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戴着银色面具的会长,沉默的望着张元清,面具底下的目光幽深如潭。

张元清面不改色的与之对视。

房间里陷入长久的寂静,谁都没有说话,窗外的喧哗声和鸣笛声时而传入屋中,两人默然对视。

突然,会长先生轻笑一声:“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你舅舅,虽然他很出色。%

除了家族败类自己,谁还能说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

张元清白眼道:“那天你约我在外婆家见面,事后我就有点怀疑了,张天师连逍遥组织的成员都防着,没有透露自己现实里的身份,你却对他的妻儿了如指掌,知道他丈母娘家住哪里,这不合理,他凭什么信任你?但如果你是他的大舅哥,这就说得通了。”

会长先生反驳道:“愚蠢,你忘记松海的狗子?”

张元清道:

“确实,你也可能像狗子一样,因为其他原因知晓了张天师的身份。那莪妈呢?

“陈淑这么一个刚愎自用的普信女,带着我爸的分身跑国外去给你打工?她又凭什么无条件的信任你?而你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济世社,居然放心交给一个普通女人来搭理。光明罗盘争夺战中,你尽家底,好不容易抢到核心碎片,结果交给了我爸。%

“你们之间没有特殊关系,我不信。”会长先生这次没有反驳,道:“继续说。”

“我很早以前就无比困惑,小逗比为什么热衷偷你的钱包?他有寻宝能力,我开始以为他是奔着钱去的,当时我才成为灵境行者不久,对寻宝机制不太了解,后来才知道,他对钱不敏感,对灵境行者的物品才敏感。”

“你暴露的东西远不止这些,商人公会的会长是华国人,我记得舅舅你年轻的时候,梦想仗剑走天涯,离家出走了几年,那段时间的经历,你从不提及。你通过比尔先生把珍贵的完美人皮送到我手里,你想扶持我成为太阳之主,除了把我当成衣钵传人的你,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偏爱我。我在新约郡的这段时间,你虽然有所掩饰,但表现出来的性格太像家族败类,连衣品都如此。”

张元清把憋在心里许久的话,一股脑儿的说出来“小时候,全家都觉得奇怪,舅妈那么精明的女人,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家族败类呢,还为了你忍受外婆的刁难,总不能因为你是个半吊子的rap吧。”

会长先生不悦道:“不要这么说自己的舅舅,我相信你舅舅是个优秀的rap。”

“什么样的rap都无所谓,我还有个重要的铁证。”张元清哼哼道:“在察觉到你可能是家族败类后,我终于想起黛安娜为什么眼熟了 ,小时候和兵哥在红灯街蹲你的时候,我见过她,亲眼看见她迎着你进发廊,哼,我要告诉舅妈。”

“好吧你赢了,我不演了。”会长先生表示屈服:“元子,我和黛安娜是清白的,她当年是外交部的外派成员,来华国收集情报的,就像安妮一样。我在外国游历期间,救过她两次,她来华国后就和我联系上了,也是她的这层关系,我才和美神协会交集越来越深,最后达成同盟。”

说着,他摘下了面具,赫然是一张俊朗中带着风骚,眼角有细密鱼尾纹的脸。

正是家族败类舅舅。

舅舅向他伸出了手,张元清回应的伸出手,舅甥俩撞了撞肩膀,达成了共识。

在新约郡的这段时间里,随着和会长的交集渐深,张元清就抿出他的身份了。

其实舅舅也没有太刻意隐瞒,一直都在给他暗示,比如品味相同的衣服,比如那天约他在家里见面,比如纵容小逗比偷钱包。

这些都是舅舅给出的信号,不然以虚空半神的身份、能力,小逗比根本偷不走他的钱包,行为举止和穿衣品味上,更是可以不漏痕迹。但舅舅不明说,张元清就假装不知道,毕竟那会儿他还是圣者,舅舅瞒了他很多,以前不说,可以用等级太低来解释,现在他成为主宰,已经有资格参与高层次的博弈,舅舅没理由再瞒他了。

所以张元清不想再装了,选择摊牌。

舅舅靠坐在沙发,翘起二郎腿,从虚空中抓出一只高脚杯,道:

“你应该也猜出宫主的身份了吧。”

张元清翻了个白眼:“江玉饵,早就知道是她了。”

小姨暴露的更早,小逗比偷她的内衣,喜欢

抱她的小腿,宫主对他不合理的偏爱,以及诸多细节上的巧合等等等等。

张元清在小红帽事件里就怀疑宫主是小姨了,但那会儿还是萌新,不知道乐师职业能塑造肉体分身,看见宫主和小姨同时出现,他就被唬住了。

“其实猜出小姨身份后,我就更加怀疑你了,小姨不止一次使用传送道具,而且是可以反复使用的传送道具。止杀宫主和商人公会的会长不存在交集,但江玉饵和家族败类是兄妹。小逗比也是暴露你俩的证据,一个小婴灵,怎么可能和虚空职业的寻宝技能契合?”张元清侃侃而谈。

舅舅当即来了一段rap“愚蠢的元子,别小看那个孩子,他是伟大的舅子,送给你的崽子。”

单押了半辈子,啥时候学会双押?张元清一边吐槽舅子,一边问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