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张元清这时候才从碗里抬起头,回望身前的少女,“自我介绍?哦,刚才那小姑娘说了“新伙伴”对吧,我还以为听错了。”

频道里女孩们的交流用的是外语。

新约郡唐人街这边,常用的语言是煲汤省、福省方言,以及外语,中文用的反而不多。

所以像曹倩秀这类土生土长的新约郡华裔,中文水平较为氅脚,他们能字正腔圆的说出“押果啊铺盖仔”,但说不出“吃屎吧傻逼”。平时交流要么用方言,要么用英语。

“灵境ID逍遥剑仙松海人,职业是斥候,完毕!”张元清语气和表情都是标准的军人风格。

“哇,中文说的真好听,好标准。”白雪公主笑嘻嘻道。

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张元清淡淡道:“互相自我介绍是基本的礼貌。”

“我的灵境ID是白雪公主,和曹法官是同班同学,2级风法师。我们六组一共六个人,组长是“自强不息”,一个骑士,骑士在第一大区是大熊猫哦,就像你们第二大区的夜游神。骑士是最公正的职业哦,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找“自强不息”帮忙,只要不是违法乱纪,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帮忙。嗯,借钱除外。”

不愿意借钱,那算什么好人,这世上所有的困难,不都源于钱不够吗…….张元清心里吐槽。

白雪公主继续说道:“除了我们三个,另外三位组员的灵境ID分别是“医林圣手”、勿忘国土、小钢炮、医林圣手是海妖,家里是开中药馆的,本人也很沉迷医术,你有头疼脑热的,直接找他,平时可以找他要一些解毒丸备着。”

话刚说完,就听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打断:“呵,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我看病开药的,那岂不是要忙死?嗯,逍遥剑仙既然是同组的同伴,倒也没问题。”

海妖都这么傲慢吗,不过比起奥斯蒙,这家伙倒还好!张元清耐心听着。

白雪公主继续道:“勿忘国土是土怪,没错,第一大区的土怪,不过他是土生土长的华裔,跟着父亲回乡探亲的时候,在祖国获得了角色卡,对了,他爸也是土怪,以前还在五行盟任职过后来移民到了新约郡。”

“最后是小钢炮,是虚空职业,可爱的小胖子一枚,比较宅,不爱说话,喜欢的食物是甜食,讨厌的东西是黑白巧克力。”白雪公主笑嘻嘻道。

公正的骑士,话多的风法师,死肥宅虚空,爱国的土怪,傲慢的中医海妖……..张元清脑海里迅速有了形象。

待介绍完同伴,白雪公主叽叽喳喳的说起今晚的任务:“你们觉得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到底在搞什么?既然不是为了杀人炼尸,那总有一个原因吧。”

医林圣手嗤笑道:“这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组织高层心里一清二楚。”

“为什么这么说?”白雪公主诧异道。

“动动你的脑子。”医林圣手嘲笑道:“曹法官反馈了逍遥剑仙的分析后,组织高层立刻反应过来,连夜开会,然后实施抓捕行动,这足以说明组织高层已经反应过来,知道了凶手真正的目标。”

组长自强不息“嗯”一声:“那凶手多半是冲着咱们组织来的。”

反黑白联盟毕竟不是官方组织,没有那么强的维护治安、秩序的责任,正常来说,在知道凶手可能是个高手的情况下,放缓节奏,谨慎对待,才是正确选择。

今晚的抓捕行动,显得有些急切,那就说明凶手给了组织高层一定的压力。

六组成员就着任务开始闲聊,没有过多关注新成员逍遥剑仙。

毕竟一个二级斥候没什么好聊的,而且大家也察觉到道遥剑仙的性格有点冷淡、严肃,属于慢热类型。

白雪公主自信满满的说道:“今晚带队抓捕凶手的的风神之翼执事,他去年就六级了,现在经验值估计50%以上,那个凶手只要不是主宰,今晚一定落网。”

“咱们组织的几位高级执事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他,又年轻又帅又优雅,天赋还那么好,完美好男人。”语气中透着崇拜和仰慕。

傲慢的海妖医林圣手,罕见的没有拆台,附和道:“风神之翼执事在唐人街几乎没有对手,有他在,再加上五六十号人埋伏,那个小小夜游神逃不掉的。”

小钢炮“嗯”一声:“风神之翼出手的话,应该没我们什么事了,没有人能逃脱疾风者的追捕。希望任务早点结束,回家玩游戏。”

风神之翼似在反黑白联盟里很有威望,六组成员对他充满信任和崇拜,就连傲慢的海妖,都对这位六级疾风者推崇备至。

曹倩秀看一眼对面,低声解释道:“风神之翼执事是组织里,最有天赋的圣者,他今年31岁,只用了五年时间就成为六级圣者,哪怕在天罚,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的战绩很强,曾经打败过多位同级别的强者,其中有酒神俱乐部的失序者,天罚的惩戒骑士。”

“我听说如果他能在三年内晋升主宰,那他就是盟主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在我面前圣者和菜鸡没有区别..张元清假装听的很专心。

这时,沉默寡言的土怪“勿忘国土”的声音透过耳麦传人众人耳里:“我在第二大区的时候,听说圣者阶段的夜游神又叫星官,能掐会算,我不是很好看今天的抓捕行动。”

“真的假的?星官会算命吗。”白雪公主大吃一惊,又透着好奇:“嗯,嗯…..逍遥哥哥,你也是第二大区来的,你说说呗。”

曹倩秀看向了对面的年轻房客,其他人没有说话,等待回复。

张元清按住耳麦,道:“那不是能掐会算,是观星推演,比卦术更强。”

白雪公主“哇”一声,语气失望:“那我们的行动岂不是注定失败?”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