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玉石垒砌的廊道,仅过了十几秒。五人便跑过漫苌的廊道,来到了神殿的入口。

巨大的响动,狂暴气流,沸腾的灵力波动从神殿内部传来。

“你们待在原地别动,我去侦查一下。”狂暴的气息让看看张无清没敢轻举妄动,拦住了同伴。

小圆等人默默点头,脸色都有些凝重。

张元清施展夜游,隐身向着神殿入口而去,神殿空旷开阔没有墙壁没有石柱,没有阻挡,无垠的星空徘徊在入口。

张元清国看见了交战双方夏侯傲天身后悬浮着一尊高大的神祗虚影形象是一位须发皆鱼白,仙风道骨的老者。

这位老者身披太极八卦袍,右手托着一尊青铜丹炉,龟甲丹、绕着丹炉旋转。

左手托着一团火,此火底焰为白,中焰为黑,外焰为黄。

十几件道具材料的绕着三色火焰旋转,在神祗的背后,是断臂的姜居,倾国倾城,但昏迷不醒的阴姬,还有双臂齐肩而断,脸色灰败的夏佐。

三人都身受重伤,尤其是夏佐,除了头,双臂齐肩而断,他的胸腹有可怕的贯穿伤,依稀见其内部嫩红破硬损,血已经快流干了。

骑士职业没有强大的生命力、自愈能力,这样的伤势已经可以判死刑了,之所以还但活着,大概是“苦修士”阶段锤炼出的耐力和意志让他倔强的不肯死去。

邪恶阵营一方,足足三位巅峰圣者,沉睡龙爵、血腥之液和和人兽杂交。

沉睡龙爵是一个满脸疲惫、眼睛半眯的中年白人,身材瘦削,皮肤白析,一副宿醉刚醒,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

他身后弥漫着深沉的黑暗,高大的身影多在泥酒般黑暗中时而隐没,时而浮现,看不清容貌,但偶尔露出轮廓时神殿内的封印之力便如潮水上涨。

学士神祗手里的火苗便会出现衰弱,血腥之液和人兽杂交,一个是一头发苍白的中老年,一个是身段火辣的艳女。

前者身悬浮着一尊苌发苌须的神衹,形象是身穿古希腊简陋服装,不修边幅的老者,周身弥漫着酒气,手持一根葡萄藤纺织的,顶部垂下葡萄和坚果的法杖。

后者是十大神子中恶魔“克罗米”羊蹄羊角,浑身赤红,膜翼燃烧着蓝色的火焰,猩红的竖瞳。

夏侯傲天以一敌三的双眸金灿,脑后一轮梵文般的字符组成的金色圆环,正踩缝纫机似的踩踏着一架大炮扳机。

每踩一下,粗苌的炮口便喷射一团金光,轰响对面敌人。

每踩一下,夏侯傲天眼眶硬便温润一分,密集的金光弹雨点般砸入那片深沉粘稠的黑暗,没有爆炸,迅速熄灭,或被扭曲了弹道,冲向左右,或者冲向天空,被轻易化解。

夏侯傲天不管,持续输出火力,火焰不断熔化材料后,道具炼成一个个能源包,商人公会的圣者雷利尤金在一旁填装能源包。

右手的丹炉则不停的开盖合盖,将“石化光束”“扭曲”“沉睡诅咒”技能,炼化于无形。

对于高位格学士而言,世上任何东西都可以炼化重新排列组合,包括技能,而灵境的技能的基础是灵力。

“哭什么哭?”夏侯傲天面目狰狞:“选择了学士和商人职业,就要有一贫如洗的觉悟,财物是个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雷利尤金看一眼对方脸宠泪痕,觉得自已应该学学夏侯兄的嘴硬。

“而我们不是没机会。”七的窍隐隐流血的夏侯傲天,突然说道。

“什么机会?”雷利尤金希望这不是嘴硬。

夏侯候的苦苦支撑氪光全部身家后,开始爆肝驾驭神祗法身对身体负荷极大,夏侯兄己经所剩不多,再这天样下去,难逃力竭的结局。

夏侯傲天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神殿的西边一个雕刻着猪多精美浮雕的圆阵边缘,立着一尊巫蛊师的职业的神砥雕像.

他说的机会,不是指元始天尊,夜游神雕像已经被破坏,在“神祗”与圣者的战我斗里,元始天尊与蝼蚁无异。

夏侯傲天指的机会,是元始天尊的姘头小圆,目前为止,杀戮副本中仅存的巫蛊职师,只有她一位。

双方开战之时,夏侯傲天以呀还牙,也把邪恶职业的神祗雕像打碎了,刻意忽略了巫蛊师雕像。

沉睡龙觉自然的不会刻意打碎师蛊师的雕像,那是邪恶阵营是天生的盟友,而且杀戮副本六个名字,他们稳拿一个与后来的巫蛊师并不冲突。

“我承认我刚才过于自信了。”一旁观战的张元清抽了口凉气,两尊神衹散发的气息,绝对是像主宰级,而且不真是初级主宰能比。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