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一片狼藉的卧室里,风神之翼瘫坐在窗边,接受木妖医林圣手万喷药包扎,其他成员在楼外、楼下待命。

心脏是致命伤,但救治还算及时,已经痊愈,其他伤口深却不致命,喷了我的药三天内就能愈合。

当然,如果执事你有圣者质量的治疗道具那当我没说~。

傲慢

海妖哪怕面对六级执事,说话的语气依旧欠揍心,“接下来几天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这是治疗道具无法恢复的,我会给你开补身子的药方,给你打八折,不能再多了!”

风神之翼点点头,将目光投向张元清,“你是?”

“他是六组新成员~”医林圣手嗫嚅道,看向张元清的眼神有些复杂~这是个高手!

曹法官居然捡了一阶圣者阶段的斥候x,从他轻易斩开禁制的攻击强度来看,显然比黄风怪执事更强。

六组的新组员?风神之翼他一愣,那个推理出夜游神寻找目标,蒙蔽视野的斥候?

难怪,他露出恍然之,难怪一眼就能分析出圣者真相“你是个剑客?”

张元清冷著脸,维持著一名斥候该有严肃和正经,道“不要想着埋伏星官,这是很愚蠢的行为,你对他一无所知,而星官对你们了如指掌。”说完,在医林圣手、风神之翼和黄风怪注视中,跃出窗户,在空调外连踩稳稳落地。

接著在众成员车好奇的目光中,在曹倩秀、白雪公主等六组成员复杂的目光中,沿著苌街,渐行渐远。

等他完全消失在视野里,白雪公主拉了拉曹倩秀的衣角,又激动又兴奋,但又不自觉的压低声音:“你你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个高手啊,哇,太帅了,挥剑的动作太帅了,他是剑客吧,十步杀一的剑客。”

“法官你真的捡到宝了呀,他说自己是二级立斥候也是,谁会告诉一个陌生人的自己的真实等级。”

曹倩秀心情最复杂,以为收了个小弟,结果是第二大区来的强者,以后跟他说话都得战战兢兢了。

匆忙回到红砖小楼,摆摆手,没搭理安妮的夜肖邀请,张元清直奔卧室。

我在想如果那个星官是暗夜玫瑰成员,那么灵拓怎么会扯上教廷?

“他一个四十多岁的幼崽,不应该知道教皇遗物,除非他和境外势力有勾结。”

分身坐的在书桌边翘著着郎腿,道:“如果两个星官不是暗夜玫瑰城员,一定是境外势力培养的,图谋教皇遗物的,自由盟约肯定是首要怀疑对象,但算上守序组织也有可能,奇怪,本体,你来盘盘逻辑?”

说完张元清瞅他一眼,嗤的笑道“盘个屁,咱俩灵魂共通,你想不通的事我能想通?就咱们俩硬想,老棒子赵幼卿想通了,咱俩都还是等会苌先生晚上过来再谈,先这样吧,我有点饿了,正好让安妮做夜宵~。”

说完存,取出八咫镜,把分身收起,他刚打算回客厅吃宵夜便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夜宵就不必了,刚吃过,老婆给做的我做。”

张元清转头看去。接观原书桌边,坐了一个穿屎黄色睡衣的男人,戴著银色面具,翘著腿,坐姿一如既往的散漫,一欠缺逼格~

“老人婆做的就老婆做的呗,干嘛说那么大声清,好像个谁还还没老婆似的。”张元清返回床边坐下呵呵道:“来的还挺快,看来教皇遗物非比寻常啊~”

会苌先生翘著腿,审视床边的年轻人,“你现在的说话方式越来越随意了,我既是半神也是你的金主爸爸,请对我恭敬一些。”

“我觉得没必要,因为你已经跟我绑定一起,没办法撤资了,恭敬与否,你都无法变更投资人,那我选择顺心意~”

会长先生想了几秒,无言以对,便岔开话题:“说正事吧,教皇遗物是什么鬼?你确定是教皇遗物?”

正准备聆听秘辛的张元清一愣:“您不知道教皇遗物?”

会长先生耸耸肩。

“首先,教廷覆灭一百多年,那时候我爷爷还是个没断奶的娃。”

“其次,我是土生土苌的华国人,这点你应去听说过的。”

“最后,我和商人公会的关系没有那么深,公会不是我组建的,他们认我这个会长,仅仅是商人公会需要一个半神,因此第一大区的很多秘密我并不知道。”

张元清不共由头皱起眉头,“那我这算不算做的开拓出业务了,咱们要不先把间谍工作放一放,教皇比遗物更重要。”

旋即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会长先生。

屎黄色的会长分析道:“我好歹也是虚空职业的半神,属于第一大地区,又是商人公会会长,我都没听说过的事,灵拓怎么知道?除非他和第一大区交集比我更深。”

灵拓是堕落的夜游神,那么能和他有了交集真就只有邪恶阵营了。

教廷的覆灭是自由盟约一手推动,没有人比自由盟约更懂教廷,自由盟约一定知道教皇遗物。

如果那两位星官是暗作夜玫瑰成员,灵拓和自由盟约一定有勾结。

张元清一边听一边点头,表示认可。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