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金色流光照亮平康坊,笔直降落,“砰”的—声钉在张元清身前,青砖裂开,细碎的石子溅射,砸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金光熄灭,一柄半臂长的黄铜杵出现在两人眼前,杵柄刻着咒文和雕花,做工精细,三棱形的杵头锋利尖锐。

正是阔别几年,不,就是阔别数月的伏魔杵。

伏魔杵内飘起淡金色的光芒,凝成一位身穿彩衣的高挑神女,五官绝美清丽,气质清冷脱俗,唇瓣丰润性感。

她飘在伏魔杵上方,绣鞋轻踩杵头,俯视张元清,蹙眉道:“我说过,我不会在副本里救你。”

娘娘你这就傲娇了,嘴上说不能要,行动很诚实。

张元清欣喜又感动,高声道:“娘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晚辈与您三月未见,便觉已是三生三世,就想死之前再见您一面啊~”

三道山娘娘冷哼一声:“油嘴滑舌,你境界提升如此之快?”

娘娘的美眸里流露出惊愕的情绪。

张元清立刻道:“晚辈自是不能给娘娘丢人的,晚辈夜思念着娘娘,修行都变得有动力了。”

三道山娘娘满意点头,接着抬眸四顾,扫过平康坊,秀美的眉毛蹙起,“这个副本确实与你的修为不匹配,你如何进来的?”

虽然已经了解过灵境的机制,但终究不是灵境行者,很多隐藏机制只有灵境行者才能知道。

张元清就把灵境的匹配机制告诉了她。

三道山娘娘听完,妙目一斜,用—种“此子愚钝,扶不上墙”的眼神看他。

张元清连忙解释:“娘娘听我细说,晚辈是有原因的”

当即嘤嘤嘤的哭诉起来,“都怪纯阳掌教那个老梆子,为了替娘娘消除心腹大患,晚辈在现世时,积极抓捕纯阳掌教,与他斗智斗勇数次,每次都险死还生。近来晚辈神功大成,哦,小成,那纯阳掌教深知再放任下去,死路一条,于是伙同邪道中人埋伏我。”

把遇到伏击的经历详细讲了一遍,重点突出“替娘娘解决心腹大患”、“纯阳掌教记恨娘娘,于是对我这个娘娘的忠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反正日游神不会洞察术,说谎不怕被看都出来。

三道山娘娘—听,清冷的脸庞转为凝重,美眸亮起晶莹的光,冷笑道:“好,很好!我等这涸机会很久了,铲除尊就在今日!”

她看向张元清,眉目已经转为柔和,颔首道:“你有心了,我的真身还在灵境的另一島头,此刻正在赶来,一是乡刻钟后便到,你先用伏魔杵护身,待我抵达,再议对策。”

银瑶郡主见状,连忙说道:“师尊,为何我呼唤您,您视而不见?”必\应/或\者/百\度\搜\索|三|优/小|说\每/天|抢|先|阅读。

三道山娘娘愣下,像是出才发现她,恍然道:“本座还以为谁那般聒噪,原来是一你在呼唤我。”

我的呼唤是聒噪,元始天尊的破嗓音就是一仙乐吗?银瑶郡主大受打击,呆呆而立,瞳孔红光都黯淡了,“师尊,我…”银瑶郡主不服气,“我才是是您唯一的弟子。”

三道山娘娘仿佛没有听见,淡淡道:“你们好生等候,我先撤了这道神念。”

张元清立刻纳头,高声道:“恭送娘娘!”

三道山娘娘意味深长的看眼伫立在旁的弟子,化作金光回归伏魔杵中。

张元清立刻拔出伏魔杵,托在双掌间,目光温柔的就像凝视久别的挚爱、情人。

银瑶郡主不愧是道心通透的,想明白出了关键,幽幽道:“想不記到师尊这般人物,也会沉迷溜须拍马,实在让我失望至极。”

张元清默默收起伏魔杵,上前,牵起银瑶郡主的小手,柔声道:“郡主,你不但倾国倾城,还有着刚直的性格,对阿谀奉承不屑一顾,对世俗黄白不屑顾,啊~这是多么高尚的品质呀,我见过的女人多不数,但她们者不及你。”

银瑶郡主冰冷的心脏仿佛“嘭嘭”狂跳两下,抽回手部,举起小喇叭,“哼,师尊说的对,你小子油嘴滑舌,不过还算中听,行啦,我不生你气了。”

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颇为愉悦。

张元清斜眼道“看吧,你不也喜欢溜须拍马吗,世人谁不喜欢听好话呢,神仙还要凡人跪拜上香呢,郡主啊,你活了百年,居然没参透这个道理?”

郡主再次愣住了。

猫王音箱“滋滋”作响,发出低沉的男性嗓音:“这一天,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两人对话间,躲在一旁的扶信鸥和习柘小心翼翼凑上来,惊喜的试探道:“李俊,刚才那位金乌,是不是良帅让你请的?”

张元清微微颔首。

得到肯定答复的两位不能良人愈发欣喜,道:“她是哪个宗门的?奇怪,东域的紫东来宗的十二位金乌里,并无此人,南海的金轮神教极少踏足中原。朝廷的九日鹏和不良帅有嫌隙”

他嘀嘀咕咕的说着,张元清却脑子嗡嗡响,这家伙短短—句话里,仅朝廷和“紫气东来”宗就有二十一位金乌。

古代的日游神数量这么夸张吗?其什职业呢?

古代真是地狱模式啊,于是,张元清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这大概只能去问不良帅了嗯,你二人觉得,这位金乌与不良帅相比,孰强孰弱?”

习柘摇摇头,三角眼的扶信鸥则说道:“不良帅已经返璞归真,据说离人仙只差一步,而这位金乌,仅是一道化身便让我如临深渊,内心惶恐,两者应该不相伯仲。”

了解了,不良帅现在巅峰主宰级别,还没踏入传说中的的半神,将来应该会更进一到半神境界,然后不知道为何自我冰封在了五行之秘副本的深渊里。

不良帅修的是五行之力,而五行之力的源头是秦始皇,两者有没有关系呢?

张元清心里愈发好奇,一边带领二人继续巡逻,一边打探不良帅的情报。

他以闲聊的方式主动说起不良帅,然后不痕迹的引导,从两人身上打探到了许多情报。

不听不能知道,听完吓一跳,据两位所说不良帅作为大唐六大巅峰高手之一年纪却不大,二十有六。

从崛起到脾睨天下,不过六载光阴。

不良帅出身官宦世家,父亲大理寺卿,因为卷入皇权争斗中被抄家流放,彼时不良帅还是启蒙之年,其父在朝中的故友念及旧情,保下了邵牌他。

后继承父志,在不良帅长大成人后入大理寺为官,连破数桩惊天动地的大案。

后因与早已嫁为人妇的昌平公主偷情,与圣人身边的女官幽会,遭到御史弹劾,撤其官职,将他贬为不良人。

睡了公主,睡了皇帝身边的女官,居然没有被凌迟?历史上哪个皇帝如此心大啊,张元清听的一愣—愣。

再一问,哦,原来当今圣人是那位千古女皇武昭。

这就有意思了,说不准那不良帅和女帝也有—腿,背着女帝偷情,睡了人家的心腹和女儿,然后翻车了。

张元清会这么想绝不能是消遣内心龌蹉,而是脏唐本该如此。

伦理道德在唐朝形同虚设,这是个嫂子文学、小妈文学、儿媳文学、面首文学盛行的朝代。

哦对,还有张元清以前读史时会微微—翘表示尊敬的道观文学。

“就目前的情报来看,不良帅和始皇帝没有仁何关系,如果始皇帝夺舍了不良帅,大唐恐怕就不是李氏的天下了,以那位千古一帝的作风,改唐为秦不是难事,除非他不想当皇帝,也有可能在猥琐发育”

思索间,前方的楼舍里忽然传来嘈杂、尖锐的惨叫。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