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捡起软趴趴的三角红帽,握了几秒,物品属性浮现:

【名称:小红帽】

【类型:服装配饰】

【功能:狼人、封印】

【介绍:一只邪恶的狼人在发情期掳走了美貌的人类姑娘,将她带回山洞交配,不久后,女人怀孕上了狼人的孩子,有天夜里,她趁著狼人外出,逃出了山洞。一年后,女人产下狼人

的孩子,这是一个半人半狼的怪物,为了能在人类的村庄里活下去,女人向仁慈的神父祈求帮助。神父杀死了狼人,用狼人腹部沾满鲜血的软毛编制成小红帽,并抓来黑暗里的恶魔为小红帽:施加诅咒,戴上小红帽的孩子,从此变成了人类。】

【备注1:杀戮永不停止。】

【备注2:我觉得我无法再变回人类】

“原来是这么回事,女人的母亲,也就是木屋的主人,发现女儿生下怪物,带着村民烧死了女人,小女孩因为太过年幼,逃过一劫,长大后,变成狼进森林找外婆报仇。”

“目前看来,这是一件两大职业特性融合的道具。”

张元清强忍着破坏和杀戮的欲望,把红色小帽戴在了头上。望向瘫坐在地上的年轻人,刚刚找回一丝理智,恢复些许冷静,现在看见小红帽飘在半空,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人戴着它。

“鬼,有鬼!”顿时两眼一翻,吓昏了过去。

戴上小红帽后,张元清彻底弄懂了这件道具的能力和代价。

功能一:狼人,化身狼人后,道具持有者将获得极其可怕的战斗力,并拥有夜视、敏锐嗅觉、可怕的力量、速度和防御。

持有者身体速度越高,狼人化后的增幅越高,极限是5级巅峰。

狼人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暗夜魔狼,技能是冰霜和暗夜君王(拥有一次死而复生的机会,冷却时间二十四小时)。

一种是火焰魔狼,技能是烈焰和火毒。

两种形态分别只能在黑夜和白昼施展,夜里狼化就是暗夜魔狼,白昼狼化就是火焰魔狼。

功能二:封印。

该技能可以将方圆六十米内的所有生物卷进这片空间,身处这片空间里,灵境行者的物品栏会被封印,包括道具主人。

但主人可以自由出入空间,全副武装返回,还可以拉帮手进来。

“极品道具,狼人功能可以给血蔷薇用,也可以给我自己用,近战这一块直接碾压同级别,甚至能越级战斗。封印功能,更是困敌、群殴的利器。节,这比下一次A级副本还赚,商

人公会的会长不愧是半神,指缝里漏一点,就够我这种小喽哕吃到爽,有机会把世上的半神都宰了,我就发财了嘶,冷静冷静,控制自己的情….”

张元清欣喜不已,一夜暴富的喜悦,甚至短暂压制了精神污染。

但代价也很可怕,小红帽的两个代价,一是戴上帽子后,性格会缓慢扭曲,即便不使用它的功能。

比如现在,灵体戴上帽子,张元清就感觉心底的戾气和杀气在缓步增长。

二是使用次数太多的话,身体会彻底转变成狼人,变成嗜血狂暴,没有理智的怪物。

这种代价非常可怕,幸好他是夜游神,有阴尸替他承受。

“哒哒 ……“

这时,红舞鞋急促的围著主人的灵体转圈,迈步的频率又急又沉,似乎有些暴躁。

在隧道里,张元清鸽了它一次,现在是第二次了。

不支付代价的话,红舞鞋对主人的好感度会降低,它现在已经暴躁起来了,估摸着再鸽一次,它就会开始攻击主人。

刚想解除道具的‘封印’功能的张元清,不由的看向昏迷中的年轻人。

我这会儿回去。

关雅他们都在,当众尬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我也不在乎张元清当即附身到年轻人体内,支付了红舞鞋的代价。

安抚好红舞鞋,他脱离年轻人的身躯,重新‘捡’ 起软趴趴的三角小红帽,解除了封印。

妻时间,圆月、森林和木屋,眼前景物出现了熟悉的波纹状。

等视野再次清晰,张元清看见了熟悉的隧道,以及停满隧道的车辆。

【叮!您获得五百点道德值。】耳畔响起灵境提示音。

解决灾难,就可以直接获得道德值,不需要像案件那样定性,张元清脑子浑浑噩噩的闪过这个念头。

他正坐在一-辆黑色轿车内,车边是关雅、女王、小绿茶、李淳风,再远处,则是一身白衣如雪的傅青阳。

再就是那七个幸存者,他们一脸惶恐的左顾右盼,等发现回归现实后,脸上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继而情绪崩溃,掩面痛哭起来。

江玉饵左看右看,在寻找著什么。

“咔嚓!“

张元清见到守护在车边的队友们,心底生出一股强烈的狩猎本能,他想也没想,依照本能打开车门。

“元始哥哥醒 啦~”

站在驾驶室外的是谢灵熙,听到动静,她扭头看来,小脸蛋瞬间明媚,开心的扑上来,就要一个乳燕投林扑入哥哥怀里。

但关雅抢先一步,揪住她的衣领,把她甩到后面,沉声道:

“别过去!“

谢灵熙踉跄跌退,险些摔倒,正要指责关雅姐姐小气,突然注意到元始哥哥的表情极为诡异。

他一只眼睛邪恶混乱,一只眼睛清澈明亮,一张脸却呈现出截然相反的两种情绪。

“元始,你冷静一下,先处理自己的问题,不要被情绪左右。”关雅拉著小绿茶后退,她一眼就看出元始的异常,出声提醒他净化负面情绪。

关雅刚说完,便有一道人影飞奔著扑进了张元清怀里。

“哎你!

关雅发出短促的呼声,同时扑了过去,以防元始伤人。

可让她意外的是,元始主动展开怀抱,托住了这个女人的屁股,让她能像树袋熊似的挂在自己身上。

同时,他表情一阵扭曲,牙齿在口腔里磨的‘咯咯’作响,竟硬生生控制住了嗜血的欲望。

关雅撇撇嘴,她已经认出这个女人是谁了。

就是那个在餐桌上针对她的小姨。

“真的出来了,元子你真厉害,小姨没白疼你。”江玉饵喜滋滋道。

好白的脖子,好像咬断它张元清背靠著车身,单手托住小姨的臀儿,另一只手从物品栏里抓出破煞符,贴在脑门。

破煞符自燃,一轮澄净但不够煊赫的金光亮起,冲刷张元清的识海。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