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洋洋洒洒写了几百字的通告内容,讲诉了事情的经过,重点强调“怒涛无情”的行为正义和悲惨,一个勤勤恳恳铲除邪恶职业的长老,死的如此冤屈。

侧面凸出元始天尊的桀骜乖张,仗着天才的身份,恃宠而骄,横行无忌,非但勾结邪恶职业,还杀死官方长老。

除了文字描述外,帖子里还上传了几组无人机拍摄的图片,其中一组图片正是元始天尊掐着一具干尸的高清图。

当然也有十几位长老赶到现场,亲眼见证此事的抓拍照片。

赵城隍无力的靠在椅背,他已经不敢去看评论了。

怔怔出神了片刻,赵城隍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能把元始天尊激怒到这种程度,说明总部对小圆他们采取行动了,蔡长老这招太毒,非长者所为。”

元始天尊的性格他很了解,不是被触碰到了底线,他不会杀长老的。

孙淼淼带着哭腔道:“我早跟他说了,别和邪恶职业来往,别和她来往,就是不听!”

赵城隍微微一愣,他终于确定一件事,孙淼淼喜欢元始天尊。

以前是怀疑,现在是确定。

“杀长老是死罪,元始天尊在劫难逃了。”赵城隍搓了搓脸顿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沉

谢家。

从母亲那里听闻噩耗的谢灵熙,匆忙的在小睡裙外套了件粉色卫衣,踩着凉鞋,一路奔到老祖宗隐居的院子外,抽抽噎噎的恳求老祖宗出手救她的元始哥哥。

但老祖宗没搭理她。

谢灵熙哭了快一个小时院子里才传来老祖宗不耐烦的声音:

“老夫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女娃子也不行,赶紧滚。”

谢灵熙抹着眼泪,“老祖宗,您救救他,他是能成半神的天才,他值得你救的,我,我看了这么久的男人,不能就这么没了。”

谢家老祖一介匹夫,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耐性,哪怕是嫡系血脉,没好气道:

“救个屁!我给过他选择的,臭小子明知道是死劫还要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火师。我告诉你,杀官方主宰被逮个正着还能安然无恙的,只有半神,没有第二种可能。

你要让老夫为了他,死磕官方律法?老夫倒是不怕,可我办不到,五行盟有五个半神,咱们谢家只有老夫。”

谢灵熙“哇”的哭了出来,哭的梨花带雨。

刺耳的铃声把赵城隍从睡梦中惊醒,他拿起床头柜的手机,荧蓝的光芒照亮冷峻的脸庞。

赵城隍搓了搓脸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脱罪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是把人捞出来,叛逃官方。”

孙淼淼呜呜两声,说:“我求过爷爷了,他拒绝帮忙,你能不能求一求赵长老?”

赵城隍苦笑一声:“你觉得他会答应吗。”

孙淼淼沉默了。

这时,手机“叮咚”声,有信息进入。赵城隍定睛一看,声音难得的温和,安慰道:“小群有人说话了,正好和他们讨论一下,你先别急,唉,急也没用。”

孙淼淼挂了电话。

【红鸡哥:卧槽,怎么回事,元始天尊怎么跟官方长老干起来了?我记得在五行盟,杀长老是要判死刑的。】

【天下归火:在哪个组织都是死刑,元始天尊惹大祸了。】

【赵城隍:诸位,有没有什么办法?】

【红鸡哥:我听阿爷说,元始天尊被抓去总部了,咱们去劫法场吧。】

【夏侯傲天:什么馊主意?你什么档次啊就去劫法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半神。】

【红鸡哥:我已经买好机票了,咱们在京城哪里碰头?】

【夏侯傲天:你先别冲动,我打算拿机关公司的股份找老祖宗谈谈。】

【浅野凉:啊,怎么办怎么办.….….

孙淼淼不想听他们废话,直接@天下归火:【你有什么办法?】

天下归火发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杀官方长老,这是谁都救不了的死罪,元始现在被监禁了,接下总部应该会审判他,死路一条。你们看论坛了吧,现在官方的同事们还处在难以置信的状态,再过一两天,背后推动的人把节奏带起来,哪怕是元始天尊的铁杆粉丝,恐怕也很难昧着良心支持他。】

【天下归火:到时候就是大势所趋,全天下都要他死,如果盟主硬要包庇,那就是当着整个官方行者的面,当着全世界灵境行者的面,把五行盟的法律法规踩在脚底践踏。盟主们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秩序维护者。】

【天下归火:当初五位盟主为了让五行盟更好的融合,彼此签署不干涉官方事务的契约,这种放权的行为,恰是因为他们重视秩序。】

半神就像是皇帝,拥有绝对的权力,而一个稳定的组织最忌讳的就是权力被握在少数几个人手里。

目前五行盟的权力固话虽然严重,但十老上头终归是有把刀悬着的,权力也比盟主们掌权更分散。

【夏侯傲天:所以,劫法场其实是一个正确思路。】

【天下归火:不,是个愚蠢至极的思路。这件事闹的这么大,关注程度多大?别说是我们,主宰去了也是送。】

群里一下沉默了。

天下归火字里行间都在说着四个字:回天无力!

这不是他们这个层次的灵境行者能插手的,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傅家湾。

客厅里,女王眼圈泛红的坐在沙发上,刚刚大哭过一场。关雅则面无表情,全程都在刷手机,论坛、聊天群,通讯录.

好像事不关己似的。

傅雪恼怒的拍掉女儿的手机,柳眉倒竖: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男人出了那么大的事,你还有闲情玩手机?”

手机飞了出去,啪嗒摔在地上,一路滑到桌角,碎裂的屏幕画面定格在“天下归火”最后的那句话上。

丈母娘心里都急爆了,她可是在乖儿子身上赌上一切了的,元始是她后半辈子的希

望。

这么优质的一只股怎么说跌停就跌停

了?比A股还魔幻。

从昨晚三点得到消息到现在,傅雪坐立难安,焦虑的团团乱转。

她有尝试联络傅青萱,但电话不通,打给她秘书,得知傅青萱前几天就进副本玩了。姐弟俩偏偏在这个时候进副本。

不甘的丈母娘又致电傅家族老会,毫无疑问碰壁了,倒不是傅家不想帮忙,元始天尊好歹也是傅家的女婿,实在是无能为力。

杀长老是多大的事儿?傅青阳干出这种事,哪怕有正当理由,也得脱层皮。而元始天尊呢,他是勾结邪恶职业,阻扰执法戕害长老,性质过于恶劣。

保不住了。

关雅起身,默默捡起手机,看向母亲,“放心,机关公司是傅青阳的,元始在不在都不影响你赚钱。”

傅雪怒斥道:“死丫头,你什么意思!”

关雅没有回答,默不作声的上了楼。

进入卧室,她呆坐在书桌边,好长时间都没动弹。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