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话音落下,一号审判庭的门被推开,伴随着锁链的哗啦声,元始天尊在两名警卫的押解下进入大堂。

他双腿戴着镣铐,脖颈套着黑色木夹,胸口贴着黄纸符,双手被根须缠绕。

大堂内,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位步入开场的年轻人,曾经的天骄人物,官方风头最盛的天才。

和大部分罪犯一样他面无表情神态麻木空洞,不复以往。

摄影师转动镜头,聚焦在元始天尊身上,捕捉着他的神态、步伐,同步到论坛。

把元始天尊押到被告席后,一名警卫大声道:“报告,被告人元始天尊带到,灵体封灵力封印,肉身封印。”

一号审判庭建造之初就考虑到罪犯可能潜逃的诸多手,将传送遁术、 潜行和进入副本等。

因此在墙体、天花板和地板里布置入了强大的封印阵法,甚至能隔绝灵境对灵境行者的召唤。

汇报完毕,两名敬卫后退几步,标枪般伫立在被告席两侧。

蔡长老脸色平淡,声音洪亮“现在开庭,首先请公诉人说明情况。”

公诉席上的周秘书,顺势起身,朗声道:“审判长,我代表调查部,说明一下本案的情况。10月1号怒涛无情、九曲之河生物学家三位长老,奉命前住金山市剿灭一伙邪恶职业之徒,过程中遭遇元始天尊袭击,怒涛无情长老殉职。”

说适间摄影师师又给了张元清一个特写,刻意拍给观众看。

直播帖里,评论一下激增,对元始天尊口诛笔伐。

蔡苌老微微颌首,又看向元始天尊,淡淡道心“被告方辩诉!”

松海的“黄沙百战”苌老起身,掷地有声“审判长,我代表巡逻部替被告元始天尊辩护。”

元始天尊是松海巡逻部的成员,同时隶属白虎兵众,他自然也是有“辩护律师”的。

原本这个工作交给傅青阳最为合适,但他身在灵境便只能让“黄沙百战”长老代劳,这位苌老既是松海的高层也是白虎的兵众成员。

走完流程,蔡苌老道:“请公诉方提供证据。”

周秘书早有准备一边打开公文包,一边说道:“我们有充足的证据指控元始天尊,这是当时无人机拍摄的照片、音频。”

他取出几张照片复印件,以及u盘,递交给警卫,在蔡苌老的授意下,打开投影仪输播放∪盘里的音频,而照片则在十老和苌老们手里转阅。

周秘书继续道:“此外,当时在场,亲眼目睹元始天尊参战的还有九曲之河,生物学家以及老人与狗,另谢家家主谢苏是元始天尊的同伙,事发当天,他拦住了九曲之河和生物学家两位长老的救援,致使怒涛无情长老死于元始天尊之手。

“两人证的供词、谢苏的供词都在这里,请审判长过目”他把一查供词交给警卫。

待十老看完,拍摄音频摄影师立刻举着设备给照片和供词长时间的特写。

周秘书朗声道:“自灵境诞生以来五大帮派的守序行者为了维护社会和谐,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安全,直冲锋在对抗邪恶职业的前线。

“五行盟成立后,我们变得更有组织更有纪律,与邪恶积职业的对抗也更频繁。二十多年来我们战友、亲人、上级,不断倒在前线。”

周秘书声音越来越高亢:

“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才换来今时今日的稳定,元始天尊勾结邪恶职,杀害长老是原则性的错误,按照五行盟律法,应该判处死刑,请总部请审判长给怒涛无情长老一个公道。”

“给死去的前辈们,给整個守序阵营一个交代”这番话说慷慨激昂说的热血沸腾。

观众席上传来窃窃私语声,许多人露出了痛心和愤怒的表情。

直播间的评论再次激增,“死刑”“十恶不赦”、“不可原谅”这类要求严惩元始天尊的评论刷爆了直播间。

蔡苌老收拢证据,抓起木槌一敲:“肃静!”

他接着看向黄沙百战,道:“现在,请被告方辩驳。”

黄沙百战自是有准备的,高声道:“首先,我对怒涛无情在内的三位长老行动表示质疑,金山市不在他们的辖区,跨省抓捕邪恶职业是巡逻部工作,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金山市?”

“感其次,据我所知,怒涛无情围剿邪恶职业,是金山市无痕宾馆的工作人员。

大家可能不知道无痕宾馆是什么地方,我简单解释一下高无痕宾馆的首领灵境ID往事无痕,是一个遵纪守法,试图自我救赎的虚无者。他们在抓捕魔眼的任务中元始天尊奉命打加入宾馆内部,结识了那群特殊邪恶职业,针对元始天尊的审判中,曾经提到过一位通灵师,她与邪恶阵营为敌后协助守序阵营的事迹,大家应该都知道。那位通灵师,就是无痕宾馆成员。”

“最后,据我事后考证,事发地点崇华小区里藏匿宾馆成员,共有四位,都是圣者阶段。试问明这样规模的团体,需要出动三位长老?”

顿了顿,黄沙百战长老高声道:“综宗上所述见,我有理由怀疑,本次行动的真实目的,是为了钓出元始天尊,这是场针对元始天尊猎杀行动。”

“审判长,我说完了。”

显然,黄沙百战长老是做过功课的,身为主宰级斥候的他更是洞悉了事件背后真相。

不过黄沙百战并不认为元始天尊能脱罪,杀害长老是事实,守序狩猎邪恶更是天经地义,谁都挑不出错。

点明此事,只是想争取判个无期。

只要不死终归是有希望的。

真播间里,基层行者们的发言速度忽然慢了下来有人开始思考了。

观众席上,也响起窃窃私语。

周秘书立刻道:“黄沙百战装老的意思是,只要以猎杀邪恶职业为饵,就能钓出元始天尊,那我是不是理解为,无始天尊勾结邪恶职业也是证据确凿的事。”

“我反对!”黄沙百战高声道“我的意思重点是女性通灵师救过从元始天尊,元始天尊的救援是基于报恩。”

“反对无效!”蔡苌老冷冷打断,不让他说了“公诉方继续。”

周秘书心里冷笑,表面正义廪然道:“请黄沙百战长老不要再拿抓捕魔眼糊弄人了,魔眼天王被捕多久了?元始天尊接触邪恶职业的任务早已完成,然而他非但没有和邪恶职业划清界限,反而与女性通灵师暧昧不清,五行之乱副本中,女性通灵师舍身救他是证据,他为了救邪恶职业怒杀怒涛,无情长老亦是证据,审判长,我认为元始天尊勾结邪恶职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根本不用再辩驳”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且事实就是如此,瞬间把然“支持率”立回来。

直播间的议论声重新活跃,周秘书接着说道:“我再解释下黄沙百战苌老所谓钓鱼执法行动,我们并不是针对金山市的那批人,我们行动的目标是,击毙整个无痕宾馆的罪恶团伙,因为往事无痕获得了冲击半神的物品,正处于闭关关键时刻。”

一石城激起千干层浪。

这下别说直播间,现场都轻微沸腾了。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此案细节,此时听闻,顿感头皮发麻。

一位半神的诞生,放眼全世界都是大事,作为灵境行者已知的极限境界,半神是能影响世界格局的存在。

邪恶阵营再添一位半神是什么概念?对守序阵营来说,无异于灾难,负责清剿行动的同事们无疑是英雄,元始天尊就更该死了。

周秘书侃侃而谈:“为了阻止邪恶职业出现一位半神,蔡苌老收到情报后,立刻上报给盟主并连夜实施抓捕无痕完馆团伙的行动,施抓捕无痕宾馆团伙的行动,如今两位盟主亲自出手平息灾祸,至今还未有结果,无半点消息。”

说着,他再次拿出一个U盘,交给警卫,待警卫插入电脑投影仪将做U盘中的信息投影在幕布上。

摄影师立铜刻将镜头切到幕布上,听众席的圣者陪审团的苌老们,纷分投去目光。

幕布上是林子冲的个人信息,周秘书手里捏着遥控器,高声道:“清剿了这群邪恶职业后,我们根据dna采样人脸识别,查出了他们真实身份,黄沙百战苌老口中的良善之辈,可谓血案累累。”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