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它来了……”

小姨往外甥身边靠了靠,紧张的抓住他的胳膊,抿着嘴,浑身紧绷。

一副努力坚强但还是好害怕的模样。

“别怕,”张元清轻轻挣脱小姨的手,叮嘱道:“你在床边蹲着,不要跟他们在一起。”

他这句话是存了私心的,一旦狼人冲入木屋,首选目标肯定是聚集在一起的人那么躲在另一侧的小姨就安全了,当然,他会尽力阻止狼人伤害平民。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张元清心里自嘲一声。

主宰级的道具,能护住小姨就需要竭尽全力了,灵体状态下,他的手段有限,能力有限,肯定是保护家人最重要。看着江玉饵乖乖的缩到床边,张元清满意的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小姨最大的优点就是乖巧听话,虽然在他面前常端长辈架子,但正事方面,她就会很听话。

将来嫁人了,一定是个乖顺的小媳妇。

张元清疾步走向壁炉,压低声音告诫道:“你们都别说话。”黄金脸谱威慑下,六人连连点头。

这时,沉重的脚步声在门外停了下来,外面一片漆黑,寂寂无声。

门外的怪物不知道什么原因,竟没有破门而入。

木屋内外陷入诡异的寂静。

普通人的耳力太弱,感知力也不行,张元清听了半晌,没捕捉到异常响动,不得不缓步靠向木门。

寂静的黑暗里,他死死盯着木门,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一步,两步,三步张元清屏住呼吸,终于来到木门后,他把脸贴近木门,试图通过木门的缝隙观察外界的情况。

这一看,他呼吸猛的一室。

门缝外是一只惨绿色的眼睛,充斥着残暴和冷冰,就贴在门外。

原来它刚才正透过门缝看里面的猎物。

两只眼睛对视之际,惨绿色的眼睛骤然收缩,似是被黄金脸谱吓了一跳。

“嗬嗬~”

条件反射般的喷吐出极寒的吐息。

咔嚓咔嚓细微的冻结声里,冰晶从门缝内蔓延进来,宛如北极的寒风。

紧贴着木门的张元清首当其冲,只觉脸庞一麻,薄薄的冰壳迅速覆盖了半张脸。”哐当!”

下一秒,不太坚固的木门被暴力撞开,一道高大的黑影弓着腰,钻入屋内。而此时,早有防备的张元清已经侧身让开,没被横飞的木门砸中。

但正对着木门的壁炉边,那几个普通人就没这么好运了,结结实实的挨了木门一板子。

“啊……”

尖叫声瞬间响起,场面一片大乱。

张元清背靠着墙,看向闯入屋内的身影,那是一只接近四米的狼人,浑身覆盖钢针般的黑毛,腹毛雪白,爪子乌黑锋利,高大的身躯修长匀称,充满力量感。

长长的嘴部凸出脸颊,獠牙锋利,喷吐出一缕缕刺骨的寒息,一双幽绿色的瞳孔,充斥着残忍和嗜血。

“咔嚓咔嚓……”

冰晶凝结的声音在屋内不断响起,薄薄的冰晶以狼人立足之地为中心,朝四周迅速蔓延,冻结地面,冻结桌椅。

缩在墙边尖叫不止的众人,衣服上出现了稀碎的冰晶。

即使弓着腰,脑袋也快顶到梁木的狼人,低头,将暴虐嗜血的视线投向六个快被吓破胆的普通人。

不能在屋子里动手张元清双眼陡然射出两道金光,划破黑暗。

他施展了金脸的附属技能——精神打击。

狼人猛的僵住,昂起脑袋,仿佛要发出极端痛苦的惨叫。

噔噔噔张元清三两步奔到狼人身后,腾身而起,一拳砸在狼和狗共同的弱点上豆腐腰。嘭!

拳头仿佛砸到了铁板,不,是嵌了钢钉的铁板,粗硬的黑毛把拳头扎的鲜血淋漓肉身防御堪比4级山神,比想象中的。

弱啊,难道这件道具不是主宰级的?先把引诱到外面再说张元清扭头就跑,并召唤出鬼新娘,让她守护小姨。

这是为了防止狼人不上当,屠戮屋子里的普通人。

鬼新娘怀抱着胎毛稀疏的小婴儿,飘向小姨,立在她身边。

“阿巴阿巴。”小逗比一见到江玉饵,就像不听话的孩子,拼命的挣扎,想爬出鬼新娘的怀抱,奔向新妈妈的小腿。

但鬼新娘抬起指甲乌黑的手,轻轻抚摸小逗比的脑瓜,他就一动不敢动了。

冲出屋子后,他召来红舞鞋,开启穿戴模式,脚踩暗红微光,迅速逃远。

此时,狼人的精神疼痛刚有缓解,腰部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它愤怒的回身挥出爪子,但那个狡猾的人类已经逃出木屋,朝着远处的密林奔去。

“嗷呜~”

它发出短促、嘹亮的吼声,伏下身子,四肢着地,追击敌人。

张元清刚冲出屋子,就听见身后传来沉重但迅捷的脚步,扭头看去,只见一只肩高超过普通成年人的巨狼,在月光下急奔。

四肢飞奔过去,泥土和野草飞快凝出了白霜,一寸寸冻结。

两个刹那,它就追上了自己,高高跃起,扑杀而来。

这特么是什么速度?张元清大吃一惊。

头顶的光线一暗,巨狼庞大的身躯挡住了月光,眼见就要扑倒张元清,突然,疾奔中的他猛的加速,一个滑铲冲出十米,让巨狼的扑击落空。

闪避方面,红舞鞋从不让人失望。

防御高,力量强,速度又快,简且走翻放的蛊惑乙状,而且附市冰箱技能,根本没办法近战张元清悲哀的发现,在这个类似副本的世界里,他根本不可能战胜狼人。

至少,附身在普通人身体里,是不可能战胜狼人的。

滑铲结束,他起身继续狂奔,一人一狼在月光下追逐,所过之处,冰霜冻结一切生物。

张元清渐渐发现,红舞鞋的闪避开始艰难起来,好几次他差点被狼人扑倒,后背被爪子撩到两次,虽然在关键时刻闪避了,但冰霜冻伤了肌肉。

一方面是红舞鞋的闪避并非规则,有承受上限,另一方面是狼人的冰霜伤害,正一件件侵蚀他的肌肉,冻结血液,导致行动开始迟缓。

不能再这样下去,无法近战的话,就试试怨灵的手段张元清没有犹豫,立刻召唤娘子助阵。

木屋中,磅礴浓郁的阴气涌出,身穿艳红嫁衣的鬼新娘,裙摆翻飞,把自己撞入狼人体内。

正追击着敌人的狼人,身躯陡然僵硬。

它钢针般的硬毛根根竖起,龇牙咧嘴,四米高的身躯痉挛颤抖。

很显然,这种怪物的能力全在肉身方面,面对怨灵的附身无可奈何,但圣者层次的灵仆竟也无法压制它的精神,夺得主导权。

咦,小逗比怎么没有跟来张元清略感诧异,但此时不容他细想,继续狂奔,奔到林子边缘,灵体离开这具躯壳,飘向狼人,附身其上。

进入狼人体内的瞬间,张元清感受到一道疯狂的、暴虐的、杀戮一切的气息,强大又混乱。

这是狼人的灵体气息,顿时明白鬼新娘无法压制狼人的原因了。

他的加入打破了平衡,狼人彻底失去主导权。

在鬼新娘的协助下,张元清一边压制着狼人的精神力,一边操纵着这具身体,抬起左边的利爪,狠狠刺向心脏。无法近战搏杀,那就从敌人内部攻破。

这就是夜游神的强大之处。

换成其他守序职业,面对这样的情况,基本只能等死,除非是巅峰圣者。”噗!”

利爪略有艰难的刺破胸膛,挖出了鲜红的,跳动的心脏。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