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大家懂的!)

“人是會變的,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只做好人。一個巔峰主宰,天天嚷嚷著拯救世界,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孫長老淡淡道。

“可怕?”維多利亞皺眉。

孫長老嗤笑一聲,“偏執的人難道不可怕?”

他隨著搖椅晃啊晃,在吱呀聲中,搖散了眼裏神采。

孫長老望著天空,目光失去焦距,陷入了久遠的回憶:“在太一門的長老裏,山河永存和靈拓關係最好,他是民國末年的靈境行者,出生在國破家亡的戰爭年代,所以對靈拓那套拯救世界的理念非常欣賞。”

“但在其他長老眼裏,這位十七公子就顯得有點中二,嗯,那會兒還沒有‘中二’這個詞,雖然天賦絕佳,但身為門主的兒子,如此做派實在不夠沉穩,顯得難堪大任,管理一個官方組織,和打打殺殺不一樣。”

“不過靈拓的重心也不在太一門,他秘密加入一個叫‘逍遙’的組織,成為了暗影雙子之一,跟四個所謂志同道合的朋友獵殺邪惡職業,維護世界和平。”

“太一門的門徒是禁止加入其他組織的,但四個年輕人績效還不錯,我們就一直假裝不知道這件事,當然,反對也沒用,那四個小子組隊能挑戰我們一群老傢伙”

“直到那一年,逍遙組織跟著前任元帥參與光明羅盤的爭奪,元帥身殞,逍遙組織帶走了最重要的核心碎片。”

“事後,門主要求他交出核心碎片,靈拓拒絕了,為此還和門主大打出手,鬧得不慌而散。”

靈鈞脫口而出: “他一個巔峰主宰憑什麼和那種馬大打出手?”

孫長老搖頭:“或許是因為核心碎片不在他身上吧,門主沒有為難他。但從那以後,靈拓就很少回太一門了。次年,也就是1999年,突然有一天,山河永存告訴我,靈拓要幹一件大事,如果那事成功,就能解開靈境的秘密,解開古代修行者滅絕的真相。靈境行者就能擺脫滅亡的命運。”

“靈境的秘密是什麼?”維多利亞掐滅了煙頭,直起身子。

搖椅吱呀的晃動中,孫長老道:“不知道,因為靈拓再也沒有回來,他死了,門主是這麼說的,再然後,赤日刑官抹去了靈拓的資料。

“山河永存為此消沉了一段時間,可是半年後,他突然找上我,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

說到這裏,他停了下來,目光中流露出困惑和不解,時隔多年,似乎那些話依然是他心中的謎團。

靈鈞和維多利亞都沒有追問,沉默的看著他。

孫長老緩緩道:“他說,守序的終局是坍塌,是毀滅,是冰冷;一切都錯了,邪惡陣營才是真正的守序。如今的守序陣營在逆天而行。

“他邀請我脫離太一門,成立一個新的組織,名字就叫……暗夜玫瑰!”

邪惡才是守序?而守序陣營其實是邪惡?靈鈞和維多利亞驚愕對視。

靈鈞喃喃道:“他瘋了吧?”

這本是一句吐槽,孫長老卻意外的點頭:

“是的,他瘋了,他的精神狀態很不對勁,所以我沒有答應他,我當時想通知大長老,可他突然發瘋,與我大戰一場,我收養的孩子……”

孫長老側頭,望向槐樹,眼裏閃過愧疚:“就是當時被燒死的。”

槐樹枝葉無風自動,輕輕搖晃,像是在安慰他。

孫長老收回目光,繼續道:“我不是他的對手,沒能留住,他離開了太一門,從此再沒有出現。大長老赤日刑官刪除了他的資料,對外宣稱山河永存回歸了靈境。

“兩年後,楚家被兵主教和暗夜玫瑰滅門,規則類道具母神子宮遺失。”

靈鈞頹然而立,喃喃道:“十七哥,不,靈拓就是那時復活的?他和楚家的楚尚情同手足,想用規則類道具,根本不需要滅門,這,這說不通……”

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在這樁往事裏,十七哥應該是正面形象,種馬父親才是大反派才對。

靈鈞似乎想起了什麼,猛地望向孫長老,目光銳利:“不對,上次我問過你,是不是他殺了靈拓,你默認了。”

孫長老淡淡道:“那只是不想你查下去而已,你難道還沒有發現嗎這件舊事背後迷霧重重。”

維多利亞“嗯”了一聲,看向自己的小情人:“門主血緣觀念淡薄,絕不是寵溺兒子的人,他想要光明羅盤的核心碎片,就一定會得到,怎麼說放過靈拓就放過?”

“母神子宮的使用條件是準備好血包和血親,靈拓似乎知道自己會死!”

“正如你所說,靈拓和楚尚是比親兄弟還親的夥伴,他需要母神子宮復活,何須滅門?”

“永存山河是怎麼發瘋的?誰告訴了他那些顛倒是非的資訊?這些都是疑點,我們無法確定門主在裏面扮演了什麼角色。孫長老不讓你查是對的。”

靈鈞神色木然,怔怔而立。

…..·

“所以,靈拓就是暗夜玫瑰的首領?”

帝鴻大長老的聲音前所未有的沉重,“難怪,突然間冒出來一個暗夜玫瑰,首領是高位格的夜遊神,除了你們太一門內部分裂,還能怎麼來?”

語氣雖然沉重,但沒有太過震撼或驚訝。

顯然,身為五行盟大長老,他不是沒思考過這個可能性。

如今只是實錘罷了。

狗長老感慨道:“楚家滅門前,暗夜玫瑰沒有首領…….時至今日,我終於明白魔眼這句話的意思了。”

“這件事太一門必須負責。”傅青陽冷冷道。

“怎麼負責,如果是抓捕靈拓,那麼我們這些年一直在做。”趙長老淡淡道。

“把事情交給清楚吧。”帝鴻大長老說道:“你剛才講的內容裏有諸多疑點,靈拓怎麼死的山河永存為什麼叛出太一門,你們為什麼卸掉孫長老的權力。”

面對五行盟大長老的質問,趙長老頭像上的麥克風跳動,語氣冷淡:“有些事,我們也不得而知。有些事,只有門主才知道。半神不想說的事情,沒有人能強求。

“事實上,今天的會議沒有任何意義,僅僅是知道了敵人的真實身份而已,但暗夜玫瑰首領是誰很重要嗎,查明身份,掌握案件細節,然後將他緝拿歸案?”

“我們早然旦 可我們不旦“我們雖然是執法者,可我們不是治安員,我們是靈境行者。大部分時候,面對敵人,面對邪惡,我們不需要證據和理由,剿滅便是。

“你們只需要知道靈拓成了墮落者,背叛了陣營,這就夠了。”

“身份不重要,哪怕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一條狗,他也是半神,是可怕的敵人,是能與門主,五位盟主抗衡的存在。”

“與暗夜玫瑰的對抗仍然要繼續下去,不會因為首領的身份而發生任何改變,也不會因為知道了隱秘組織首領的身份,就能將他捉拿。”

傅青陽冷笑道:“不要偷換概念,不管在任何時候,情報永遠是最重要的。太一門什麼都不肯說,卻指望五行盟替你們擦屁股?”

趙長老同樣無比強硬:

“首先,不需要你們替太一門擦屁股,回去問問盟主們,為什麼暗夜玫瑰的首領從不現身。其次,你們不對付暗夜玫瑰,它就不會侵蝕五行盟了?

“我剛才說了,半神們不想說的東西,強求不得。真當五位盟主什麼都不知道嗎,最多是不清楚靈拓而已,可盟主們在乎暗夜玫瑰首領是靈拓還是狗?”

會議室一時間陷入沉默。

狗長老咳嗽一聲,“如果是靈拓,一切便真相大白了,我之所以被引走,除了那通電話,還有張天師留下的字跡。靈拓是暗影雙子之一,他必須熟悉張天師的字跡”

然而,這時候已經沒人在乎這件小事了,或者說,大家也認同這個說法,覺得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帝鴻大長老語氣冷淡:“散會吧!”

……

傅家灣別墅的大書房裏。

“事情查清楚了,暗夜玫瑰的首領是太一門門主的十七子靈拓,知道你懶得看資料,他是逍遙組織的…….”

傅青陽面無表情的陳述著資訊,他講的很詳細很認真。

但電話那頭的女人嘴裏“嗯嗯”不停,滿滿都是敷衍。

“你有認真聽我說話嗎。”

“原來是靈拓啊,那我懂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