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黑色商务车里,红鸡哥取出暗红色的拳套,一边戴上,一边活动颈椎,龇牙咧嘴道:“这群邪恶职业是疯了?想全面开战吗,正好,上次打架打的不过瘾,今晚我要大展拳脚。”隔座的孙淼淼,望着窗外空旷寂静的,蹙眉道:“今晚的情况有点不对劲,邪恶职业不管是想挑衅,还是全面停战,都没必要破坏医院、学校和旅游区,直接破坏警署就行。”“我个人感觉是,他们故意捣乱,不知道在策划什么。”天下归火点点头,又摇摇头:“只要是制造混乱,破坏秩序,都是官方的挑衅,但邪恶职业肯定在密谋着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句芒呢?”众人看向关雅。前排的关雅目不斜视的盯着路面,作为斥候,不回头也能感应到众人的目光,道:“不用管他,十五分钟后去德森河公园。”众人虽然不解,但没再说话,或闭目养神,或调整状态。关雅则摸出手机,给助理团队里的学士打了个电话:“关闭德森河公园周边所有监控。”鹅绒黄的路灯洒下寂静的光辉,张元清开着商务车,前往人迹罕见的德森河公路。曼岛有一个德森河公园,白天到处都是游客和赏景的市民,但因为没有住宅和商店,到了晚上河边人迹罕至。又因为晚上江风大,连流浪汉都懒得来这边,在这里战斗,波及普通人的风险最小,身后还跟着一辆商务车,开车的是阴尸,五行盟的援助队伍,圣者加超凡,接近二十人,排除掉不擅苌战争的学士和乐师,仍然还有十几人,一辆商务车是坐不不的。他担心表演痕迹太明显,巴克斯和赫卡忒不上钩,那二人能成为巅峰圣者,必然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智慧。商务车飞驰在河畔公路,离德森河只有一条二米宽的绿化带和护栏,白天的时候,游客们就喜欢扶着护栏拍照,看着一艘艘运输船在河面驶过。行驶了十五分钟,河畔公园就在眼前。突然,张元清通过后视镜,重见河边的路灯一盏盏的熄灭,浓郁的黑暗在车后追逐着他,熄灭的路灯是它的脚步。很快,阴尸驾驶的商务车被黑暗吞噬,张元清和阴尸失去了联系。阴尸的气息被屏蔽了,连有烙印的卞人都感应不到。“来了…”张元清嘴角一挑,松开油门,主动投入黑暗的怀抱。浓郁的,深沉的黑暗包裹住商务车连车灯的光芒都变得暗淡张元清驾驶的商务车忽然失控,主动撞向江边的护栏,“砰”的一声,车头凹瘪下去,护栏随之开裂。张元清拉起手刹,熄火,推开车门。他望向身后的黑暗,看见一个酒糟鼻,大肚腩,满嘴络腮胡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脸庞有着雀斑的清秀年轻人结伴走“吧克斯·赫卡忒!”张元清语气低沉的开口。“呦,认识我们。”巴克斯摸了摸肚腩,笑道:“A级通缉榜第二和第四的联手猎杀你,有没有吓到尿裤子,boy!”赫赫卡忒懒洋洋的点评道:“一件极品道具,可惜五行盟的队伍没在,不然就是二件……”说到这里,他望向二辆空荡荡的商务车,眉头一皱,“没有人?”为什么会没有人?车里没有人的话,句芒为什么要带着二辆空车在河边乱逛?二人同时感到不太对劲,张元清快速掏出手枪,对准二人持续不断的扣动扳机,同时勾动他们的紧迫情绪。子弹或射向天空,或打在地面,或斜飞着穿入河面,完美的避开了巴克斯和赫卡忒,在酗酒者面前,弹道是混乱的。子弹虽然无法威胁二位巅峰圣者,但攻击行为配合情绪操纵,成功勾动二人的紧迫感。“别和他废话,天上有风法师巡逻,赶紧干掉他。”赫卡忒伸手往虚空一抓,抓出一口漆黑的棺材。他一边跃入棺材,一边说道:“替我护法!”棺材盖打开,在他进入后重新合上。下一秒,透明的波纹自棺材中荡漾,一圈圈的扩散,扫过周围的一切事物。远处的张元清,近处的巴克斯,身子一阵踉跄,海潮般的困意席卷而来,眼皮仿佛有千斤之重,再强的意志力也难以保持清醒。巴克斯摇摇晃晃了几下,强撑着睁开眼皮,摘下挂在腰间的锡制小酒瓶,大灌一口,“噗”地吐向远处的张元清。酒水化作绵密的水雾,带着浓郁的,诱人的醉意,迅速弥漫。噗通!张元清再也扛不住脸颊通红,双膝一软,倒地昏睡。噗通!巴克斯也跟着倒了下去,在意识消失前,他“嘿”了一声,在句芒无法阻止赫卡忒沉睡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赢了。当然,三大战力巅峰的职业。猎杀一个常规的守序职业,成功难道不是理所应当?梦境中,满脸雀斑的赫卡忒惊愕的看着神色冷峻的通天教主。“你来我梦里做什么?”他忽然想起了空荡荡的二辆商务车,脸色陡然一变:“不对,你……”通天教主勾起嘴角:“想看流星雨吗。”他扬起手,啪的打出响指下一秒,灰蒙蒙的天空亮起赤红的火光,大片的陨星从天而降,笼罩了赫卡忒。“叛徒,你这个叛徒!!”赫卡忒愤怒的大叫,身影被陨星吞没十几秒后,陨石轰炸结束,张元清挥手吹散溅射起的“尘埃”,看见赫卡忒躺在布满坑洼的地面,沉睡不醒。他并没有死,意识体呈现出半透明状态,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正是这种状态,让他避开了流星雨的轰炸,成功活了下来。张元清对此并不意外,这是永夜职业的被动,当遇到致命攻击时,身体和灵魂会进入“虚无”状态。该状态免疫一切攻击!该技能无法主动解除,需要同职业的灵境行者唤醒,或者等待自己苏醒。后者的话,何时苏醒是个不确定数字,可能一天,可能就几天,可能一年,甚至更久。永夜职业在灵境行者中,是一个非常特殊、偏科的职业,几乎抛弃了攻击能力,只追求一个核心封印。所有的技能都是围绕着封印衍生的,沉睡就是“封印” 的衍生能力之一。像这种抛弃了所有攻击能力的职业,就一定会有自保技能,张元清看过永夜职业的信息早己了然“好好睡吧!”张元清退出梦境来到现实,恰好看见本体和巴克斯相继醒来。刚睁开眼皮的巴克斯,原本以为句芒被成功击毙,还没来得及露出嘉色的他,突然看见倒在对面的句芒,居然爬了起来。没死?没死为什么会醒……巴克斯茫然的回头,看向漆黑棺材。这一看他整个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棺材里的赫卡忒,静静躺着,身躯呈现虚幻状态。作为本地的邪恶职业,巅峰圣者,巴克斯当然能看出赫卡忒是被人打出被动了,所以沉睡,魔咒才会解除。而刚才,他和句芒都是昏迷状态,沉睡魔咒覆盖范围内,除非是主宰,不然就算五行盟、天罚的援兵赶来,也会立刻陷入沉睡。唯一的可能就……巴克斯看向了棺材边的通天教主。通天教主如同反派角色,嘴角勾起阴险的弧度:“该吓到尿裤子的是你,OLD BOY。”说完他昂起头,发出尖锐的啸声精神打击!巴克斯脑袋如遭重锤敲打,眼角和鼻腔里流淌出温热的鲜血。通天教主是叛徒,天罚安插在猎人公会的叛徒,该死,凯瑟琳这个小婊子,招募之前难道没有反复查验确认吗!巴克斯强忍着大脑裂开的疼痛,没有和通天教主、句芒战斗,扭头就冲向德森河,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杀死二名巅峰圣者,尤其是在己方出了间谍的情况下,天罚的精锐很可能就在附近埋伏着。“你走不掉的。”张元清从物品栏抓出黑夜之盒,啪嗒打开释放出里面的黑暗,让周围的黑暗愈发浓郁。接着,他取出许久未曾使用的火柴盒,擦亮,对着明亮如豆的烛光许愿:“我许愿,黑夜之盒的封印无懈可击!”火焰骤然明亮,迅速燃尽,愿望实现了。从现在开始,黑夜之盒的屏障形同规则,圣者阶段以下,无人能打破,巴克斯前进的道路被黑暗挡住,他尝试利用“漏洞”能力扭曲规则脱离禁制,却发现屏障坚固完美,没有任何漏洞可以钻。这正是张元清的目的,酗酒者最擅苌钻“漏洞”,能一定程度上扭典规则,圣者品质的黑夜之盒很难困住对方。但有火柴盒的加持后,黑夜屏障就变得完美无缺。“我时间不多,你有什么底牌,赶紧使出来,不然我怕你没机会了。”张元清笑道。巴克斯沉默几秒,叹了口气:“我不想跟你鱼死网破,可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就算今天被天罚包围、击毙,我也认了。”说着,他从物品栏抓出一幅色彩斑驳的油画,画中的景物扭曲而混乱,河流漂浮在天空,云朵铺在大地太阳和星空挂在树梢类似人的身影倒立着行走。这是巴克斯压箱底的手段,一件主宰品质的道具。作为主宰阶段最强圣者之一,作为比奥斯蒙、胡佛还要强大的圣者,他虽然没有搏杀主宰的能力但有货真价实的主宰品质道具。如果没有掌控主宰级的力量,他凭什么成为圣者阶段最强那一序列?油画中的色彩,纷纷脱离画框,向着四面八方抛射,浓烈的色彩沾染在地面、绿化带、天空、德森河面,迅速晕染开来。很快,现实变成了油画,那些颠倒扭曲的画面出现在了现实世界里。卧槽……分身骂了一声脏话,然后身躯出现诡异扭曲,双手双脚互换头颅出现在了双腿间,屁股出现在胸口,体内的五脏六腑,也出现了类似的移位。他“噗通”倒地,瞳孔变得死寂,失去生命体征,继而消散。“嗯?”巴克斯没有丝毫喜悦,露出惊愕之色,通天教主被主案道具秒杀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死后的变化,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这种情况只能说通天教主并非真人?一瞬间,巴克斯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他迅速看向句芒,瞳孔里映照出一句身穿紫金盔甲,带着紫金面罩身影。全身上下都被盔甲覆盖,“谁还没几件主宰道具呢。”面罩里传来句芒的轻笑声。主宰级的护甲,替他抗下了油画的颠倒能力。旋即,巴克斯看到敌人从物品栏抓出把黑白二面的短刀,不等他有所反应,那浑身包裹紫金色盔甲的敌人,昂首发出凄厉尖啸。巴克斯脑袋“嗡”的一震,如遭雷击鼻腔再次喷出温热鲜血。他,他为什么会幻术师的技能……他不是兽王?通天教主不是本体,他才是?脑子浑浑噩噩中,巴克斯仍然捕捉到了真相。但他还是想不通,一个邪恶职业,怎么混入天罚的?张元清毫不犹豫的开启“摄魂”技能,让漆黑的光芒覆盖短刀,抬起手,朝着巴克斯一抓,抓出一道半透明的虚影,奋力斩下。刚刚遭受精神打击的巴克斯,灵魂再次遭受重创,一半灵体当场灰飞烟灭。而他的扭曲认知、肢体失调等能力,则如泥牛入海,没有对敌人造成影响。巴克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灵魂湮灭的痛苦,直接让他大脑宕机,失去意识。张元清施展星遁术,出现在他身后,切换成白面,一刀扎入后心。巴克斯身躯迅速枯姜,血肉精华瞬间被形神俱灭刀吞噬,变成一具干户。到了他们这个阶段,纯靠实力战斗,想分胜利需要段时间的苦战,而想分生死,更是难上加上,因为即便打不过,也能依靠丰富的经验和职业特性逃走。但在有主宰道县的情况下,分生死就很简单。通天教主被秒杀,巴克斯也会被秒杀。这就是主宰和圣者的差距,张元清抽出短刀、巴克斯的尸体,连同手里的油画一起倒了下去。张元清没去管尸体,快速拾起油画收入物品栏,接着来到棺材边,时间不多了,黑夜虽然隔绝了气息和画面,但浓郁的吞噬路灯光芒的黑夜,本身就是一种异象?只要有风法师将目光投向这里,就会看见德森河公园外,一片漆黑,连风王之瞳都看不透的漆黑,立刻就能判断出,这是永夜职业的能力。而此时,曼岛附近必定有风法师巡逻。必须想办法处理掉赫卡忒,否则的话,风法师一来,肯定会接手赫卡式。那通天教主这个二五仔的身份就暴露了,赫卡忒现在这个状态,我是没办法的,杀不掉的……”张元清眉头紧皱,审视着棺材里的人,思索几秒,忽然有了主意。不能灭口,那就带走!至于怎么带走不可触摸的赫卡忒,张元清发现,对方虽然处在“虚无”状态,但依然睡在棺材里,没有从棺材里掉出来…棺材似乎能承接永夜职业的肉身。想到这里,他附身捡起棺盖,让盖子和棺材严丝合缝,然后尝试举起 棺材。赤赫卡忒的肉身没有“掉”出来,依旧在棺材内。他尝试把棺材收入物品栏,但是失败了。物品栏不接收活人。于是张元清取出小红帽,抖出银瑶郡主嘱道“你把棺材带走,走水路,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藏好,等我消息。”他取出阴阳法袍丢给银瑶郡主。银瑶郡主听话的穿好法袍,把棺材打在肩上,纵身跃入德森河,消失在翻涌的波涛中。张元清静静等待片刻,直到水面泛起的波纹消失,这才收回黑夜之盒,撤消夜幕,让河底的银瑶郡主能顺利离开,夜幕刚撤走,天空就传来气流呼啸声,几名风法师驾驭狂风,降临战场。

请必应搜索“书名加三优小说”或者收藏网址www.3uxiaoshuo.com,很多以前追书的兄弟找不到网址了,喜欢三优的小伙伴可以请您帮忙群里和论坛分享一下这个新网址,小三在此感激不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