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前台,赵欣瞳低着头在玩手机,纤细白嫩的指头正在屏幕上飞舞着: “元始天尊刚才已经来过宾馆了,他没事儿,也没有看到受伤,大家都不用担心。”

宾馆生意很一般,每天客人都是住不满的,赵欣瞳在这里已经站了一天,宾馆只迎来三波客人,所以她是有大把的时间玩手机。

群里的同伴们也非常关注这件事,尽管小圆已经告诉过他们了,元始天尊已经安然无恙返回松海,但是详情没有说。

——小圆自己也不清楚啊。 必\应/或\者/百\度\搜\索|三|优/小|说\每/天|抢|先|阅读。

【芳姨:他没事就好,元始天尊这次是帮了大忙,我们必须找机会感谢他一下,大家抽空去一趟宾馆如何?】

【霸王别姬:真是太爷们了,这种强大的男人对姐是有致命的吸引力。】

【甜心红魔:@霸王别姬,我们是要感谢元始天尊,不是惩罚他,你最好滚一边去。】

【赵欣瞳:@芳姨,他近期不会外出活动了,以后吧。】

【芳姨:也是,谁被主宰盯上,谁都会选择低调。】

芳姨也表示理解。

【赵欣瞳:另外我再通知大家一件事,本次事件的起因是因为邪恶组织想利用我来钓出元始天尊,团队成员的身份信息也许已经泄露了,大家赶紧搬家或者换工作,越快越好。】

这个消息让众人都是悚然一惊。

【杨伯:小圆她怎么没提醒大家。】

【赵欣瞳:杨伯你可别急啊,这是已经很快了,我们也是刚刚才查清楚。】

赵欣瞳侧头看向小圆,她略显稚嫩的脸庞浮现笑容:“好,你们慢慢说。”

她抓起手机,小跑着就进了宾馆内部。

小圆在听到电梯传来“叮”的开门声后,她主动开口,冷艳依旧道:“你应该知道,外面已经不安全,包括无痕宾馆这里。”

“无痕大师在走之前,应该会有给你保命底牌吧。”张元清满不在乎绕过前台,在小圆身后的躺椅上坐下。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沉默了几秒,张元清主动打破沉寂,“上次你不是说要给我讲人间流浪客的事吗。”

他语气散漫,很像是在闲聊。

小圆背对着他,他看不见她表情,可是她现在没有说这些的心思,但还是酝酿了一下,娓娓道来:“他出身在南明市辖下的一個小农村里,落后又贫穷,在00年以前,那里甚至都还没通上电。村里人去一趟城里,都要坐牛车两小时,唯一的三轮摩托车还是村支书家的。”

“他们靠种地的话也只能勉强糊口,当地的人想赚钱,只有运白面和种罂粟这种事。人间流浪客的母亲是省城的,读过高中,她本该有光明前程,他那一辈子都不会和那个野蛮又贫穷的地方再产生交集。”

“她因为是被人贩子卖到那里的,才卖了八千块。一个读过书的女人,当然不会甘愿在贫困山村里当一个繁育工具,从她被卖到那里开始,她每天都在想着逃跑,但每次都被抓回来毒打。”

“那个村子里的女人有一半都是从外面拐回来的,不用这种方式的话他们就娶不到媳妇,一家媳妇逃走,那里全村人追,上面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逃了很多年,一直到‘人间流浪客’的出生。”

“从他记事时开始,他母亲就被拴上锁链关在小屋里,每天只能吃上一顿饭,由他送过去就像是……喂狗!对,喂狗,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 ”

“他的生父是个粗暴的野蛮人,每天田里劳作归来就会打骂他,然后去小屋子里再对那个可怜的女人发泄欲望。对于男人来说,他只需要一个孩子来传宗接代,需要一个青壮劳力来承担工作,至于父爱啥的,那是什么东西,男人可并不在乎。”

“所以人间流浪客是既没有体会过母亲,也从没有得到过父爱,他的出生是一次次犯罪的结晶,母亲很厌恶他,每次看到他,就像看见世间上最恶心的东西。父亲总是打骂他,强迫他去田里干活,他给自己取名‘人间流浪客’,他觉得自己只是来到人间流浪的,他不觉得自己属于这个世界。”

“再后来,生母病故后的第二年,生父开始种植罂粟了,并强迫他当骡子运白面。某次运白面的过程中,他被南明区治安署抓获了,那搜三.优时候小,说最快看书他才十三岁。”

“就是这么一次经历,让他认识了未来的养父——治安署大队长,那是一个正直又严肃的治安员,他很怜悯这个孩子,同情他的遭遇,于是带队抓捕了那个男人,并把人间流浪客带回了家。”

“这次的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得到了父爱和母爱,他不用再过挨打和劳作的生活,也不用再运白面,他终于也穿上新衣服,背起书包,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他渐渐从孤独和痛苦中挣扎出来了…….”

“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太久,命运之神给了他温柔和爱,但却似乎只是为了更好的折磨他,十六岁那年,他养父的线人背叛了他,十几个毒贩冲进了家里,活活砍死了他的养父和养母,他从阳台上一跃而下,侥幸活下来了。”

“他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顽强的从死神手里抢回了那条命,他苏醒之后,性情大变,童年的经历和遭逢大变的痛苦已经扭曲了他的心志,他后来成为了邪恶职业,这么多年来,他徘徊在边境,成为了阴影里的缉毒者,毒贩夺走了他的一切,他发誓要报仇,然后直到生命的终结。 ”

“但他并不是只恨毒贩,他还恨这个世界,恨这个社会,他认为自己的出生就是社会黑暗的强有力证明,他就应该用这条命去报复社会,可养父他是个治安员,到死都在守护秩序,他在压抑着自己邪火和恶念,只是为了不让养父失望。”

小圆低声道:“我,我说完了。”

这样就理解了,难怪他和追毒者执事是异父异母亲兄弟,如果没有童年和少年的那份遭遇,他应该也会成为一名守序职业者…….张元清感慨了一声后,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听他的故事吗?”

小圆背对着他,只是“嗯”一声。

张元清凝视着她背影,声音低沉而又认真:“我的什长曾经告诉过我,邪恶职业是人类自身业火,要消灭邪恶职业,就是在救火,哪天火势太大,救不了了,那也是人类活该。”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