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宅菜?又宅又菜吗罪?张元清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感应着对方的情绪。

他心里“咦”了一声,这位单传骑士的情绪里没有敌视和贪婪,也没有杀机,这不符合一个谋夺教皇遗物的间谍的心态。

傲慢,自信,不耐烦,心情不怎么好,还有一丝丝的羡慕,呃,不能会真的羡慕我的灵境ID吧,想要的话,卖号给你啊,张元清暂且收起对此的敌意,试探道:

“骑士单传?教皇遗物刚失窃,你便找到了这里,如果不是洞察术让我看出你没说谎,阁下的举动实在让人怀疑。”

接着,他向雷法师邓经国,道:“盟主,我提议留下来旁听,没有人能在我面前编造谎言。”

邓经国微微颔首,“我也是这个意思。”很显然,他也信不过这个突然拜访,并提及教皇遗物的所谓的骑士单传。

待张元清入座后,邓经国看向貂皮骑士,道:“翟菜先生,这位是我们反黑白联盟的成员,我所倚重的剑客,接下来他会全程代表我与您谈话。”

“剑客?”翟菜慵懒的靠在沙发,打量着张元清,笑道:“第一大区的剑客数量不多,民间组织里的剑客就更少了,你是天罚安排进来的,是斥候世家傅家的人?”

他的语气、姿态和表情,都透着一股我是大佬的自信。

这副姿态,不会是个主宰吧?张元清心里有些犯嘀咕。不能,即便对方是主宰,他也能通过情绪变化来感应对方的真实内心,这位骑士单传不能会想到,眼前的剑客其实是一位幻术师,再怎么提防洞察术都是徒劳。

“我是谁不重要,您是谁很重要。”张元清道:“翟菜先生,您要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

杜绝说谎的办法有很多,剑客的洞察术在我看来过于主观,且容易被高手克制,远远不及制定规则简单有效。

翟菜抓起果盘上的苹果,不轻不重的往茶几一拍,“我提议,大家玩一场真心话大冒险,谁说谎谁就死。”

伴随着苹果拍在茶几的微响,一轮黄铜色的光晕扩散,扫过客厅。

张元清和邓经国清晰的感觉到,冥冥中有无形的力量锁住了心灵,改变了认知,说谎一下子变成十恶不赦的重罪,堪比杀人。

很强的束缚力,简单的制定规则,给我的感觉就碾压了天罚的六级骑士夏佐,这是一位主宰级骑士啊,大熊猫中的大熊猫张元清心里一凛。

邓经国则面无表情,微微颔首:“我相信你是骑了”

简单露一手后,翟菜叹了口气“我确实是教廷的骑士传承者,你们都知道教吧,不知道的话我稍后讲解,骑士团是教廷最强大的力量,由一群不惧死亡的骑士职业组成。”

“他们强大而无畏,所过之处,邪恶和敌人都会化为齑粉,这支军队组合起来连教皇都只能退避,但一个多世纪前,教廷覆灭在可怕的动荡中,只有一位强大的骑士侥幸存活下来量,那位骑士隐姓埋名了一段时间,后来量与霍正魁联络上了”

“他从霍正魁那里得知教皇把遗物交给这位东方人,于是两人一商量,把圣盘分成四块,以两种方式封印,其中两块只做简单的封印,彼此感应。另外两块则以更精妙的方式封印,由霍正魁来量处理。”

“那两块能彼此感应的圣盘,由霍正魁和师祖保管,一人一块。两人约定,守望相助,一起守护教廷的圣盘,再后来,双方分开,约定五年联络一次。”

“霍正魁继续当他的黑帮大佬,那位教廷骑士则收了一位黄种人做弟子,教他骑士战技圣术。

“这么做大概是为了蒙蔽仇家的视野,就像不能会有人能想到教皇会把那么重要的圣盘交给一个黄种人。”

“再然后嘛,骑士传承就莫名其妙变成我们的了。”

张元清默默听完,问道:“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这些话?”

闻言,身穿黑色掉皮大衣的骑士先生,从身边的名牌包里取出两件东西摆在茶几上。

一件是扇形铜块和一摞泛黄的信纸。

张元清瞳孔微微收缩,只觉得天上掉馅饼了,竟还有这种好事?

翟菜展开那些泛黄的信纸,道:“这些事信上说的很清楚,你们看完就明白了。。”

“说实话,我对教廷没有归属感,更不想参与这些事,我大概会和师傅、师祖们一样默默收徒,传承信物,可没想到昨天晚上这件铜块忽然解除了封印。”

霍正魁和骑士的圣盘封印是一个整体,其中一块封印解除,另一块也会接触,互相示警。

他叹了□一气:“于是我就被迫营业,担负起师承任务,找上门来了。”

邓经国拿起信纸仔细阅读。

许久,他放下信纸,点头道:“没有问题!”

霍正魁居然还留了一手,这是担心自己的后代里出了不孝子,或者被自由盟约找到,所以把圣盘的其中一块交给骑士保管?

相比起公正的骑士,后代里出不没肖子孙的概率更大。

不过老霍的子孙还行,没让他失望。

张元清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邓盟主是霍正魁的孙子?教皇遗物遗失之前,这个秘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都说了双方约定五年联络一次,霍正魁回归灵境后,他的私生子邓国光曾经求助过我们,反黑白联盟能成立,我师傅的师傅也是出过力的。”骑士说道。“直到邓国光死后,两家才失联的。”

“这么说,你们骑士是霍正魁留的保险,一旦崔家这块圣盘遗失,骑士就会出手追回。”

邓经国沉吟道:“教皇遗物前几天确实被夺走了,我的父亲效仿霍正魁,把教皇遗物交给私生子,几天前,那位私生子被星官噬灵,不幸牺牲。”

“不过这件事另有波折”

当即把星官杀死贾飞章,又在半途被通天教主截杀的事,告诉了翟菜。

貂皮骑士听的一愣一愣:“这么复杂的吗,这么看来,那个通天教主已经得到圣盘,并成功解除封印。这样也好,圣盘之间会相互感应,我会试图找出他,夺回圣盘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