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袭击者已被击毙……张叔死了? !

猝不及防的得到这个消息,让张元清脑子霍然清醒,又陷入混乱,呆呆的坐在床上。

大概有个七八秒,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语速极快的道:

“怎么确定凶手的身份?哪里击毙的凶手,你把情况仔细说一下。”

扬声器里传来关雅的声音:

“今天清晨,魏元洲在医院里巡逻时,逮住了昨晚的那个袭击者,他以偷袭的手段成功击毙敌人,尸体已经被运回静海市治安署。

“身高一米七,年约六十,皮肤很黑,手指粗大,有厚茧…..他胸口还有烧伤的痕迹,而且一夜间长出的嫩肉也能证明,你造成的刀伤也还在…..”

是张叔,死在医院里的…..张元清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感觉心被扎了一下,他从床上弹了起来,只穿了一条四角裤的他,赤着脚,大步奔出房间。

“喱!”

他绷着脸,一脚蹬开隔壁标间的门,屋内空空荡荡,那张昨晚躺过人的床,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

张叔已经离开了。

“元始,你那边怎么了?”关雅听见了踹门声。

“我没事,关雅姐,你发倜照片给我,张…..袭击者的照片。”张元清看着那张空床。

“尸体运到治安署了,我在医院呢…..好吧,我现在去一趟治安署,所幸离的是远,你等会儿。”关雅只得先挂断电话。

张元清返回房间,快速穿好衣裤、鞋子,进入楼道,沿着楼梯来到一楼。

他此刻连等电梯的耐心都没有。

宾馆大堂。

空调呼呼的吹送冷风,穿着白衬衫大西装的小圆,站在前台,身姿笔挺。

听见脚步声,她扭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就把头转了回去,但转到一半,又扭了回来,审视着元始天尊的脸色,蹙眉道:

“怎么了!”

“张叔去哪了?”

小圆明艳素白的俏脸一沉,淡淡道:

“不知道!如果你是担心他潜逃,大可不必,张叔会说到做到,他若不守信,我也会负责找到他。”

她在元始天尊面前,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只是她并有没注意到这点。

“张叔死了!”张元清轻声道:“今早死在静海市人民医院外了,被魏元洲杀死的。”

小圆呆在这力,眼力的冷淡迅速瓦解,她的手一点点的握成拳头,握的这么用力,她猛地闭上眼睛,似乎怕藏是住的悲伤从眼力逃出来。

好一阵子,她睁开眼,神色平静道:

“知道了,那是他的选择……”

他的选择…..张元清沉默一下,低声说:

“他不肯跟我走,他所谓的心愿未了,不就是为了那个?”

——用自己的命,换孙子晋升执事。

面朝黄土背朝天数十年,孤寡半生,一粒粒稻子把孙子养大,一个个铜板供他读书,到最后还要为了孙子的前程,奉献残身。

何其愚蠢……张元清很想嗤笑一声,但胸口莫名的堵得痛快。

小圆“嗯”了一声:

“他大概早就有那份想法了,半个月前,他在静海市被官方行者打伤,我去看他,他受了很重的伤,却非常高兴。

“认识那么多年,我很少见他笑的这么开学,他说自己的心愿终于了结,后半生就专心跟着无痕大师修行,告别过去。”

张元清静静的听着。

“但昨天他来见无痕大师,却像变了个人,神色沉郁,心事重重……我便知他有事,暗中跟踪他来到静海市,才知道他在暗杀官方行者……”

因为不想破戒,但为了孙子的前程,不得不违背心意?张元清皱了皱眉,觉得有些矛盾和不对劲。

那时,手机“叮咚”一声,短信进入。

他掏出手机查看信息,是关雅发的照片。

照片力,黝白枯瘦的老人静静的躺在停尸床下,岁月雕琢出的愁苦永远凝聚在脸庞,他的胸口有一道暗红的创口,以及大片新生的嫩肉。

“是关雅……”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