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骚话说出口的瞬间,张元清有种自己是柔弱的二八少女,正面对一个猥琐大叔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血腥玛丽扭着腰肢上来,并一把将他推倒在松软大床上时,尤为明显。

此时,张元清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血腥玛丽单手撑着床,另一只手的指尖,在胸膛游走,而后沿着肌肉曲线,滑到腹肌。

她挑起猩红的嘴角,语气饱含满意:

“不错,最近有好好练肌肉,形体不壮不瘦,刚刚好。以前你可是头细狗。”

张元清觉得很羞耻,但他再次说出言不由衷的话:

“宝贝,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会拼尽一切去满足。我永远都是你的裙下之臣。”

这么说的时候,张元清脑海里浮现比尔先生介绍完美人皮时的话:

“披上它,可以变幻成任何人的模样,你将全盘接受目标的一切事物,并做出符合目标人物的性格、习惯、语言方式等等,不会露出任何破绽,即便是最熟悉的人,也无法看破。”承担因果是强制性的。

在维持玉面郎君身份期间,他无法反抗因果,无法取出属于元始天尊的道具,无法施展元始天尊的技能。

因为他现在是玉面郎君。

当然,脱下完美人皮后,这种承担因果的状态就会结束。

但张元清现在还不能脱掉完美人皮,他得把血腥玛丽引到客厅去,在那里展开阴阳法袍,阴阳法阵就会局限于这套房子里。

外界既看不到阵法引发的异象,也不会波及楼里的住户。

卧室里不行,卧室处在角落,一墙之隔就是隔壁住户,而且,阵法扩展到窗外血腥玛丽直起身,走到圆桌边,从物品栏取出一尊三脚香炉,点上一根指头粗的红香,点燃。

青烟袅娜中,一股甜腻的幽香盈满室内,不算浓烈,却足够悠长,让人血脉喷张不受控制的想起床第之欢,渴望情爱。

接着,血腥玛丽脱掉外套,脱掉T恤和长裤,穿着一件黑色蕾丝内衣,熟练的点燃蜡烛。

她—手持蜡,一手拎着小皮鞭,笑吟吟道:

“卑贱的公狗,你觉得我先抽打你哪里呢?”

女士,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张元清现在无法动手,只能靠吐槽来缓解内心糟糕的情绪。

他昂起头看去,血腥玛丽站在床沿,穿着黑色蕾丝内衣,白花花的身子在灯光下异常耀眼,她身材比例极好,诱人之至,容颜也很艳丽,的确是一位优质美人。

不然也不会被魔君看上,她要是不漂亮,估计魔君随手就杀了。

“宝贝儿,你喜欢抽哪里,就抽哪里。”张元清自觉的说出了符合身份的话。

然后,他抢在血腥玛丽抽出皮鞭前,说道:

“亲爱的,我建议去客厅玩,那里更宽敞,玩的更尽兴。”

这也是符合玉面郎君人设的话。

血腥玛丽勾起嘴角,笑容轻蔑又玩味,“看来上次让你学狗爬,你还上瘾了?好,老娘满足你。”

你们玩得好嗨啊张元清立刻起身,自觉的收拾起圆桌上的道具,逐一搬到客厅。

这个过程中,血腥玛丽从皮衣里抽出女士烟,点上一根,悠然的吐着白烟,看着男宠忙碌。

等男宠把东西都收拾好,带到客厅,血腥玛丽随手把烟头扔在地上,赤着脚踩灭走向客厅。

客厅内,灯光明亮,茶几上摆满道具,穿着水手服的男宠坐在沙发上,目光中透着情欲和一丝丝的畏惧。

似乎知道自己即将迎来怎样的凌辱。

血腥玛丽喜欢看到男人露出这种表情,这让她有强烈的征服感。

她鞭挞过的男人数不胜数,除了被魔君当母狗一样对待过一段时间,大部分时候她都是施暴者。

而那段屈辱的,不堪回首的经历,并没有改变她的爱好,反而让她变得愈发暴虐愈发的喜欢把男人踩在脚下。

“让我想想,是先滴蜡烛呢,还是先抽你。”血腥玛丽扭着性感的腰肢走来,俯身在茶几上捡起金属圆环,笑眯眯道:

“对了,先把这东西给你戴上,今晚不坚挺个两小时,我是不会允许你摘下来的。”

两小时?你放过我的前列腺吧,你是要我死啊张元清不情不愿的接过金属环,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属于玉面郎君的念头。

然后,他看着手里的金属环,闪过属于他自己的念头:

我为什么要接它?这女人已经被我骗到客厅里来了!

想到这里,他不再伪装,手指抓住胸膛的皮肉,用力一撕,就像蜘蛛侠撕开邪恶的黑色战衣一样。

一张人皮被他硬生生的扯下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兀,血腥玛丽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看清了那张俊朗的脸,陌生而熟悉。

元始天尊?!

她想也没想,扭头就冲向卧室,准备破窗逃走。

她不是害怕元始天尊,身为5级巅峰的圣者,论单打独斗,她自信能吊打初入圣者境的元始天尊。但这里是松海,元始天尊来了,就意味着官方的人也来了。

帝论邪恶职业可以和守序职业打游击,但真要麈战,官方毕竟是官方,蛊王都未必敢出手救她。

张元清不慌不忙的取出后士靴、不屈者护镜、疾风者手套、紫雷盾,最后抓出阴阳法袍,朝头顶一甩。

阴阳法袍陡然定格在天花板。

而此时,刚冲到卧室的血腥玛丽,迎面撞上一堵看不见的墙。

法袍背后的太极鱼洒下一道道虚幻的水流,喷吐一道道灼热的火舌。

水流漫过客厅,没有浸湿客厅里的家具,火舌却点燃了沙发、窗帘,以及一切可燃烧的物体。

血腥玛丽心里一沉,莹白的肌肤迅速覆盖上一层森然的骨质,如同白骨构成的铠甲,同时,她抓出一件沾满血污的袍子披上。

把自己武装起来后,血腥玛丽握紧拳头,用覆盖白骨角质的拳头,奋力捶打气墙。

Duang!Duang!Duang!

一连三拳,气墙剧烈抖动,泛起急促的涟漪,似乎随时都会破裂。

但随着张元清穿上后士靴,濒临破碎的气墙瞬间稳固,泛起厚重的光晕。

不管血腥玛丽如何捶打,都无法再撼动它。

单凭阴阳法袍,已经难以困住5级圣者,好在有后土靴加持,套装效果激发,使得两件道具的品质从整体上突飞猛进。

这就是套装的强大之处。

“特么的!”

血腥玛丽愤怒的爆粗口,她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她每天都会祈福,如果进入玉水湾是个死局,她肯定会收到启示。

另外,玉面郎君被她养在这里,极少外出活动,官方不可能盯上一个不活跃的邪恶职业。

“嘿嘿嘿,臭娘们,就你叫血腥玛丽啊,魔君用烂的破鞋,也配抽我鞭子?”

熊熊燃烧的大火里,升起一尊红色陶土人,它手握一面紫金色的圆盾,擒着一把赤色火刀,胸口绑着一件黄铜护心镜。

另一边,虚幻水流翻涌的区域,同样升起一尊黑色陶士人,它双手戴着蔚蓝色半指拳套,发出阴冷的训斥: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