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san值当场归零。

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升起,直冲天灵盖,张元清像是炸毛的猫,原地高高蹦跳,一声国骂脱口而出:

“艹泥马!”

这是人在受到强烈刺激或惊吓时,不自觉的出声本能。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肩膀会那么酸了,也明白为什么窗边的尸体要随身携带一面铜镜。

这是为了观察自己有没有被怨灵趴肩。

它是什么时候趴在我肩上的,走进四合院时,还是进入这个房间?

是谁给了我勇气外出探索的,梁静茹吗?!

脑子像是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一瞬间冒出,惊恐如狂潮般袭来。

虽然知道这座庙存在诡异可怕的东西,心里也早有准备,可真正直面鬼怪,他仍然涌起难以言喻的恐慌。

对了,我有符……张元清颤抖着手掏出冲锋衣左兜里的黄纸符,死马当活马医的朝肩上贴去。。

啪!

镇尸符拍在肩膀,他抬起黄铜镜,小心翼翼照去,那个脸色煞白嘴唇乌黑,有着一双死寂白瞳的男人,依旧趴在他肩膀。

没用,这玩意不算尸类阴物………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张元清感觉肩膀越来越酸痛,手脚发凉。

这些不是错觉,是实实在在的阳气流失。

这一刻,张元清想到了主殿桌底那具尸骸,以及惨死在窗下的这位前辈,接下来,他很可能会如两人一般死于此地。

心里涌起一阵彻骨的寒意。

“哒哒!”

突然,在这要命的时刻,外头走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盈,但在寂静的深夜里,非常清晰。

…….张元清心里一凛,迅速蹲了下来,蹲在窗户下的尸体边。

这脚步声有些熟悉,和他进庙时听见的声音很像。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朝着这边走来,张元清大气不敢喘,浑身紧绷,隐约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

当脚步声经过窗外,张元清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房间的地面,月光照射进来,于地面形成一块格子窗影。

窗户不高,只到腰间,以正常人的身高,路过窗外,肯定会被月光投映在地上,可他什么都没看到。

这说明,窗外路过的东西,没有身子。

幸运的是,脚步声经过窗边,没有停留,也没有进屋,渐渐远去了。

呼…….张元清默默的松了口气,凝神捕捉着远去的脚步声,听见它跨入院子,发出踩踏荒草的“沙沙”声。

然后停了下来,几秒后,脚步声再次响起。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