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咳咳!”举头有神明清了清嗓子,干笑着打暖场:”有事好好说,有分歧就要讲,有矛盾就要谈,大家坐在会议室里把事解决了。”

这种级别的执事,强压肯定不行,青禾族人又向来倔傲,西尼分部派他过来,就是当润滑剂的。

其实他并不想掺和进来,赃款与他何干,是青禾分部想要那笔赃款。

在青禾族眼里,这是抢他们的钱。

身为八贵省最强大的灵境行者势力,青禾分部岂能容忍这种事发生。罂粟部长淡淡道:”是谁不愿意谈?在青禾分部的地盘上,是龙是虎都得听话。讲规矩才是对你最大的宽容,耍横,呵,在八贵省,没人能在青禾族面前耍横。”

“严重了,严重了!”举头有神明看向张元清,”三清道祖执事,您这样做,流程走不下去啊。剿灭一个据点,需要核对赃款、罪犯身份、赃物等等,审核完了才能发布通告,该发奖金的发奖金,该给功劳的给功劳。”

“现在赃款没到位,审核就永远无法通过,那南明分部的兄弟们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还被冻结了工资卡,还得被通报批评,年终奖也没了。”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追毒者:”追毒者执事,你觉得呢,说几句说几句。”

追毒者冷冷道:”青禾分部的一切处罚我都接受。”

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嗨,你.….”举头有神明瞪他一眼,又看向张元清,道:”南明分部的兄弟们都挺辛苦,马上要年底了,辛辛苦苦大半年,这处分背的冤啊。

这是拿南明分部的成员要挟?张元清看他一眼,起身走到会议室门边,打开了磨砂玻璃门。必应或者qq浏览器搜索三优小说加书名每天抢先体验。

办公区的员工们正全神贯注的瞅着这边,见门打开,齐刷刷低头。

见开门的是他,又纷纷抬头看了过来。

张元清取出准备好的担保书,站在门边声音清朗:

“既然要走程序,那就说些官面上的话,我来八贵省执行秘密任务,这是松海分部傅长老签的文件。

“按照五行盟的规矩,省级分部的巡逻队在跨省抓捕罪犯时,只要知会当地分部一声即可,必要的时候,可以向当地分部抽调人手,寻求协助。

“因此,清剿灵能会据点是我秘密任务的一环,赃款和证物是属于松海分部。举头有神明队长你提醒義了,现在请把缴获的白面、枪械等赃物,归还于我。”我发给分部员工的钱,是松海分部给予的奖金,我提前和松海的狗长老打过招呼,你们可以电话求证。

“至于你们擅自冻结南明分部员工工资卡的行为,我想追毒者执事会向总部写举报信的。南明分部的同事上访、罢工,也是在所难免。”

举头有神明脸色一变。

他无法反驳了,因为对方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合法合规。

当然也可以继续劝说,但这显然没用。

他都敢鼓动南明分部的员工举报,摆明了要死磕到底。

反观南明分部众人,眼睛微亮,不是因为写举报信,而是有人坚定的站在他们这些底层员工的立场,为他们争取利益。

罂粟部长嘲弄道:

“证据在西尼分部,有能耐你去抢。”

张元清淡淡的回以颜色:”我会再给他们一笔钱,有能耐你挨个儿抢,看他们造不造反,看我宰不宰你。”

办公区里,突然有人大喝一声:

“谁敢抢老子的钱,老子就跟他玩命!”

说完,那个讲话不动脑子的火师就被同事捂住了嘴巴,但分部成员的眼神也渐渐变了,变得叛逆和不善仿佛有了了主心骨,腰杆子一下硬了。

罂粟部长表情陡然一冷,面无表情的说:

“你们先出去!”

举头有神明和螺蛳粉默默起身走出会议室,追毒者略作犹豫,一边起身,一边说:

“希望你能冷静。”

待三人离开会议室,带上磨砂玻璃门,罂粟部长挥了挥手,墙上长出清脆藤蔓,遮盖住摄像头。

他凝视着张元清,淡淡道:

“你是不是以为,身份高级执事的你,背靠松海分部,就可以在八贵省肆无忌惮?毕竟松海分部是省级分部,而身为高级执事的你,地位仅次于长老,缉拿你必须要总部或松海分部的许可。

“难道不是?”张元清笑眯眯道,眼神却无比冰冷。

罂粟部长也笑了,说起了一段往事:”当初中庭之主险胜老祖宗,把青禾族纳入五行盟,在十万大山里设立青禾分部,对外宣称是收服,但其实是自治。

“只要青禾族保证八贵省的秩序不崩,不被灵能会腐化,青禾分部就享有最高的统治权。所以八贵省的各大分部只能听话服从,所以我们从来不管事,所以灵能会的动作仅限于买卖白面,顺手牵羊的掳一些人口,不敢侵蚀政商两界。”

“你想用青禾部压我?”张元清眼神渐渐转冷,这些事他确实头一次听说,这么看来,青禾分部当甩手掌柜就理解了。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对青禾分部有误解,很大的误解。”罂粟长老冷冷的直视着他,”青禾分部不受总部管辖,我们是有半神级的势力,总部那十个老家伙管不了我们,我们做事,也从不需要他们首肯,只要大原则不出问题,青禾分部就是八贵省的土皇帝。”

“然后?'”土皇帝缉拿一个不守规矩的高级执事,需要向总部申请吗,当然不用!”罂粟部长取出一把黑色种子,轻轻一抛。

种子落地后疯狂生长,化作一根根扭曲的藤蔓,覆盖墙壁、地面、落地窗和磨砂玻璃门,把会议室封住。

做完这一切,罂粟部长抓出一枚黑色宝石戴上。

瞬间,他的头发蒙绕水元素,如水草般浮动。

“知道你是火师,所以我做了完全的准备。”罂粟部长语气冰冷:”我给过你机会,可你不珍惜啊。”

“你是不是真以为青禾族是世界的主人了?谁都得让着你们?”张元清语气同样冰冷:”总部让着你们,是因为要顾全大局,我恰好是个不爱顾全大局的人。”

会议室外。

会议室内部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大片大片的阴影挡住了玻璃墙里透出的灯光,纤细的嫩须从玻璃门缝隙里伸出。

青禾分部的领导动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