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元始天尊?他来了! !

安妮黯淡的瞳孔里,猛的亮起希冀的光,那是绝境的人看到了希望。她强忍着肺部的疼痛,声音有些嘶哑的喊道:“我在这里.. .

她和尤尔.班相隔太近,对方顺手就能收割走她的生命,为了防止元始天尊没注意到她,转而帮助比尔的情况发生,安妮觉得自己必须要引起元始天尊的注意。

比尔先生还活着,和他战斗的是贝克.弗纳尔。安妮好像受了重伤,她是圣者,一时半会死不了……张元清目光快速扫过现场。

临近落地窗那边,比尔先生正与-位酒桶般的中年大叔对峙,他有着遮住半张脸的络腮胡,浅蓝色的眼睛,红红的酒糟鼻,肚子上的脂肪呈现下垂趋势。

而与安妮战斗的那位女士,黑色皮衣皮裤,烟熏妆,银耳钉,染成白色的头发,浑身重金属元素已然超标。

“星官?”

形式酒桶的贝克.弗纳尔,用那双时刻透着醉意的浅蓝色小眼睛,审视着支援者,眉头顿时一皱。

众所周知,夜游神是各方面都很均衡,且擅长隐匿、潜逃的职业,和虚空一样烦人,却比虚空更具备攻击性。是个非常麻烦的职业。

“你终于来了!”比尔先生英俊而风霜的脸庞,露出一抹如释重负,旋即语速极快道:

“先救安妮,然后和我联手拖住他们,等五行盟的长老们赶来,他们就算插上翅膀也飞不出松海。

很抱歉,长老们不会即刻赶到,他们需要确认周围有没有酒神俱乐部高层埋伏……张元清心里吐槽一句。

傅青阳并非真的袖手旁观,而是需要做一-定的侦查,但救人如救火,稍有耽搁,安妮和比尔先生可能就完犊子了。

所以让他先出手救场,拖延时间。

比尔先生没有受太重的伤,但体力好像快到极限了,另外,他似乎很心急,-刻都不想纠缠,只想着敌人赶紧走,是道具的代价到极限了?

心里想着,张元清立刻用还算标准的外语,高声道:

“OK!那个女人交给我。

“我已经通知了长老们,三分钟内,他们就会赶到,比尔先生,务必坚持住。”

酒神俱乐部的两位圣者,遥遥相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凝重和一抹退意。

“哼!

肥胖如酒桶的贝克,揉了揉酒槽鼻,“三分钟足够我们宰 了你俩,并插上翅膀飞走。”

这家伙外语说的不标准,我听不太懂…….张元清只听懂半句,然后,他看见头发染成银色的外国女人,在听到贝克的话后,默契的双腿一弹, 扑向重伤倒地的安妮。

她明白星官的难缠,因此打算速战速决的干掉安妮,维持二打二的局面,等贝克弗纳尔收拾掉商人公会的比尔,他们就可以离开了,松海官方的星官不是他们的目标。

比尔见状,脸色-紧,担心安妮遭遇不测,但还是选择相信元始天尊,同时他一个滑铲撞向奔来的贝克。

他的身体进入虚化,避开了所有技能控制,以及物理层面、精神层面的打击。

另一边,就在银发女人扑向安妮的瞬间,张元清已经取出了阴玉娃娃,激发这件消耗品最后一次使用权限。

“嘻嘻,我们来玩吧!

一道女娃娃的影子,贴着地面疾行,隐入腾跃而起的尤尔.班身上。后者身体僵住,直挺挺的跌落,张元清身体溃散成梦幻星光,于尤尔.班身侧浮现,他没指望阴玉娃娃能让这位圣者表演铁板桥,所以短暂干扰后,立刻施展遁术靠近,近距离袭杀。

就在这时,他看见画着烟熏妆的银发女人手心,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黄金戒指,一轮明净澄澈的金光,骤然释放。阴玉娃娃发出凄厉的尖叫,作为规则类道具,它不会灰飞烟灭,但在这道明净金光的照耀下,娃娃的气息急剧衰弱,再难影响银发女子。

日之神力?不对,不够灼热煊赫,感觉和日之神力是同源,但方向不太一样,国外也有掌控这类力量的职业?

念头闪过,张元清在金光亮起之时,抱起安妮,带着她奔向办公区门口,既然无法偷袭银发女子,那就先带伤者离开。

刚迈开步伐,冲出一段距离,身后便响起破空声。与此同时,银发女人冷厉的声音传来:

“回来!”

尤尔.班眼里泛起醉意,她扭曲了年轻星官的方向感。被扭曲方向感的人,会做出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转向,向左变右,向前变后。

“后,后面……安妮嘴里带着血沫子,焦急的提醒。

她蜷缩在元始天尊怀里,视角正好能看到身后,酒神俱乐部的女圣者腾空而起,斩出短刀的身姿。

张元清松开托起安妮腿弯的右手,左手手则保持搂腰,让她斜靠在自己身上,腾出的左手往空中一抓,抓出一柄弹性钢剑。

“叮!”

弹性钢剑把自己当鞭子般抽出,抽偏短刀落下的轨迹,紧接着,它或刺或抽,或挑或扎,尖锐的剑尖,雨点般落下。

尤尔.班刀术极佳,勉强抵御了十几回合,就被弹性钢剑刺中胸腹。

整個过程,张元清都没有转过身体,也没有回头,似乎在他眼里,给美艳绝伦的安妮充当“依靠”才是最重要的。

区区圣者境敌人,不配让他正面应对。

尤尔.班惊愕后退,- -边惊叹敌人超高的剑术,- -边困惑自己的技能失去了作用这个年轻的星官,竟无视了她的技能,没有陷入混乱。

张元清摘下胸口的护心镜,塞给安妮,道:

“自己找地方躲好!”

说完,一把推在安妮肩膀,把她推出去。

接着,张元清从物品栏抓出一-件绘着白色婴儿的红漆木盒,打开盒盖,随手丢入办公桌下。

顿时,办公区响起了婉转悠扬的纯音乐,分不清是哪种乐器演奏的,不清脆不苍凉,听在耳畔,让人莫名的感到温暖。

就像回到了婴儿时期,母亲在摇篮边轻轻哼着歌谣。

尤尔.班感受到一股困意涌来,不是特别强烈,可那股子慵懒劲J缠着四肢百骸很影响战斗状态。

重伤的安妮刚跑出十几米,困意袭来,撑着桌面,慢慢滑到,脸上的痛苦渐渐抚

平,进入睡眠。

她此时的状态,抵御不了盒子的催眠。比尔先生和酒桶先生,耳边回荡着催眠乐曲,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两人都分出一部分精力关注元始天尊(星官)。

趁着众人被催眠曲影响,张元清抖开阴阳法袍披在后背,考虑到要近战,又戴上了洞察者眼镜,召唤出红舞鞋,开启第二形态,穿在脚上。

最后抓出山神权杖。

这件法器和后土靴的性质很像,都需要一定时间炼化环境, 才能发挥最强威力。当初被色欲追杀时,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炼化那片山脉,绝不会输得那么惨。

装备穿戴完毕,张元清施展星幻术,制造一具 停留在原地的幻象,本体施展夜游,悄然逼近银发女圣者。

“小心,那是幻术!”

远处的贝克提醒了一句。

闻言,尤尔.班扑到被斩首的那名同伴身边,从尸体手腕撸下一只天空蓝手镯。

紧接着,她捡起安妮掉落的银色手枪,任意开了两枪。

子弹裹挟着螺旋状的强风,穿透了办公区的墙壁,留下两个巨大的坑洞,没有了封印道具的“防护”,钢筋混凝土墙壁挡不住道具手枪。

狂风肆虐在办公区,气流为她带来了敌人的行动轨迹。

她立刻调转方向,瞄准左侧无人区域,扣动扳机。

“砰!’

办公区再次掀起可怕的狂风,张元清借助红舞鞋的规避,在尤尔.班抬起枪口时一个侧向疾跑避开子弹。

噔噔噔….他如同战车般碾压过去,手里的山神权杖狠狠抽向女圣者。

尤尔.班双眼泛起醉意,露出迷离,她扭曲了星官的“距离感知”,让他对双方间的距离产生了错误的认识。

这种状态下,年轻的星官会误判她的位置。

然而,对方坚定不移的抽打出藤蔓编织的手掌,再-次无视了她的技能。

仓促间,尤尔.班只能横刀格挡。

“啪!’

手杖抽在刀刃上,恐怖的怪力让尤尔.班没能握住武器,脱手飞出。

山神权杖–怪力!

咚!张元清左脚- -踏,右腿肌肉绷紧,并燃烧起熊熊烈焰,攻势衔密的抽向尤尔班。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