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黄金宝座上的巍峨身影,俯视着底下的小胖子,缓缓道:

“你的情绪告诉我,真相让你感到恐惧,你认为这可能对虚无教派带来巨大灾难。”

“是的!”小胖子,保持着跪拜姿势,他知道自己的情绪,在大长老眼里无处遁形,当即将元始天尊透露的信息,一个不漏的转述给大护法。

听完,黄金宝座上的身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小胖子很想抬头看一看大长老的情绪,那一定很精彩,但他不敢。

隔了很久,那仿佛无数人的声音合在一起的嗓音,透着凝重,问道:“情报来源是否准确?”

“这是我通过无痕宾馆,从元始天尊那里得到的信息,属下猜测,元始天尊是故意向我透露,目的就是想通过我,将此事传达组织。”小胖子,说出自己的猜测。

黄金宝座上的大护法声音回荡于殿内:“我会亲自查证。”

“身具夜游神和幻术师两大体系的主宰,不受道德值约束,若让他恢复巅峰,对我等而言,亦是不小的威胁。”

“你做的很好,待我查证后,会奖赏于你。”小胖子,欣喜道: “谢大长老。“

庞大的身影又道:“而继续待在无痕宾馆,与元始天尊保持联络,官方那边一有进展,立刻汇报。必要的时候,我会通过模你,向官意传达一些信息。”

“属下明白! ”小胖子躬身道。

而后,他的意识就被送出了梦境世界,回到宾馆房间。

“咳咳! ! ”

张元清清了清嗓子,解释道:“事实上,我也没搞清楚状况,我向娘娘求鬼镜镇压心魔,没想到她把银瑶郡主送过来了。”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对方的身份,连忙躬身作揖:“元始天尊,见过郡主! ”

他交往是刻在骨子里了。

如果郡主是主宰级,张元清何惜膝盖??当场让她享受到纳头便拜的福利,银瑶郡主斜眼看他一飞很优雅的回了一礼,又把头撇过去。

在傅青阳等的注视下不由问道:”娘娘把您送回现世,是有何指示?”

银瑶郡主沉默一下,传达出只有夜游神能听见的声音:

“师尊让我来现世历练,但恐怕无法适应世间的变化,故而将我送到你这里,她不能说自己是过来给元始天尊当阴尸的。”

尽管她当年游历红尘,心境已经通透,但心境通透,指的是拿得起,放得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对面对凡尘,能始终保持淡然。

不代表她能唾面自干能,能面不改色的给人为奴为婢。

“是让你来给我当阴尸的吧。”张元清一语道破。

“是”银瑶郡主淡淡道:“师尊说的没错,你果然聪明,本郡主只是借你的灵力维持活性而已,莫要把我当成供你驱使的阴尸。”

这不是很正常吗,现实里没有灵气,你脱离了灵境,就像无根浮萍,只出不进,能维持多久?阴尸只有靠主人的太阴之力温养,才能长久。

而灵境行者哪怕灵力耗尽,也可恢复,这是古代修行者和灵境行者最大的区别。

郡主的等级大概是5级,她有超高的灵智,能施展夜游神和星光的技能,以及古代法术,这哪里是阴尸,是一位强力打手啊。

想法间,张元清脸上堆起笑容“郡主身份高贵,岂能当阴尸?往后,你我便以道友相称,平起平坐。”

反正她想要的是面子,和尊严,给就是了,张元清虽没想过要奴役银瑶郡主,奴役她作甚。

我又不是魔君,连阴尸都不放过,话说,她跟魔君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今晚就让猫王音箱来一段,张元清念头渐渐飘远。

阴阳郡主闻言,倒是对这个年轻人略有改观,一番交谈下来,元始天尊给她的感觉还不错

,至少没有恶劣印象。

而这还是她内心本能抵触此人的情况下。

银瑶郡主暗想:此子果然奸滑,八简玲珑,难怪师尊会被他的甜言蜜语蛊惑。

张元清收回思绪将银瑶郡主降临现世的原因,告知傅青阳等人。

送道具还不够,再把一位战力不俗的弟子也送给元始天尊?那位娘娘竟如此重视,厚待他? ?

谢灵熙三人瞠目结舌,又羡慕又嫉妒,她们怎么遇不到这种好事! ! !

同时又无比欣喜,因为元始天尊实力越强,身为队员的他们也是受益者。

“啧啧~”灵钧摸着员巴,近审视张元清,道:

“我现在相信你不是赶赶尸人了,你是三道山娘娘养的小白脸啊,不,是面首! ”说着,他欣慰的拍了拍学生的肩膀:

“你是个聪明人,学什么都快,为师甚是欣慰。但还是要告诫你,过于强大的女人,最好敬而远之,否则会玩火自焚。”

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诚哥嘛,张元清低声道:“今晚找个地方喝一杯,我正有事要问你。”

灵钧正要回答,忽觉后背一凉,侧头看去,只见傅青阳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

灵钧脸色一正,沉声道:

“喝一杯可以,但不要问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啊,而你现在是关雅的男朋友,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要三心二意”

说完,他后退两步,一副撇清关系的姿态。

你特么的,张元清望向傅青阳:“老大,我先带她进屋,告诉她一些生活常识。”

傅青阳微微颔首,没说什么,踩着清风掠向隔壁的豪华大别墅。

张元清理都不理灵钧,领着银瑶郡主返回小户型别墅。

这个是电视机,可以播放千里之外的画面,这个是手机,可以与千里之外的传音,但需要输入正确的暗号,这个是马桶,出恭用的,里面的水很清澈,但不能喝,这个是洗手台,这个是浴室”

张元清简单的给银瑶郡主讲解着现代生活中常见的设施、家电。

银瑶郡主面无表情的指着淋浴间,问:“浴桶呢?”

因为她是阴尸的缘故,做不出表情,所以一直面无表情,但他传达出的念头,并不平静,充满了猎奇的趣味。

“浴桶是有钱人家才能享受的,我加里没有,但我未婚妻房间有。”张元清说

“你有未婚妻了?”阴阳郡主语气微松,旋即传达出喜悦的念头︰“未婚妻的住所,岂能比质你还奢华,岂不失礼数尊卑。”

既然说到个话题,张元清就顺势给她科普:

“郡主,如今是女尊男卑的时代。女子拳法犀利,男子只会摆烂躺平,不过您是郡主,金枝玉叶,这些对您没差。”

“女尊男卑?”银瑶郡主缓缓点头,作为修行中人,她对些世俗礼教看的并不重,虽不适应,但很快就能接受,并举一反三的问出新的疑惑,道:

“难怪屋外那两女子穿着如此放荡,而那位白衣公子,却穿着的格外严实。如此看来,当今的青楼里,也尽是男人接客?”

你误会了,傅青阳穿得多,纯粹是他喜欢讲格调张元清道: “那倒不是,当今的青楼,男女都接客,男称少爷女称公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