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我没让你们跟我一起上,你们照常撤退就行。”

二队队长“梁山水师”捡起身边阵亡治安员的手枪,双枪齐射,一边火力压制敌人,一边低声道:“我去拖延时间,让执事多撑一会儿,没准就能撑到援兵到来。”

见瞄准这边的几名敌人被自己的射击逼迫的缩回掩体,他弓着腰背,正要窜出,但身后的漢梨小王突然将他扑倒。

“狗屁!你在说什么狗屁!”小王额头青筋暴怒:“没有救援了,你出了咱们分部没有圣者,等红林市圣者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个遥煞笔就是想送死,把自己当炮灰换执事出来。”

梁山水师暴了声粗口,手肘一下的砸在小王胸口,想把他打开,“死一个队长而已,总部能以最短的时间调过来一个,但如果死一个5级执事,圣者可不是大白菜,新执事的任期会很长,来了也不一定愿意干下去,一个幅长期稳定的执事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吗!”

这家伙明明中毒虚弱,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梁山水师下子竟没能砸开他。

哒哒哒弹雨倾泻而下,打穿车董會壳,嵌入车头内部。

梁山水师立刻收了手肘,把小王的脑袋按下来,吼道:“你表哥在你读高中那年,他把三岁大的儿子卖了,就为了几万块毒资,你表嫂因为这事喝农药自尽了。他是你们家族的败类,每个人提起他都咬牙切齿,你一度想满八周岁,提刀杀了他。”

王小二愣了愣,勃然大怒:“别跟我提那个烂人,都特么陈年往事了你是为了激怒我是吗,是的,你成功激怒我了。”说话间,抬起手臂朝养猪场那边胡乱开了几枪。

“你表哥是烂人,可你想过没有,他也不想烂啊,”梁山水师声音忽然低沉。

“毒品这东西你知道的,越来越高级,越来越可怕,染上了就戒不掉,死都戒不掉,跟现在的毒品比起来,鸦片大麻就是润喉糖,屁都不是。像你表哥这种烂人,边境还有很多很多,有多少人成为家族败类,有多少孩子被卖掉?我们的工作就像治水,哪里漏了就堵哪里,可执事一旦死了,大坝就开了口子,洪水会淹没整个南明市数,整个桂省,流向全国。像你表哥这样的烂货会越来越多。”

王小二呆住了,枪声不断响起,敌人的影火力持续倾泻,梁山水师的语速也越来越快。

“去年你在青禾分部的格斗比赛里拿了超凡阶

段第三名,执事问过你,想不想去别城市发展,你拒绝了,你为什么拒绝?这里是你的家乡,所以你不想走,你想留下来守着。可是这里特么也是老子的家啊。”

王小二眼眶通红,手却松开了。

“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怕死,等你等级上去了,该你死也得死。”梁山水师一脚瑞他,离弦之箭般的器窜了出富去。

“砰砰砰!”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梁山水师脚边溅起一片片尘埃,那是子弹扬起的尘土。

很快,他的身体也溅起了水花,子弹击中他了,梁山水师丝毫不理,硬着头皮朝东边黑暗狂奔,他是水鬼,等闲物理攻击伤不到

他。

“掩护队长!”王小二眼眶发红的大吼,钻出半个脑袋,双手握枪,不断扣动扳机。

他很清楚水鬼的被动,每个水鬼的被动是有极限的,不可能一直一直持续下去,就像憋气,你总要换气,一旦持续被子弹以击,换气之际,就会被打成筛子。

而队长中了蛊毒,身体不在全盛状态。

“砰!”一声压过手枪声的巨响回荡在夜色中。狙击枪!熟悉枪械的王小二心里陡然一沉,旋即,他听见远处黑暗里传来血肉分离的声响和跌倒的声音。

王小二神色大变,豁然扭头,梁山水师倒在了血泊中,膝盖被大口径子弹撕裂,只剩了一层皮。

斥候,这是一位堕落的斥候。

王小二洞察狙击手意图,狙击手的任务是把所有人都压制在火拼现场,确保灵能会的通灵师顺利围杀执事。

“救人,救人啊!”王小二面色狰狞的咆哮一声,毫不犹豫的票跌跌撞撞的中了出去。

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嘴角勾起冷笑,瞄准王小二。

他没杀那个需水鬼,就是在围点打援,他笃定官方的守序行者会救队友。

道德、友情、正义,永远是这群家渊唯伙致命的弱点。

王小二只是二级斥候,黑暗中无法看到狙击手具体位置,无法判断弹道。但以狙击枪的速度,即便预判到弹道,二级斥候的身体素质也,做不到避开狙击子弹,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些虚弱酸软。

但王小二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就是出来当活靶子的。

他没有跟身后的队友打过招呼,甚至没有眼神交流,可王小二相信,在自己中弹的那一刻,身后的队友会救走梁山水师。

另外,他只有中弹,才能通过弹道确定敌人在什么方位,临死前言他会回敬一枪,运气好的话能杀死狙击手,运气差打偏了,能逼狙击手缩头,为队友救人创造时间。

“砰!”

漆黑修长的枪口喷吐火焰,大口径子弹高速旋转着离膛。

枪声响起的刹那,跌跌撞撞但又竭力闪转腾挪的王小二身躯一僵,来自斥候的敏捷。

但就在这时,一只手豪无征兆的从他身后朝前一推。

高速旋转的子弹仿佛触碰到了看不见的柔软的气墙,竭尽全力的旋转,但始终无法钻破那层防御。必应或者qq浏览器搜索三优小说加书名每天抢先体验。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王小二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身后两名朝着梁山水师狂奔而去的官方行者也值僵在原地,不知道该进该退。

“别愣着打战呢!”平静的声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王小二见那只手的手腕翻转,屈指轻轻一弹。

子弹激射而去穿透黑暗,消失在养猪场里,里面旋即传来一声“噗”,是尸体倒地的声音。

王小二童孔剧烈收缩,神经一根根绷了起来,如同在林间偶遇猛虎,那种肾上腺

素飙升的危机感让他头皮发麻。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徒手接狙击子弹,弹指击毙隐匿在暗处的斥候。

追毒者执事都无法轻松做到这一步。

“别怕,援兵!”身后那声音宽慰了王小二一句,啪的打出,响指,轻笑道:“干掉他们!”

话音落下,一道黑影从养猪场外的青草小道旁杀出手中拎着一把赤色长刀,噔噔噔的中向养猪场,黑色轿车设置的路障一跃而过。I

砰砰砰,以机械为主,虽然也能凭借技能、身法规避子弹,但犯罪分子有邪恶职业,消耗掉对方的弹药前,贸然冲过去肉搏会死的很快。

而且大型犯罪集团手里往往还有手榴弹,甚至单兵火箭筒这些玩意。在这种地方工作,首先要苟,苟住才能活命有命,才能执法。

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冲锋起来毫无理智,宛如一头蛮牛。

下一秒,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了。

子弹暴雨般的射在不躲不避的大刀黑影身上,打出木棍敲沙包的闷响,没能破防。

那人就这样扛着枪林弹雨冲入养猪场,旋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夹杂着激烈的枪声,但很快连枪声也消失了,养猪场内一片寂静。

苟在车头的治安员、官方行者们面面相嘘

,几秒后,一位2级火师率先忍耐不住,双手持枪,枪口朝下,缓步靠向养猪场。

临近窄小的门口不足五米日时,他丢了一枚火球进去,燃烧的火光照亮简陋猪舍的景象,满地的残肢断臂,粘稠的鲜血沿着坑注的水泥地面蔓延,没有一具完整的。

“都,都死了”火师喃喃道。

“那,那位援兵呢,是援兵吧。”有人问道,后半句说的小心翼翼。

火师再丢一枚火球进夫目光扫视,叫道:“不见了!”

仿佛是错觉。

突然,他目光一凝,看见梁山水师断裂的大腿旁,掉着一管淡金色的“针剂生命源液?!”

王小二又惊又喜,高呼道:“是援兵,是官方的援兵!”

只有自己人才,会留下如此珍贵的生命源液,民间守序组织、青禾族高手是舍不得的的,那位神秘高手不但是援兵,还是个大人物,底层行者的大人物。

“真的是援兵。”

幸存的,官方行者和治安员们如释重负,沾满血污和汗水的脸庞,露出死里逃生的器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