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五行盟各大分部到处流传着元始天尊传说,时间不久,又足够精彩,被人津津乐道。

但很少有人真正知道元始天尊有多强,在各种传言中,他最出类拔萃的传说,是攻略副本的能力,以及夸张的升级速度, 战力反而是基次。

大家都知道阴尸灵仆需要时间积累,夜游神还分“日月星”三条路,升级再快,比起那些主修某种力量多年的资深者,肯定相差巨大。

因此奥斯蒙挑衅元始天尊时,五行盟论坛里基层人员的态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种你等年底。

年底天尊老爷就主宰了,到时候靠着等级碾压。

元始天尊刷新了青禾分部和南明分部的认知户,他展现出的战力早已碾压资深的六级巅峰,

一个人单挑天罚三位巅峰圣者大获全胜。

最亮眼的是,他本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靠着道具和阴尸的搭配,靠着观星术的推演,如同运运筹帷幄的智者,逼格拉满!

短暂的寂静后,攀爬在树梢观战的青禾族木妖们,爆发出一阵声浪,没有其他意思、纯粹是发泄震撼情绪的声浪。

云梦小声的尖叫起来,恨不得给元始天尊唱青禾族的山歌,她的眸子亮晶晶的,仿佛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

“这是什么怪胎!”吴有华眉头紧锁低声自语。

“道具太多了”族苌吴阿贵有事说事。“到了主宰阶没就不能这么来了。主宰品级的道具很少,非常少即便是资深的主宰手头的道具也很难超过三件,还是品质一般那种。”

吴有华沉声道:“他道具让他的战力虚高严重,可他成为灵境行者才半年啊。”

“才半年啊…”

今晚的战斗传出去,总部那十个老家伙要坐不住了吧,邪恶组织也要坐不住了。

而且道具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人类的进化史就是武器的改革史。

更远处的密林里,追毒者听见身边的“亲兄弟”啧啧道:“白来了,根本不用我帮附忙嘛”

“我也白来了…”追毒者嘀咕一声,按住麦,打开收音功能,频道里静悄悄的,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偶然有人低声喃喃着“卧槽”“这不可能”呓语。

南明分部的行动队这是三观遭受了强烈的冲击。

到现在还懵着。

张元清操纵贪婪神将,捡起地上的阴阳转盘,把指针拨到白面,笼罩上面。

十米的禁制消除。

天罚的三个圣者不能死,冲突归冲突性,杀人性质就不一样了。

反正这三人颜面尽失,张元清还期待啊他们醒来后继续忍受屈辱。

不过,命可以留战利品不能放,趁着止杀宫主不顾一切的阻拦猎魔人,贪婪神将快步弯腰拽下奥斯蒙脖颈的凝海洋之心。

张元清又夺走夏佐的骑士直剑和拼凑人偶,然后是胡佛的魅惑香水。

另一边,张元清大步走入黑色十字架封印的区域,则体内的太阴太阳和星辰之力顿时凝固,难以调动,识海里阴尸、灵仆烙印也变成了灰白。

阴尸和灵仆属于超凡力量的延伸,进入此地就会失联,他只能亲自进来。

虽然超凡力量被封印,但好歹还是个正常人。

张元清走到十字架前,他府身,抱住半米苌的漆黑字架,奋力挺腰。

“噗~”

十字架硬生生拔了出来,带出松软泥泞的黑土。

张元清把十字架收进物品栏,不敢有丝毫停歇的取出小红帽,把五花大绑的冥王收起,又以极快的速度把阴尸灵仆收入小红帽,做完这一切,头顶狂风呼啸吹的他一倜踉跄,猎魔人来。

他短暂的时罢脱了止杀宫主的纠缠,乘着风,如同一架超音速战斗机物俯冲而来。

这位执行官浅蓝色的眼眸里充斥着怒火,表情肃杀冷漠宛如神话传说中的灭世神衹。

他确实恨不得灭了元始天尊,愤怒的情绪几乎冲垮了理智。

在三名下属联手,竟然参败在元始天尊手中,身为上级,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

“你走不掉!”猎魔人声音风雷般回荡:“你逃脱不了我的视线。”

作为灵境行者中的空军,没有人能逃脱他的追踪,天空之瞳和气流感应能让他捕捉到夜游神。

而超高速的特久飞行克制星遁术,元始天尊逃不掉的。

止杀宫主浑身浴血踩着红绫追逐在后,但她的速度显然不可能快过战斗机。

狂风大作,漫遍野的植物都在摇摆,狂乱如海草树梢木妖们纷纷跌落,惊悸的望着天空,他们忽略了一件事,这场战斗真正关键不是圣者间交锋。

在主宰。

“爷爷,爷爷……”云梦叫道:“快帮帮他!…”

面对袭来的狂风,张元情挺身傲立,挥了挥手,挑起嘴角。必应或者百度搜索三优小说每天抢先阅读。

“执行官大人,想想怎么赎回道具吧,后会有期了”说完,手指用力,咔擦一声捏碎手心的传送玉符。

猎魔人化作残影撞碎了张元清的身体,但这只是一道残影,他消失了,就这么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传送?,”猎魔人脸色瞬间铁少青。

元始天尊竟然有传送道具?他为加什么会拥有虚空职业的道具?

念头闪烁间,猎魔人看向了空中乐师主宰,元始天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冥王和三名下属的道具成了人家的战利品。

相应的,他也需要战利品,比如这个乐师主宰。

止杀宫主咯咯笑道:“执行官大人,想想怎么赎回道具吧,后会有期了”说完,在执行官僵硬的表情中,取出一张羊皮卷轻轻一抖,羊皮卷爆发出强盛的白光,继而收缩,连带着红裙女子一起收缩成米粒大小,然后消散不见。

又是一件传送道具?

虚空职业的传送道具什么时候成廉价品了,谁都能买。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