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铃声响了片刻,安妮迟迟没有出来开门、张元清便走出卧室,亲自打开防盗门。

门外站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眼睛很大,五官秀气,是个颇为可爱的男孩。

这是房东家的孩子。

他右手拎着一个食盒,左手抱着铝罐子,罐子上写着“铁观音”三个字。

“叔叔好!”小男孩礼貌的叫道。

“是哥哥不是叔叔,重新叫一遍。”张元清纠正道。

“哥哥好!”小男孩的识时务让张元清颇为欣赏,他满意点头,问道:

“什么事?”

小男孩低头看一眼食盒,脆生生道:“下午茶,妈妈让我送过来的,还有茶叶。”

张元清让开路,“进来吧。”

他引着小男孩入内,接过食盒放在茶几上,打开盖子,双层食盒里放着一碟糕点,一碟酱红色的糯米丸子。

“汤圆吗?”

“不是,是糖不甩。”

糖不甩是什么东西?张元清一边把糕点、糖不甩取出,一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曹超,英文名叫罗宾。”小男孩说。

张元清愣了一下,半晌憋出一句话:“好名字,嗯,我说的是中文名,名字是谁取的。”

“爸爸。”

“你爸是不是喜欢看三国演义啊。”

“你怎么知道。”曹超小脸布满惊讶。

我还知道你爸一定很喜欢曹操,希望他欣赏的是曹操的雄才伟略,不是…….张元清用筷子夹了一枚“汤圆”品尝,只觉得酥滑香软、甜而不腻,红糖的清甜和糯米的香味在味蕾间回荡。

意外的好吃。

他又打开铝罐闻了闻,茶香味扑鼻、铁观音的品质还不错。

这应该是房东太太的回礼,毕竟新房客给钱给的太痛快了,直接交了半年的房租,外加三個月的押金,整整五万的联邦币。

这时,张元清看见名叫“曹超”的小男孩目光落在玻璃盘里的昂贵零食,悄悄吞了口唾沫。

零食是安妮在超市里买的。

“想吃随便拿。”张元清说。

“妈妈不让吃零食,会挨揍的。”曹超垂涎欲滴的摇头。

“哦,那就别吃了。”张元清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我也不是很怕妈妈的揍。”小男孩遵从心的意愿,伸手抓了一把零食。

他站在茶几边,挺着小肚子,专心致志的开吃,张元清趁机向小屁孩打探房东一家的情况。

曹超的父亲叫曹庆,祖籍煲汤省的,小时候跟着父母移民到自由联邦、开小饭馆营生。两代人几十年的经营、如今在唐人街拥有六家连锁餐馆、两家小吃店,同时还是拥有六套房的大房东。

房东太太叫杨秀娟,她嫁给曹庆时,家里只有两个餐馆,那年代唐人街治安不太好,经常碰到吃霸王餐的尼哥,

索贿的执法人员,还有当地华人帮派的刁难。

复杂混乱的治安环境让杨秀娟养出了极度暴躁的脾气,不凶悍日子根本过不下去。

“每次爸爸和妈妈吵架,爸爸都会骂妈妈是母老虎,然后妈妈就会揍他。姐姐有时候也会喊妈妈母老虎,妈妈就捧她。只有我从来不会喊妈妈母老虎,因为我怕挨揍。”曹超为了点零食,把家人信息卖个精光。

“可你刚才说了三次母老虎。”张元清一针见血的指出。

小男孩脸色一变,嘴里的零食瞬间不香了。

“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再说说你姐。”张元清说。

小男孩顿时放心,嘴里的零食又变得有滋有味,他仓鼠一样啃着裹了巧克

力的坚果,说起了爱打架的姐姐。

在曹超眼里,姐姐是不折不扣的大魔头、喜怒无常,抢他零食、玩具,还喜欢揍他,而原因仅仅是看他不爽。

打弟要趁早,你姐倒是有觉悟………张元清总算明白这孩子小小年纪便求生欲爆棚的原因,有一个脾气暴躁的母亲,一个爱打人的姐姐,但凡求生欲差点,早就幼年夭折了。

“姐姐还会魔法,所以我也不敢反抗她。”曹超心有余悸的说。

“魔法?”张元清心里一动,故意说道:“那都是骗孩子的。”

“不是!”被质疑的小男孩皱起浅浅的眉头,大声说:“她给我看过的,她能放电,跟皮卡丘一样。”

说着,他双手握拳,拉屎一般的憋劲,吼道:“十万伏特!”

张元清感应着曹超的情绪,没有撒谎,说的都是真话。

也就是说,那个叫曹倩秀的小姑娘是个雷法师?呃,难怪暴躁且爱打架,我记得雷法师的特性就是暴躁、易怒,以及公正,嗯,相对公正,所以雷法师在天罚把控着检察官职责……..张元清念头转动,又问道:

“那你妈和你爸打架的时候,有没有释放十万伏特?”

小男孩摇了摇头。

也是,一般来说,全家都是灵境行者的概率极小,不可能那么巧,也不一定,如果这家人都是灵境行者的话,挣下这份家业就很好理解了..张元清想了想,又问道:

“你爸妈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不在家啊。”

“你怎么知道?”小男孩诧异道。

这个哥哥真厉害,不但知道爸爸爱看三国演义、还知道爸妈经常会不在家。

他有些害怕,请‘必’应‘搜’索‘书’名‘加’三‘优’小‘说’抢‘先’看。怀疑自己昨晚尿床的事也给人家知道了。

张元清抓了把零食塞小男孩口袋里,“我胡乱猜的,今天说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你做到了,以后可以来我家随便吃零食。你先回家吧、盒子和碟吃完我会送回来。”

“嗯!”曹超开心的点头,风风火火的冲出卧室。

目送小男孩离开,张元清又吃了两枚糖不甩,安妮才从浴室里出来,身上裹着浴巾,脑袋包着头巾,几缕金子般的秀发垂落,彰显着成熟和慵懒的风韵。

浴巾包裹着沉甸甸的胸脯,雪腻沟壑深不见底,浴巾下摆到大腿位置,两条美腿又长又直,圆润匀称,白的仿佛凝着牛奶。

“啊、教主您吃什么呢,安妮有份吗。”金发美人喜滋滋的凑过来,一副被美食吸引,无暇更换着装的姿态。

张元清便把筷子递过去。

安妮略显笨拙的使用筷子,夹起一枚“汤圆”塞进小嘴,清甜软濡的口感让她眼睛一亮:

“这是什么?”

“你就当是汤圆吧。”

“汤圆是什么?”

“不用管了,吃吧……..”张元清拿起一块糕点吃起来,“我刚才打探到,房东一家都是灵境行者,你说巧不巧?”

嚼着糯米团子的安妮惊愕的瞪大美眸,旋即沉下脸:“他们可能是官方的人,或官方的线人,也有可能是散修组织的成员,咱们要不要换地方?”

张元清沉吟一下,摇头道:“不用,当做不知道就好。先观察一下,尝试获取房东一家人的好感,没准以后用得到他们呢。”

安妮“哦”一声、又夹起一枚糖甩子,不小心没夹稳,啪嗒一声,团子掉进去了胸前的沟壑深处。

安妮连忙看向张元清,委屈道:“掉,掉进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