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赵飞尘小声道:

“那炉子里炼的,可是极品道具,便是您,成功率也不足三成吧。这东西我要定了,他就算是官方的执事,我也当不知道。”

“你想好就行!”连三月笑了笑,慵懒的起身,立在人群里,朗声道:

“我会以见证者,担保者的名义,拟一份契约,违背契约者,我会亲手处理。”

等双方点头,她从物品栏里抓出一卷古老发黄的羊皮卷,刷的抖开道:

“契约1:不得使用6级以上,包括6级的技能和道具。”

“契约2:不能认输擂台规矩必分生死。”

“契约3:不得向场外无关人员求援。”

她每说一句羊皮纸上便浮现一条规则字迹扭曲如蠕料,分不清是哪国的文字。

简单说完三条契约内容后,她望向张元清和中年剑客“过来画押,按个手印便成。”

中年剑客大步向前拇指在契约下方按了按回眸冷冷的看着张元清。

张元清返回,走到连三月面前,低声道:“你既是他姑姑就应该告诉他,我到底是谁!“

他没按手印,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他自己是不好自曝身份的,这里鱼龙混杂有邪恶职业。

如果把他出现在这里的消息传给邪恶组织里的圣者,乃至主宰﹐会平添很多麻烦和危机。

花都不是松海,非自家地盘谨慎为主。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连三月吐着白烟。

这女人张元清审视她几眼忽然对李淳风的描述有了更清渐的印象。

连三月呵一声:“我在外头的话都白说了,信不信你就算告诉他身份赵,飞尘一样抢你。”

跋扈嚣张被惯坏了的熊孩子,加上巧妙利用了规则自觉在理?

张元清没再说话在羊皮纸上按了手印。

破旧古朴的羊皮纸上,蝌蚪般的文字逐一亮起,两个拇指印浮现发出嗤嗤白烟,冥冥中某种力量见证了契约违背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

连三月收起羊皮纸看向不远处的侄儿道:

“把火石给我。”

赵飞尘伸出手在摊位一抹十枚暗红色的石头整整齐齐排成一字。

连三月再一抹火石便被她收起来。

“去擂台吧。”她环顾周遭的看客笑吟吟道:

“想观战的记得买门票二十万一张。”

说完,她夹着雪茄身姿摇曳的离开大棚朝黑市后的场地走去。

负责维持秩序的三位壮汉则高声道:

“请到这里买票”

霎时间遭受哄抢逛黑市的客人们率先奔向三名壮汉摊主们则把摊位上值钱的东西—收蜂拥着买票。

圣者境的生死战那是稀罕事儿。

别说二十万一张票票价,再翻一倍他们也愿意看。

平时擂台上生死斗的都是超凡行者﹐圣者几乎不可能上场。

二十万一张﹐这里少说也有一百多人,那就是接近两千万?身为参赛选手﹐难道不应该给分成吗张元清听在耳里默默感慨开黑市可真赚啊。

难怪这个连三月没有成本制造这么多道具。

连三月腰肢扭动幅度特别夸张,走路却很慢﹑等张元清跟着她来到擂台时已经有十几名灵境行者购买完门票兴匆匆的奔来。

擂台下方,经验丰富的看客们与擂台保持着超过十米的距离远远围观。

随着人越聚越多嘈杂声七嘴八舌闹哄哄一片。

“老板娘要不要坐庄?让大伙儿玩一局呗。”

“这有什么好赌的赵飞尘赢定了,他这保镖是5级剑客,要论近战剑客可是能排前三的另外赵家不缺道具再把剑客的弱点给补上,啧啧稳如泰山。”

“你扯什么犊子呢,刚才没听见吗那年轻人也是不缺道具的主﹑不然能往那破炉子里投那么多道具?”

“那小子的气息明显弱于剑客再说,如果这是硬茬,你觉得老板娘不提醒她侄儿?”

“你要是提这事儿那我可就要跟你说道说道,我听说,连三月跟赵家主关系极差不要问原因问了也不知道但信我我是本地人。”

嘈杂声浪里赵飞尘楼着两名女伴嘴角噙着冷笑。

他这个姑姑确实与赵家关系不睦与爷爷更是势如水火。

用父亲的话说,姑姑天生反骨乖戾桀骜,自幼便不接受家族的命令和安排,肆意随性不受任何约束。

而爷爷恰是掌控欲极强的大家长,怎么容忍这种女儿故而闹的极僵。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