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张元清刚乘着风冲出大厦,那道剑光就逼近十字路口。

他当即意识到飞行是补救不了的,立刻施展星遁术,这才勉强追上剑光的尾巴下一秒,剑光抵达十字路口。

“嗡!”

空气泛起涟漪般的褶皱,传来一声气波震动声效,就像大号鞭炮在水底爆炸。肉眼可见的,十字路口的虚空撕裂出一道六米长的豁口,黑洞洞的芥子须弥中透出磅礴的阴气和让人心底发寒的恐惧。

犹如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周围的路人终于反应过来,之前是由于速度太快,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剑光的迫近。

但在剑光撕裂芥子须弥的时候,爆发出的强光,以及骤然降温的寒意,让这些凡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们纷纷望向十字路口。

关键时刻,连续施展星遁术的张元清终于抵达,扬起手,啪的打了个响指。

一抹星光混淆着灵魂之力扩散,瞬间覆盖方圆百米。

车内的司机,电瓶车的骑手,以及徒步的行人,目光微微空洞,继而恢复,大家不再关注十字路口,自顾自的驾驶、行走。

张元清松了口气,心说幸好控制住局面了,不然明天网上新闻的头条标题就是:#震惊!神秘二次元白毛女子在闹市破碎虚空#

然后底下评论是宅男们争论这个白毛是哪部动漫的女主角。

黑洞洞的豁口缓慢收拢,白毛元帅轻轻一踏,飘入空间裂缝。

红舞鞋“啪嗒啪嗒”的跟了进去,誓要干掉傅青阳。

“元帅,等等我…”张元清飞奔到逐渐合拢的豁口,一头扎了进去。

画面陡然变化,阳光灿烂的城市街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阴气笼罩的古城。

石板铺设的主干道绵延向黑暗幽静的古城深处,身前是一座高大的牌坊,挂着“鬼城”的匾额。

主干道两侧古香古色的楼房,挂着的招牌更引人注目。

感觉像是来到了灵异主题的恐怖游乐城。

“嘶,这里的阴气浓郁到能把夜游神冻僵啊……”张元清遵从心的选择,向高挑曼妙的表姐靠拢:“元帅,您要保护我。”

傅青萱威严而冷淡的“嗯”一声,如同女皇答应庇护她的子民。

她瞳孔绽放灿灿白光,目光扫过鬼城,很快得出结论,淡淡道:“半神级道具,由多种灵异力量、道具组合而成,没有器灵,核心是一件规则类道具…….倒是和狗长老的动物园有异曲同工之妙。”

“啪嗒啪嗒……”

红舞鞋舍弃两人,径直朝着长街尽头奔去。

两人当即跟上,女元帅从容镇定的前行,张元清则一脸警惕,左顾右盼,这里的每一间店铺都残留着可怕的阴气。

每一间店铺都能轻而易举的杀他。

但此时,街道两侧尽是杂乱之象。

“密室逃生”的招牌斜斜的挂着, “诡异足疗”店的门被砸了,冥婚店的鬼新姐脑袋被斩下来,和她的红盖头滚在一起,一双充满怨恨的瞳孔死死的盯着街面。

“僵尸出没”店也被砸了,歪斜的店门内,一具具焦黑的僵尸横陈似乎刚受过日之神力的洗礼。

很显然,这些店都是傅青阳他们砸的。

但越往深处走,店铺保留的越完整,这种变化预示着傅青阳等人也没能力砸店抄家了,最多抽身而退。

前方出现一间店门半坍塌的铺子,上面挂着“惊声尖叫”的匾额。

这间店似乎是被砸了,但没砸彻底。

张元清透过敞开的门看去,恰好看见店门口探出一张褶皱遍布的老脸,流淌着漆黑血水的眼眶,幽幽的偷看着两人。

那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妇,脸色惨白,瞳孔里流淌着漆黑的血水。

在与张元清目光交触的瞬间,她无声的裂开嘴巴,裂到耳根处,漆黑粘稠的血水糖浆般流淌。

“呜~”

店内刮起一阵痛人的阴风,穿着民国布衣的老妇人,尖啸着扑向张元清。这本该是一個主宰层次的怨灵,但它似乎刚被日之神力重创,气息下滑,介干圣者和主宰之间。

弱七级!

傅青萱眸子一斜,用余光轻飘飘的看了眼张牙舞爪的怨灵,甚至没有停下脚步,并指如剑,正要解决扑火的飞蛾。

张元清突然动了,竟主动迎上了弱七级的怨灵。

见状,元帅皱了皱眉。

张元清左眼眶涌现漆黑浓郁的能量,右眼化为熔金色的瞳孔,他的左臂染上漆黑的阴气,右臂亮起纯正霸道的金光。

太阴和太阳之力同时充盈身体。

张元清左手抓住老妇的脖颈,噬灵压制,右手轻轻拍在它额头。

嗤嗤连声,老妇额头腾起阵阵黑烟,发出只有夜游神能听到的凄厉尖叫。

它的气息迅速下滑。

张元清开口一吸,老妇便化作黑烟被他吞入腹中。

三秒不到,一具弱7级怨灵便被收服了。

傅青萱收了剑指,眉头早已舒展,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张元清,道:“日之神力……你竟然以圣者之躯容纳日之神力,果然是天才,未来可期。”如果官方的长老们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更加重视元始天尊。

三十岁不到登顶巅峰的元帅,天赋之强举世罕见,便是魔君也要弱她一头。

这种人物不可避免的骄傲自大,傅青阳觉得全天下的天才都是垃圾,而她觉得全世界半神都是垃圾。

只是她不说。

当代年轻人里,能得到她认可的,除了魔君再无他人。

亲弟弟傅青阳在她眼里,也只是一个勤能补拙的笨鸟而已。

张元清退回原位,大声道:“正因为有元帅在,我才敢冒险,是元帅给了我勇气。”

傅青萱露出诧异之色,不曾想到,官方这位新晋天才,竟这般会说人话。

“你缺灵仆?”

“极缺!”

傅青萱略作沉吟:“我带你扫荡一番,此地优质的灵仆阴尸数量不少,但我只替你搜刮圣者阶段的若想得到主宰级的阴尸和怨灵,需要你自己努力,本座不会揠苗助长。”

张元清心脏砰砰狂跳,迟疑道:“这,会不会耽误救人?傅长老还没脱离危险。”

相比起优质的灵仆和阴尸,他更担心傅青阳的安危。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