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次日,中午十一点半。

广袤无垠的西北戈壁,黄中带红的裸岩起起伏伏,连绵到天边。

某处隐蔽的沙丘后,几丛矮小的梭梭树,无精打采的接受着太阳的炙烤。

额缠运动头带的魔眼天王踩着松软贫瘠荒芜的大地,绕到沙丘后,看见了藏在沙丘阴影里的止杀宫主和傅青阳。

魔眼天王扫过钱公子干净整洁的白色皮靴,又扫过止杀宫主洁净的裙摆,嘴角勾起露出危险的笑容:

“我有跟你们说过吧,戈壁上空有兵主教训练的猎鹰巡逻,机动车、飞机都会被它们看到,你俩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如果耽误了元始天尊的复活,我让你俩陪葬!”

傅青阳冷冷道:“传送过来的。”5

止杀宫主:“土包子!”

魔眼天王强撑着说:“呵,官方就是有钱。”

“传送道具是我的,跟五行盟没关系。”止杀宫主打开物品栏,抓出一件小巧玲珑,青金锻造的铜壶。

打开壶口,轻轻一抖。

一具赤条条的身体“啪嗒”掉在沙丘,浑身沾满淡金粘稠的液体,这些液体浸透到地表,坚硬的裸岩瞬间长出一丛丛梭梭树,生命的气息萦绕在周遭,附近的几株骆驼刺“簌簌”抖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了几公分。

如此浓郁的生命源液堪称极品,但魔眼天王和傅青阳的注意力都不在这上面,他们目光发亮的盯着元始天尊的分身。2

分身是以本体的

精血辅以生命源液泥浆塑造,与本体一模一样。

魔眼天王微微颔首:“确实是他的气息,若非元始天尊已经形神俱灭,这具肉身就可以作为他复活的载体。”

对夜游神和幻术师来说,有这么一具同源同宗的身躯,足以原地复活。

接下来,双方进行了必要物品的交换。

魔眼得到元始天尊的分身,羊皮卷(传送道具),而傅青阳得到了鬼刀天王、银月天王的手机号码。

??????

午餐过后,银月天王照例来到鬼刀天王的闭关地,向他下战帖。

蛊惑之妖是战斗型职业,就像守序里的斥候,战斗能力需要后天磨砺,才会越来越强大。

鬼刀天王的居所是两间平房,一座小院,西北风大沙疾,玻璃是灰扑扑的,墙体和院门也是灰扑扑的。

“鬼刀出去打架!”银月天王拍打院门。

院子里传来鬼刀天王不耐烦的声音:“不去!”

鬼刀天王不太愿意和银月打架,作为资深的八级远古战神,他只需七成功力就能压制银月,八成功力便能杀之。

在他看来,与银月战斗完全是在陪练,而同为兵主教的主宰,又不能真的大开杀戒。

——不能杀戮对蛊惑之妖来说,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每次打到战意高昂时,他都得强忍杀意,这样的战斗毫无意义,甚至是一种折磨。

银月天王闻言,就想了想,魔眼如今脱胎换骨,瞪他一眼便废了,灭绝杀性深重,打出真火的话,连修罗都敢砍,何况是他,死在灭绝手里就太冤了。

恐惧天王的话一个能与半神争锋的家伙,没什么好大的。

思来想去,果然还是鬼刀更适合做陪练,于是他抬起蒲房般的大手,对着大门”DuangDuang”两下吼道:“鬼刀,老子是来下战帖的,不敢来就是怂蛋,西北病夫。”,

话音落下,院内杀意沸腾,两扇木门“哐”一声炸裂,鬼刀天王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高普通的中年人,相貌普通,皮肤黝黑发亮,穿着深褐色的布衣,绑着小腿,完全是一副西北老汉的形象。

“别废话,我的刀已经饥渴难耐。”银月神将正要说

老地方,鬼刀天王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陌生人来电,号码归属地显示是松海。

鬼刀天王接通电话,冷冷道:“谁?”

他们用的都是最普通的电话卡,没有澎湃的战意化作实质性的狂风,掀起地面的沙烁。

电话那头传来同样冷淡的声音:“我是傅青阳!鬼刀,我向你下战帖,用你的人头祭旗,有种就来!位置是兵主教圣山东南六十里。”

鬼刀天王双眼骤放光明,虎躯一震,他的目光热烈明亮,饱含期待。

银月神将按住鬼刀天王的肩膀,冷笑道:“傅青阳,你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奸诈的斥候,我们不会上当的。”

他打算召唤驯养的猎鹰去探查一番,看傅青阳是否真在西北。

银月神将在兵主教的位置,偏向管家、行政官、老妈子。

四大天王个个都是人才,打架骁勇,但并不擅长治理帮派,银月神将不得不担负起兵主教的内务。

奴隶生涯的经历让他很擅长忍耐,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和事务,智商和情商都在线—-喷人的时候不算。

嘲笑完傅青阳,银月神将转而看向鬼刀天王,嗤笑道:“还是那么容易中激将法,偶尔也要动动脑子,权衡一下利弊,不要是個人下帖你就应。迟早被人算计死。”

这时,扬声器里再次传来傅青阳冷淡的声音:“银月,你这个卑贱的奴隶所生的贱种,来松海投靠我吧,我给你准备了金锄头,以后我来当你的主人。”

银月神将头皮一炸,脸色瞬间涨红,埋藏在心里的伤疤被揭开,无穷无尽的怒火充斥胸膛。

傅青阳的话,相当于把一盆屎泼在了他身上,污染了银月神将的身体和心灵,还有人格。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