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听到张元清的话,安妮紧绷的身躯,缓缓松了下来,她艰难的撑起身体。

本想靠着沙发,但背部的伤势让安妮不得不挺直身板。

接过元始天尊递来的杯子,把药剂一一饮而尽,安妮的脸色渐转红润,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低声道:

“多谢!”

张元清颔首:“比尔先生善后去了 ,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嗯,善后的意思是一处理问题的后续。

他看着安妮俯身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再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拢起秀发,挂在耳后。她脸色苍白,神态文静。

别说,这女人安静下来时,竟有股高贵的优雅,就像贵族出身的大小姐,只是平日里烟视媚行,极尽诱惑,掩盖了她身上的贵气。

“非常感谢元始先生的救命之恩,我会发邮件给协会总部,向他们提及此事。这也算是贡献,美神协会会为您记下功劳,等积攒到足够的积分,您可以兑换想要的资源。”

安妮说完正事,嫣然道:“比尔先生说你今天会过来,我就一直在向上帝祈祷,祈祷元始先生能及时赶到,上帝听到了 我的祈祷,我很开心。

那张娇媚动人的脸庞挂着浅笑,明艳而不妖娆,亲近温顺。你应该说“哦, 我的上帝,袖听见了我的祈祷”,这才是你们外国人正确的强调如果什长在这里,一定会纠正你的发…….张元清挪开了目光,他发现一件很糟糕的事,山神权杖的代价开始了。

只能在心里吐着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同时,张元清能明显感觉到,安妮对他变得尊重了。

对,尊重!

以前的安妮满脑子就是勾搭他、睡他,逮着机会就施展自己的魅力,就像男人满脑子只想睡女人,是一种不尊重。

但从她苏醒到现在,张元清没有在安妮身上感受到“睡了她”的冲动。这意味着对方在刻意收敛自己魅力。

休息了片刻,在药剂的温养下,安妮状态基本恢复,道:

“比尔先生不擅长处理那些,我去帮忙。”

“等等.

张元清连忙提醒。

但是晚了,站起身的安妮,白衬衣滑了下去,黑色内衣滑了下去,她的上身几乎**的展露在张元清面前。

一她的白衬衫和肩带都被隔开了,坐着的时候就松松垮垮,一站起来,便直接滑落。

精致的锁骨,白花花的胸脯,丰满、白腻,规模不小,形状却出奇的好,挺拔圆润,再往下是平坦的,带点肉感的小腹。衬衣垂在胸脯、腰腹两侧,半脱未脱,更具诱惑。张元清看呆了,只觉一股热流从小腹冲起,口干舌燥,不可避免的产生强烈的,推倒她的冲动。

“不好意思.”安妮不紧不慢的抓住领口,拢了拢,并没有大声尖叫,也没有面红耳赤。很难说她是不是故意的。

这时,始终观察着元始天尊反应的她,看到了对方丹田下方的异常.

原来他对我这么有感觉?只是看了我的身子,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欲念了?安妮顿时眼儿媚了,身子软了,重新坐回软沙,媚眼如丝道:

“元始先生,我们美神协会的专员,也负责生活上的服务,只要您愿意。”

她是爱欲职业,对情欲最为敏感,能感应到元始天尊此刻欲念焚身的状态。说话间,她身子娇软的靠了过来。

安妮是欣喜的,她几次三番的色诱元始天尊,始终被他拒绝,虽然成功将他发展成美神协会的会员,但对方的“约法三章”,很打击安妮的信心。

现在看来,他先前的拒绝都是强作镇定,内心是很馋她身子的。张元清弓着身子,迅速后撤,缩到沙发边缘,并强迫自己挪开目光,沉声道:

“现在不是风花雪月的时候,嗯,风花雪月的意思是享乐。”

这女人的中文水平仅限于正常对话,很多成语都听不懂,所以需要额外解释。安妮恍然,想到公司牺牲了许多无辜的员工,便没了“风花雪月”的心情,她起身来到比尔的书桌边,拿起挂在椅背的西服外套,道:“我先回办公室换衣服。”

她有自己的助手办公室。

唉,山神权杖的代价有点头疼,对于邪恶职业来说,纵欲根本不算代价,但我不能因为欲望就乱搞男女关系,而且,要以魔君为鉴,我可不想哪天回归灵境了,元始天尊传人天天守着猫王音箱…..张元清心里叹息。

魔君后期沉迷于睡女人,就是持久者喷雾潜移默化的影响。

他怀疑如果放纵自己,山神权杖的影响会越来越深,到时候,魔君传人就实至名归了。

一个纵欲的男人,配不上关雅。

但硬憋着实在难受,刚才差点没忍住扑倒安妮。

今晚用手装个逼吧,希望手艺没有生疏. ….他心里嘀咕。

两个小时后,办公室。

配合治安署把昏迷的员工统统送上救护车,关闭公司大门的比尔,一脸疲惫的靠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悠悠吐出一口浊气。

“这次的灾难,一共死了十二人,重伤二十四人,轻伤三十個,失去这么多优秀的员工,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的家人交代。

比尔先生脸上的沉痛不是伪装,作为守序职业,他的品德是值得肯定的,做生意时除外。而且,虽然其他六人分担了很大一部分,但我辛苦多年积攒的道德值,一下子扣除三分之一。”比尔先生一阵糟心。

“至少你活下来了,没有什么比这更赚的了,比尔先生。”换_上新0L套装的安妮在旁说道。

张元清适时插嘴:

“比尔先生,你难道不知道酒神俱乐部的人会盯上自己吗?”

比尔先生沉默一下, 叹息道:

“元始先生,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悲伤的话题……没记错的话,你是找我做交易的,想买点什么?早点结束交易,我好回家休息。”

张元清当即提出自己的需求。

比尔先生听完,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你要的材料,我的仓库里只有一半,另一半要向公会申请,最多两天便可以取出来。”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对自己的货物了如指掌。

“大概需要多少钱?”张元清问。

“三套材料,其中两套是圣者品质,虽然材料比道具便宜,但夜游神职业的材料甚是稀少,总共五千万。”比尔先生说。

张元清想了想,道:“核心的那几件材料就算了 ,辅助材料多少?”

比尔先生道:“两千万。 ”

“看在我救了你命的份上,两百万怎么样。”张元清砍了一刀。

“一百五十万吧。”安妮帮忙砍了一刀。

比尔:这位成功的商人想了半天,满脸肉疼的答应了。

“生命是无价的嘛!”他安慰自己。

交易达成,张元清转而问道:

“比尔先生,你之前穿的那件鞋子是什么道具?他脑海里仍清晰的记着比尔先生一个滑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避开了所有攻击的潇洒身影。

“你说的是这个?”比尔先生闻言,摊开掌心,召唤出一双黑色跑鞋,它的外观和正常的跑鞋一模一样,只是没有logo。

“它是虚空职业的道具,是我的保命神器之一。

“我能看看属性吗?”张元清问。

“可以!”比尔先生把鞋子递了过来。

张元清接过靴子,等待几秒,物品信息浮现:

[名称:极度愤怒的滑铲]

[类型:鞋类]

[功能:闪避]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