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地图,魔君留给贝蒂的地图安妮思索许久,遗憾摇头:

“很抱歉,我并没有听说过,那个小贱人跟我不合,就算魔君真留了地图碎片给她,也不可能告诉我。”

不过,这个情报依然有用,她可以汇报给部长,甚至直接绕过部长发邮件给会长,会长若是知道贝蒂私藏魔君遗物,必定难饶她。

若是会长已经知晓,那便罢了,反正不会有什么损失。

“是我没说清楚。”妙藤儿抬起手,青葱玉指探入雪白脖颈,从里面摸出—枚挂坠。

这枚吊坠是一块三角形的碎玉,白如羊脂,表面刻着一个个小凹点,如同繁星。

妙藤儿把碎玉放在桌面,道:

“它就是魔君留下的地图碎片,你有没有在贝蒂身上看到过?”

安妮凝视着那块碎玉,陷入沉思,她脑海里迅速闪过记忆画面,最后定格在贝蒂雪白的脖颈,那里依稀记得有一根红绳。

‘目光′沿着红绳往下,是深V领口,在白腻丰满羁挤压出的沟壑里,隐约有一块羊脂般的玉佩。

是有这么一块玉,她始终带在身边,原来是魔君的遗物。

…安妮表情沉静,看不出情绪,问道:

“藤儿小姐,我能了解一下玉…嗯,地图的详细信息吗。”

妙藤儿微微蹙眉,看她—眼,沉吟了片刻,点头道:

“告诉你也没什么,这是魔君留给我的,你是美神协会的人,对他应该有所了解,魔君此人狂妄、狼辣、好色,他很有多很多的女人,也许你翻一翻各大组织的美人名册,随便—指,就能找到他的情人。”

说到这里,这位容貌绝色的少女,脸上尽是冷冷的笑意。

安妮轻轻领首,不做点评。

很显然,眼前这个姑娘,也是魔君的情人之一。

“大多数女人在魔君眼里只是玩具,腻了就丢,不会有任何留恋,但总有些是他钟爱的玩具,他给那些女人留了一份遗产,哪天他死在灵境里,或被官方替天行道了,那笔遗产就是他对钟爱玩具们的馈赠。”妙藤儿目光低垂,看向桌面,自嘲一笑,道:

“凑齐这块玉的碎片,就能找到魔君藏宝的地方。”

安妮恍然大悟,“所以,你是想收集地图碎片,找到魔君的宝藏。”

妙藤儿点点头,又摇摇头:

“是聚集他的那些情人,共同打开宝藏,魔君重视的情人,都有一定的地位和实力,境内境外都有,想凭一己之力集齐地图,太难了。

“但我相信,很多人应该跟我—样,想与魔君做个了结。”

安妮明白了,又有些难以置信:

“我听说魔君桀骜不驯,薄情寡义,女人在他眼里就如同衣服,想换就换,想丢就丢,没想到传言并不符实。

一个真正薄情寡义的男人,怎么会为情人们留下宝藏?

安妮见过太多真正薄情的男人。

妙藤儿水汪汪的眸子里闪过古怪之色,似悲似喜,似怨似恨,咬牙切齿道:

“他比传言中的更薄情更恶劣,我日日夜夜都想着杀了他,手刃这佃玷污我的恶贼。”

她猛的深吸一口气,收起眼底的情绪,道:“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吗?灵境行者!

安妮没有回答,而是凝视着少女,认真道:

“你确实很恨他,但你也很爱他,我能感觉到你仇恨的表面,深藏着刻骨的爱恋。这是我的职业天赋,你骗不了我。”

“与你无关,安妮小姐,该告诉你的,我都说了,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是,贝蒂也有一样的挂坠,她就是你口中,魔君珍爱的玩具。”安妮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妙藤儿微微领首:

“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汇报给美神协会高层,如果她们愿意合作,随时可以与我联系。”

安妮笑道:“对我来说,这是白捡的功劳。”

“你可以走了!”妙藤儿淡淡道。

安妮顺势起身,走向房门,就在她的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身后传来妙藤儿的声音:

“安妮小姐,你是魔君的情人吗?”

我不是,”安妮微微摇头,回眸,嫣然道:“我曾经羡慕过贝蒂,但现在,我找到了更好的。”

“元始天尊?”妙藤儿挑了挑秀眉,显然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

安妮没有回答,笑了笑,拧开门把手,离开了。

“砰!”

房门重新关闭,妙藤儿坐在窗边,怔怔的望着窗外的景色,目光迷离。

“灵钧先生,不用送了。“安妮坐上摆渡车,婉拒了灵钧的送别。

“安妮小姐。”灵钧脸庞露出郑重之色,躬身道:“请对今天的谈话保密,拜托了。”

“我会的!“安妮立刻明白了灵钧的心意,魔君的情人,对任何一位贵族出身的女子来说,都是抹不掉的污点。

灵钧松了口气,感激道:“多谢!”

他挥了挥手,目送摆渡车送走安妮。

安妮乘坐摆渡车抵达别墅小区门口,裙摆飞扬,腰肢款款的走向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临近轿车,安妮陡然停下脚步,俏脸露出—抹凝重。

透过漆黑的车窗玻璃,她看见车内隐约坐着―道人影,而司机自顾自的抽着烟,对后排的人视若无睹。

因为酒神俱乐部袭击事件,她的精神格外敏感,正要返回傅家湾别墅,突然,车窗自行降下,露出一张精致无暇的,明显经过整容的脸。

“安妮小姐,等你很久了。”血蔷薇微笑道:“请看一眼手机。”

安妮缓步后退,同时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果然有―条未读信息。

【元始天尊:车上是我的阴尸。】

安妮这才放下戒备,打开车门,钻入后座。

张元清则打了个响指,“啪”的一声,司机浑身一个激灵,如梦初醒。

“开车!”

安妮吩咐了一句,满脸喜悦的望向阴尸,道:

“元始先生,我听说你被降职了,监禁—个月,一年内不能升职,不如跟我离开大陆,加入美神协会吧。”

去了美神协会之后,我就只能依靠“持久者喷雾”度日了….张元清开门见山,问道:“我问你个事儿,刚才找你谈话的那姑娘,都跟你说了什么。”

闻言,安妮微微蹙眉,露出为难之色:“我答应过灵钧,不把谈话内容外传。”

张元清摆摆手:“那姑娘是魔君情人,我早就知道了,灵钧让人不外传,是不想她和魔君的关系外泄,你跟我讲,不属于外传。”

“你知道了?”安妮想了想,觉得有理,便把谈话内容一字不漏的转述给元始天尊。

妙藤儿果然是魔君的情人,那她的母亲也是咯?女儿长得如此标致,当妈的想来更有风韵,啧喷,魔君简直是男人的公敌,你安息吧。

每一个心爱的情人分—块地图碎片?真会玩啊,这是料到自己会死,给后宫的妃子们留遗产?

张元清第—反应是—宝藏是魔君给那些被他睡过的女人的补偿。

转念―想,品出了不对劲。

首先,他完全可以把“宝藏”给予那些情人,没必要多此一举的留下地图,因为他的很多情妇彼此是不认识的。

妙藤儿今日的拜访就证明了。

万—情妇们拥有凑不齐宝藏地图呢,他苦心布置岂不是白费?

其次,灵境行者死亡率极高,哪天就有情妇回归灵境,同样会让宝藏地图成为永恒的秘密。

最后,他的那些情妇们未必会合作,更大概率是互相残杀吧。

看看魔君情妇都是些什么人,本土守序职业、本土邪恶职业、境外守序职业有没有境外邪恶职业暂时还不知道。

总之,这些人怎么可能共存,抛开阵营对立的问题、单是魔君情人的身份,就足够她们撕起来了。

以魔君的智慧,不可能想不到这点。

那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张元清思考许久,忽然明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