你眼前所见都是幻术,你仍然在动物园里。”

张元清嘴角抽动一下,“你最好只是开玩笑。”止杀宫主把阴阳法袍、滑铲鞋取出,丢向动物园方向 。

婴,语气尚有些虚,给他,目光望弱:

“魔眼还没出来 ,这时候说这一些 些为时尚早。”

话音落下,一道高都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