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尽管早就听夏侯傲天说起过海底的情况,但亲眼见到逐幅景象,众人仍有些头皮发麻。

明白了夏侯傲天先前为何如此惊恐,对于非夜游神职业说,但幅画面确实太具冲击性。

“吓下死老娘了”自由之鹰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然后是红鸡哥的声音:“难怪阴气这么重,手季脚都僵了,原来这么多阴尸好像—把火烧光它们但在海底,我根本使不出去力“

“红鸡哥水下作战的能力―甚至不如元始天尊的阴尸”云梦的声音旋即响起

红鸡哥一脸震惊的扭头看向青禾族小姑娘,没想到这个眉目清秀的小姑娘,心里居然是这么看代的,云梦表情顿时有些尴尬。

这时,夏树之恋短促的提醒声在队员们耳衅炸开:“小心”

随着她话音落下伫立在海床、船头的数万具阴尸,齐齐上浮,如同沙丁鱼群―密密麻麻的向上冲来。

它们有的穿着布衣在的披着甲胄,但都破烂不堪双手不见划动水流自动推着上浮。

“是摘水性的阴尸,难办了”夏侯傲天咬牙咧嘴迅速上浮拉开距离“你们顶上吧,我虽然是主角,但不是不擅长战斗的方面“

他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众人也不分清这是不受控制的念头还是光明正大的无耻之言。

阴姬往下一子猛扎,迅速伤下潜,主动迎向阴尸。

下—秒磅礴浩瀚的阴气自她体内奔涌而出,这一刻的她黑发摇飘摇宛如冥界女皇,

阴姬檀口微张发出只有张元清能听到的尖啸,—轮沛莫能御的阴气爆发涟漪般席卷四方顿时那些驾驭着暗流来的阴尸陡然僵住,接着如同断开连接的机器人簌簌坠落,数万具阴尸下坠颇为壮观。

这是什么技能?!

阴尸不是怨灵就算是夜游神要解决阴尸也得靠物理手段..张元清看不懂但大受震撼

“解决了?这么简单?”红鸡哥欣喜的声音响起

仿佛就是为了打他脸似的那些横七竖八坠落在海床、甲板上的披甲阴尸突然“活”了过丧再次驾驭水流上潜,见状阴姬眉尖紧皱。

“这些阴尸也是阵法的─部分它们就是海底那座大阵养出来的,海底大阵会源源不断为它们提供阴气”夏侯傲天不愧是学士一眼看出端倪

“要解决掉阴尸大军必须先破阵”

“那你赶紧破阵啊”红鸡哥看着越来越近的阴尸大军有些心急。

蚁多咬死象,他们再厉害,也会被这群规模浩大的阴尸大军撕成碎片。

“我不是在看吗,这座大阵非常复杂我需要时同。”夏侯傲天漂浮在众人头顶借着闪光弹的光芒审视着整座大阵。

他还不忘调兵遣将:“你们帮我拖延时间,阴姬和自由之鹰是主力,元始天尊你们打辅助”

—边说着—边取出罗盘与此同时夏侯傲天的双眼绽放出清光烨烨生整子大阵的气机流转动尽入眼底而罗盘能辅助他寻到阵眼。

张元清等人只能无奈应敌,自由之鹰俯冲而下展开双臂猛的一划拉,霎时有—道直径数十米的水龙卷形成,冲入阴尸大军中,把一具具阴尸卷入其中,卷向远处。

在海底瘟神是无敌的,自由之鹰能发挥的作用甚至能比肩6级的阴姬。

但阴尸数量太多,仍有好几股股白瞳阴尸避开了水龙卷的裹挟成功突围到众人近前

“啪!啪!啪!”

云梦在海水中天矫飞舞用动粗壮的蛇尾将一具具阴尸抽碎

“给老子滚!”

红鸡哥一拳打爆扑向他的阴尸,炽烈的火光一闪而熄那阴尸四分五裂体内爆出一团深绿色的汁液在海水中迅速氤氲开。

夏树之恋手持—把短剑,每一次点出都是一具阴尸头颅穿透。

“咳咳”

红鸡哥剧烈咳嗽起来,脸盘泛起青黑,他中毒了阴尸体内蕴藏着可怕的蛊毒,多人副本就是这样乍一看似乎是灵异副本,其实藏着各大职业的特点。

“是蛊毒!”夏侯傲天保持着俯激大阵的姿态,抓出一只四方木盒“我这里有辟毒丹”自由之鹰游鱼般掠手来夺过木盒,打开,拥入眼底的是铺着黄绸缎垫底的上面躺着十几枚鹤鹑蛋大小的药。丸

她连忙取出一枚吞下念头传音:

“接住! ”

屈指一弹鹤鹑蛋般的药丸在海水的事挟下灵活的避开一具具阴户送到队友们面前。

红鸡哥服下药丸身体不适感顿时一消,无奈又挽尊的骂道:“该死我在水下完全发挥不出战力”

好在夏树之恋和元始天尊也表现平平让待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另—边云梦张开血盆大口,喷吐出一股股绿蒙蔽的浊流。

这股浊流在海水中迅速扩散下,俄顷,一丛丛海藻团团生长,海藻宛如拥有意识主动漂向尸大军,数十名阴尸被海藻缠住挣扎着坠向海底,云梦清脆悦耳的声音透过耳机响起:“它们能净化水质减弱毒性还能困住阴尸”

有一群高素质的队友,确实是一件令人舒心的事,张元清吞下辟毒丸心里感慨。

这时,他看见那些被自由之鹰卷走的阴尸再次杀了回自由之鹰沉声道:

“它们回歌了,夏侯傲天最好快一点,不然我们就算杀到力竭,也解决不了这么多的阴尸”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阴尸大军宛如浮萍数不胜数,高速游来。

阴姬和自由之鹰同时迎了上去,突然她俩又停了下来,因为元始天尊抢在她俩之前主动迎上了阴尸大军。

“他要干嘛?被精通水性的阴尸包围可不是闹着玩的,元始天尊回彩来!”夏侯傲天身为主角团队的主心骨当仁不让的发号施令。

张元清不予理会抖手抛出沉甸甸的伏魔杵,紧接着施展神游强大的灵体依附在伏魔杵上驾驭着它激射而出血蓄薇划动四肢―守护在主人的肉身旁。

伏魔杵化作淡金色的流光射出,带起绵密的气泡将最前头的一具阴尸洞穿,接着是两具三具四具。

一气穿甲三十余,而后折转方向,继续穿甲—具具燃烧着淡金光焰的阴尸坠入海底再也没能站起。

见到鸡—幕云梦、自田之鹰等人表情发愣

“该死,他是不是想抢我风头?”夏侯傲天的念头化作语音回荡在众人耳畔

“该死,我彻底成拖油瓶了,元始天尊这么强的吗,他明明才晋升圣者”红鸡哥的震惊的发言紧随其后。

元始天尊强大、有效的杀伤力让几位圣者都惊到了,这群阴、尸有着堪称铜皮铁骨般的身躯,别看云梦和红鸡哥轻易的打爆阴尸,但其实每一击他们都使出了全力所以自由之鹰才会说就算杀到力竭也解决不了阴尸大军。

但此刻元始天尊展现出的杀伤力让他们看到了持久战的希望。

张元清听不到红鸡哥和夏侯做天的吐槽,他驾驭着伏魔杵洞穿一具具阴尸的优雅杀伐之气浸染下内心的奴气愈发深重,有了他在阴尸大军中穿插,舞蝶般的进攻。阴姬等人压力顿时一轻,各自应付着冲到近前的阴尸。

时间悄然流逝就在红鸡哥快力竭之际,夏侯傲天叫道:

“找到了,找到了阵眼,在我们三点钟方向,那艘桅杆断裂的船上”

众人齐刷刷看去,桅杆断裂的船有很多,但三点钟方向,符合条件的船不多,张元清心里一动驾驭伏魔杵返回。灵体回归肉身,接着他取出一张赤色长弓以精血为箭射向百米外的某艘大船,淡红色的箭矢准确命中船身,这把弓是他在杀变副本里得到的战利品。

“是不是它?”张元清念头转化为语音。

“对,就是那艘!”夏侯傲天回应。

当即,众人毫犹豫的划动四肢游向那艘废船,阴尸大军从四面风危涌阻击他们,但都被张元清和自由之鹰操纵水流卷走。

六人顺利落在甲板上,齐齐将目光投向黑洞洞的舱内。

张元清和阴姬是夜游神,能看透黑暗。

两人看见积淀着淤泥的舱内―张古晋古色的太师椅上―坐着一名身穿官袍的老者,他蓄着山羊须面色惨白,闭着眼睛仿佛是一具新尸与外头那些被海水泡烂泡肿的阴尸截然不同。

他身上的官袍破烂不堪依稀是紫色胸口绣着的图案已经模糊不清难辨具体品级。

他身上散发着宛如实质的阴气,让身为星官的张元清一阵阵心悸。

他的膝盖上放着一轮脸盆大的圆盘,盘面一半白—半黑中央一枚红色指针。

这是谁?陆秀夫?张世杰?还是其他人,张儿清心里猜测旋即他的念头被耳机转化为语音,响在队友们耳边。

与此同时阴姬的念头响起:

“堪堪到6级的水准,它应该不是的主线任务,是上—支队伍的BOSS,解决它不难”

“阴阳转盘?我的,这是我的。”自由之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转盘,难以控制自己的念头

“他奶奶的,干他”

“你们见到什么了?里面有阴尸是吗?千万要小心,他要么就是阵眼,要么守护阵眼,快解决掉他”夏侯傲天在耳机里哗哗起来。

“啊”哗哗声突然化作惨叫众人陡然一惊霍然回眸,只见夏侯傲天胸口被一只皮肉惨白指甲乌黑的鬼爪洞穿。

那只鬼爪捏着一颗鲜红的心脏,它的主人是一位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子,她是一具拥有极高灵智的女尸。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