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肖恩要见我们?”五行盟的圣者们面面相觑,在听说朱利安梅德昨晚因为暗杀身亡后,大家都控制着不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并本能的,认为肖恩来者不善。

“要提防他的无脑报复。”天下归火沉声道:“凉酱,你去通知一下薇妮部苌。”

关雅思索几秒,道“应该是需要我们协助调查。”拥有出色洞察力和推理能力的剑客,以及能问灵的夜游神,都是查案中不可或缺的职业。

不同于同伴们的担忧和凝重,红鸡哥开心极了。

“那家伙死了?猴候啊,这就叫恶人自有天收起。”

他唯一的机智,就是用煲汤省的语言说这段话。

会议室内肖恩梅德端,坐在首席,手在支撑桌面,双手交叉,抵住下巴,沉默的看着投影慕布。

这位首席执行官瞬间苍老了好几岁,眼球布满血丝,紧皱眉宇间凝聚着深沉的、难以化解的悲动。

但他的态度依然冷静,他那双风王之瞳依然锐利。

请 必~应.搜。索*: 三/优^小|说`网-,最 快-更`新\, 无弹 窗。

他的左边是薇妮.伯好伦特的助理爱玛以及监察部的干部们。

右边是执行部的干部门,肖恩的助理站在慕布右侧,沉声道“朱利安.梅德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死于心肌梗塞,身体没有其他创口,没有中毒,灵体是否残留在体内还不确定,需要等五行盟的援助队伍去停尸间进一步的确认。”

说着他按了按遥控,打开心份监控视频,说道:“这是,肖恩执行官居所的监控视频,从首席执行官阁下离家到朱利安●梅德死亡不管是监控视频里,还是警哑都卫人众员的笔录里,都没有任居何异常,笼罩别墅的风墙也没有遭受攻击入侵。”

“另外,我们调集了方圆十公里的道路监控,暂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他一边说道一边把纸张分发给众人。

“别墅安保人员口供都在这里,你们可以看一下,其实,我们已经找斥候顾问看过口供没有串供、说谎的现象。”

爱马闻言便简略了扫一眼笔录,没再关注蹙眉道:“为什么死于心推肌梗寒?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不管是从监控,还是安保人员笔录里,昨晚都没有任何异常,但六级的风法师不可能死于心肌梗塞。”

没如有线索话,死亡原因和动机就是且前唯一的线索。

“死于心肌梗塞有太多的可能,朱利安.梅德在新约郡有什么仇人?”

“朱利安在总部任职期居住,在新约郡应该没有仇家,实在要找一个的话,昨晚那个兽王。”

会议室猛地一静,众人偷偷看向肖恩。

“咚咚!”

这时,真会议室的磨砂玻璃门敲响,身着正装的执行部成员,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五行盟的圣者们。

“执行官阁下,援力队到了!”这位执行官躬身说道,旋即朝身后的关雅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他们引到旁听席后,退了出去。

“我们是圣者,连席位都没有吗!”红鸡哥不满的响咕一声。

张元清拉过高背椅坐下,顺眼过一圈,发现桌边的众人都在观察领及审视自己。

首席执行宫肖恩梅德淡淡道“昨晚,朱利安●梅德遭受了暗杀,句芒,昨晚有监时空,拍摄到你在朱利安遭受暗杀前两小时离开了新约郡银行总部大楼,交代一下原因。”

他接着看向爱玛,道“另外,我希望监察部能调查下他的通讯设备,让技术部人员好好检查一下。”

调查内部成员的犯罪行为,真是监察部的职责。

张元清顿时成为焦点,他双腿交叠,目光平静的回望肖恩,再扫过其他人,道“我听出来了。肖恩执行官是怀疑我买凶杀人?第一,什么时候外出是我的自由,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朱利安被杀期间我待在银行大楼,我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就够了;第二,我和朱利安是有矛盾,但没有暗杀他的动机。”

他停顿一下,耸耸肩首席,嗤笑道:“谁会去暗杀一个手下败将?想买凶陆暗杀的人不应该是他吗?”

爱玛嘴角勾了勾,执行部的名老白男沉声道“请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监察部和执行部的干部们互相看了看,说实话他们也不认为句芒有暗杀朱利安民的动机。

昨晚的宴会上颜面尽失是朱利安,句芒才是那个占尽风头人,他的在占尽便宜的情况下,没必要暗杀一位主宰的子嗣。

双方本质上,并没有利益冲突,也没有血海深仇。

请 必~应.搜。索*: 三/优^小|说`网-,最 快-更`新\, 无弹 窗。

张元清继续道:.“第三,我深爱着白由联邦!”

众人一愣,没有听懂,那位训斥他的老白男疑惑道“自由联邦?”

张元清点点头“我深爱自由联邦,所以我不会交出手机,因为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因为,人权至高无上。”

会议室又是安静了,有种这小子在扯犊子,但我无法反驳的憋屈感。

爱玛清了清嗓子,道:“首席执行官阁下,如果您能提供句芒暗杀朱利安的线索、证据,我们可以强制调查,不然,检察官很难答应您的诉求。

肖恩没再说话,爱玛便道“我们继续讨论案子,去请新来同事再看一遍资料,另外,我们需要一位夜游神去停尸间看看朱利安的灵体还在不在。”

她在三位星官身上扫过,然后自动略过袁廷,看着孙淼淼和赵城隍。

袁廷猛地起身:“我去!”

爱玛连忙摆手“我们不需要噬灵,只需要确认朱利安的灵体还在不在。而且,我们希望案件的所有信息是保密的,不公开。”

袁廷茫然坐下,感觉受到了针对和排挤。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