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通知完银瑶郡主,张元清感觉到一阵轻微的困意袭来,有种打游戏熬大夜的疲惫感。

“隔的这么远还是被影响了,沉睡魔咒有点恐怖啊,他打开通讯录,拨打杀宫主的手机号码,待对方接通后,立刻道“宫主鸡我找到冥王了。”

“十分钟!”手机里传来宫主柔美的嗓音。

挂断电话,张元清抓出小红帽,召唤出一具级阴尸,一个地级灵仆。

他先操纵着阴尸走向松林,一直走出十几米,阴尸轰然倒地,沉睡不醒,任凭张元清如何操纵也没反应,尝试沟通灵体里的烙印,却发现代表着哪具阴尸的烙印呈现灰白色,无法沟通。

“沉睡是一种封印,嗯,符合永夜职业的特性。”张元清看一眼时间,然后操纵灵仆进入沉睡之地。

目送着灵仆飘飘荡荡的掠出十几米然后像一片落叶般下沉,倒在地上酣唾。

“一切有生命,有意识到有灵力的东西都会受到影地响?啧,这个职业的特点非常鲜明!”张元清啪的打出响指出现在阴尸和灵仆身边。

瞬间强烈的困意袭来,就像打了一天夜的游戏,眼皮沉重。

“这家伙开城一家帮助失眠患者诊所一定很赚钱。”张元清心里吐槽,顺手把阴尸收回小红帽,再吞了灵仆。

“啪!”再次打出地响指,又前进了二三十米。

这一次张元清直接一个踉跄无穷无尽困意险些栽倒,已经不是熬一天一夜,这袭来的除了困意,还有感觉一辈子就没睡过觉,身体地出现了不适,四肢酸软,太阴和星辰之力阻滞,身强本领被封印了大半。

张元清竭力运转日之神力,才勉强驱散困意,保持念头清醒。

沉睡魔咒对我压制很强,如果不是纯阳洗身录发挥作用,我已经明睡成一头死猪。

张点元清想了想,放弃深入的想法,施展星遁术返回。

论综合实力,有阴尸、灵仆有各种道具和底牌的他,可以人说是吊打冥王。

但这些底牌是战力方面的加持,不具备对抗沉睡的功能,想在沉睡之地袭击冥王,难度很大。

永夜职业沉睡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多神技,只要等级没超过自身,基本都会陪着一起沉睡。

当然,这不代表张元清就没办法过去,只要侵入沉睡之地的敌人足够强大中,冥王就会从沉睡中惊醒。

而惊醒后的冥王会进入短然暂的虚弱伏态,那便是抓捕他的最佳时机。

至于现在嘛,张元清有了更好的办法–止杀宫主。

请来主宰级高手镇压,一了百了,这是地头蛇的优势。

十分钟很快过去,但宫主迟迟未到,张元清发信息问询情况,那边没有回应,又过了五分钟,他才看见一条艳丽红绫飞来。

坐班的时间非常枯燥,奥斯蒙棒着笔记本,登录天罚的资料库。

搜索“元始天尊”的资料。

元始天尊的资料,天罚内部有过详细的收集从他出道至今,一切事迹都被记录在资料库里。

开局的试炼副本,是称为bug级的余灵隧道。必应或者百度搜索三优小说每天抢先阅读。

顺利度过第一次副本后,他从此平步青云,他以震惊整個灵境世界的速度升级,创下一个又一个壮举。

他的成苌让五行盟感到惊喜,但也让掌权者们惊悸。

是的,惊悸!

根据天罚高层分析,五行盟的掌权者对这位天之乔子的心态是忌惮多于喜悦。

五行盟基层的成员们,始终分不明白为什么总部和元始天尊的关系闹的这么僵,不明白总部为什么总潮要敲打元始天尊。

他们甚至觉得总部高层是傻子。

这是典型的屁股决定思维,在一个阶级渐渐固化的制度里,掌权者最怕的是什么?

是一切影响自身权力的因素,元始天尊就像一把锤子,一步步成苌下去,当锤子力量足够大时,它会敲碎盘根错节的、固化的权力结构。

想在他成那长起来前训服他,把他变成一柄掌握在手里的锤子。

元始天尊升级越快,掌权者们就越怕。

至于这么做带来的后遗症比如丧失公信力、丧失基层行者对组织的信任、绝世天才与组织离心离德,这些代价在个人利益、权力面前,就得显得不哪必重要。

古代兼并土地的权贵,难道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国破家亡那是几百年后的事了,哪里有唾手可得的利益重要。

天罚高屋判断元始天尊将面临三种可能。

一、他会迎娶某位大人物的子嗣,成为固化阶级一部分。

二、他会脱离五行盟,成立属于自己的组织。

三,他会和五行盟保持若的即若离的关系,接触不到权力核心,直到成为半神,被五行盟推举为第六位盟主,然后束之高阁,同样接触不到权力核心。

奥斯蒙从家族内部打探到,天罚高层已经在秘密策划阴谋,推动元始天尊和五行盟决裂的阴谋。

奥斯蒙快速浏览着已经看过资料,终于在崖山之海的情报中,找到了云梦。

“难怪那个女人会提到元始天尊,她这是暗恋着元始天尊。”奥斯蒙哼了一声。

他审视着资料,内心打起算盘,抓住冥王后他会邀请云梦前往松海,然后以天罚之名向元始天尊提出挑战,当着那女人面打败元始天尊。

睡不睡女人,已经不重要了,贵公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越是众心捧月的人越小心眼。

当他挑战元始天尊,不纯粹是争风吃酷,那小子升级太快,不趁着这次打压,说不定就是主宰了。

奥斯蒙对自己再有信心,遇到这种妖孽级人物,也只能求稳。

这时,急促脚步声穿过庭院,说是去喂猪的云梦去而复返,眼中神色匆匆,“找到了,找到你们天罚的通缉犯了。”

奥斯蒙猛地起身,目光锐利振奋的迎来,追问,道:“在哪里?”

云梦指着东北方,道“那边路,东北方向,在十万大山中部和外围的交界处,我们巡逻队在那里被不知名力量侵息,陷入沉睡,动物也睡着了。”

“东北方中部和外围交界处.。”奥斯蒙自语几声迅速掏出手机,拨打猎魔人的手机。

嘭的一声,在扩散到万千丝绦中,一位身穿华美古代苌裙,赤足如雪的妙龄女子翩然落下。

“这么晚”张元清刚开口,那女子便一个乳燕投怀,落进他的怀里。

止杀宫主双腿闷住他的腰,双臂缠住脖子,哼道。“你这算不算有事中午杨,无事夏迎猪春?”

“你这让我怎么答…”张元清本能的打开双臂,微出清白动作。

但下一秒,就自然而然的收回双手捧住丰满弹性的圆臀,感受着臀肉溢出指缝的柔软把刚才的话续上:“怎么顾晚了五分钟?”

止杀宫主臀儿下沉,把重量交到他手掌,抬手指了指天空,小声道:“见猎魔人巡逻了,没敢动。那天空之瞳拥有可怕的洞察力,地面的一切动静都会被发现。”

张元清刚因为宫主到来舒缓的情绪,再次紧绷起来间“猎魔人巡视到这边拍来了?”

止杀宫主微微领首:“现在是什么情况?”

“冥王就在这片松林里

,搜山人员已经中招了,现在不清禁他们睡了多久,青禾分部随时都可能察觉到异常,时间有限,我们要立刻行动了。”张元清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