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这身平民到极致的装扮,换成其他场合,在场的人类高质量女性、男性绝不会正眼看一下。

但随着两人进来,内厅的宾客们随意一瞥,便无法再收回目光,视线牢牢的黏在他们身上,追逐着他们。

仿佛他们是准备登台献唱的天王巨星。

“元始天尊?”妙藤一脸色难掩惊讶,她万万没想表哥居然把元始天尊给叫来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表哥这种风流好色的臭男人,类似的场合渴望一枝独秀,怎么会给领一个威胁自己地位,争夺自己光芒的人参加宴会?

虽然花公子风流潇洒,对女人温柔大方,美名远扬,但元始天尊作为今年官方最靓的崽,创下一件件壮举,通关杀戮副本后,名声达到巅峰,作为练习时长半年的灵境行者,声望、名气甚至隐隐盖过了官方老牌F4。

妙藤儿左右看了一圈,看见身边的姐妹们,一个个目光灼热,神色兴奋而激动,翘起修长的脖颈,遥遥注视着走来的两名青年。

打扮花枝招展的嫣儿,眸子里的火热宛如实质,甚至直起了身子,一副要去接待元始天尊的姿态。

身为宴会的举办者,妙藤儿连忙起身,迎向两人。

“欢迎!”妙藤儿浅浅一笑,眼波闪闪的凝视着元始天尊,打趣道:“你一进来,气氛立刻火热起来。”

张元清打量着有过一面之缘的妙藤儿,她有着一头漂亮的褐色长发,明亮水润的眸子宛如林间小鹿,尖尖的瓜子脸,兼具了少女的清丽纯洁和成熟女性的妩媚。

当日初见,她可不是这般热情,而是冷冷清清的,即便对他,也有很强的疏离感。

今日大概是东道主的关系,所以表现出了应有的热情。

可见世家出身的女子,不管真实性格如何,在正式场合上,永远都是得体大方的,与那些难以控制情绪的小家碧玉,有着本质的区别。

张元清面露微笑:“一看到藤儿小姐,我冰冷的心,也火热起来了。”

妙藤儿愣了一下。

灵钧猛的扭过头来,用锐利的眼神戳了张元清一剑,表情仿佛在说:我的妹妹你也想泡?

张元清回了一剑:你自己说宴会上的女人随便挑。

妙藤儿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打了个转,勉强一笑:“请,里边请……”

张元清随手拿过侍者递来的香槟,随着灵钧和妙藤进入餐厅,后者先引着他来到角落的沙发边,那里聚着一群妍态各异的女性。

有青春正茂少女,有明艳动人的小御姐,有丰腴诱人的熟女。

灵钧低声道:“记住我教你的,猎艳和交际不一样,交际的原则是让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受到了重视和厚待,而这恰恰是猎艳的大忌。”

“猎艳的宗旨是,挑中你心仪的目标,然后让她觉得目已受到了特殊的重视和厚待,让她觉得目己艳压群方。”

“明白了,导师,我能猎你妹吗。”张元清说。

“我看你是想死。”灵钧咬牙切齿。

张元清想了想,觉得自己虽然手握诸多神器,但应该还是斗不过6级的花公子。

“姐妹们,给你们介绍一下咱们官方最优秀的年轻人,元始天尊!”妙藤儿笑容璀璨,言谈举止都符合一个主人该有的气度和优雅。

她接着向张元清逐一介绍沙发上的名媛们。

突然发现,原来我这么受欢迎?张元清微笑着与姐妹们碰酒,即便不是斥候,他也能看出这些女人眼里猎艳般的火辣。

成为灵境行者的四个多月里,他从未参加类似的交际晚宴,对自己的受欢迎程度,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嘿嘿,等关雅回来,我跟她炫耀一下,纵使外面群鲍环伺,我依然绵软不动………不,不对,不能在女朋友面前炫耀自己的桃花运,要牢记导师的教诲……张元清看了一眼身边的灵钧。

这货如数家珍般的念出沙发边女性的名字,对她们的美貌大夸特夸,不带重复,逗的姑娘们娇笑连连,但笑的很含蓄,并时不时瞥一眼元始天尊。似乎刻意在他面前表现出矜持。

张元清没有表现得太过活络,扮演着沉稳温和的人设。

待大家认识后,妙藤儿领着他和灵钧离开,迎向其他客人.

名媛们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笑吟吟的交谈着:“元始天尊好年轻啊,感觉他浑身都有用不完的精力,而且显得很沉稳,之前论坛上有人说他是流氓天尊,果然传言不可信。”

“和花公子站在一起,并不逊色,啧,星官的气质就是好。花公子适台风月,元始天尊适合当男朋友。”

在妙藤儿的引导下,张元清与厅内的宾客逐一喝酒、寒暄,每个人都对他客气有加,满脸微笑。

“这位是江南省杭城分部的‘断桥残血’,成为灵境行者半年,现在已经是3级巅峰。”妙藤儿介绍道。

断桥残血年纪二十五六岁,年轻,英俊,眉宇间自有一股傲气,但言谈举止却很谦逊。

他朝元始天尊微微颌首:“久仰大名!”

半年晋升超凡巅峰,毫无疑问,他是天才,是精英中的精英,自尊和骄傲不允许他在元始天尊面前表现得太过热情、讨好。

如果不是杭城分部不允许他参加年中的杀戮副本,如今他已经是圣者,半年的圣者。

此时就该与元始天尊平起平坐。在断桥残血心目中,他是不比元始天尊差多少的。

“杭城分部啊,你上级是谁?”张元清问道。

“夏树之恋!”断桥残血眼里闪过一抹火热。

“哦,夏树啊。”张元清笑了,脑海里浮现冷艳女教官的飒爽英姿。

妙藤儿适时接了一句:“元始,你和夏树之恋很熟?”

“金辉市浓雾事件里,我和她一起执行过任务。崖山之海的副本,她也在,我们关系不错。”张元清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断桥残血心里却没来由的泄气,那位上级是他可望不可即的人物,元始天尊说起她来,却口吻平淡。他们关系不错?怎么个不错?他心里默默的想着。

接下来,妙藤儿又向他介绍了松海普宁区执事高山流水;杭城分部的灵三代柳志义;与火公子关系极佳的华阳子;皮相俊美的丹青圣手等。

其中,高山流水对他最为热情,谦逊,这让周围的宾客们意识到,在松海分部,元始天尊的地位,恐怕只在长老之下。

华阳子态度最为冷淡,因为火公子和钱公子曾经是宿敌,如今钱公子已然是主宰,而火公子晋升失败,暂时落后于傅青阳。

但以火公子的天赋,晋升主宰是迟早的事,到时候,两人的竞争关系一定会死灰复燃。

灵三代柳志义最不在乎,像这种家世显赫的灵三代,自幼众心捧月,只有别人巴结,做不来巴结别人的事。

哪怕是吹捧,也懒得做,他想要的东西,外公会给,外公给不了的东西,元始天尊自然也给不了,元始天尊再出名,又与他何千,不影响他的生活。

丹青圣手则与其他宾客一样,热情中暗含讨好和拘谨,能结识元始天尊,等于多了一条人脉和关系,对于没有背景的灵境行者而言,极为重要。

一圈介绍下来,妙藤儿领着表哥和元始天尊回到角落的沙发边,略过了另一边的太一门三人。

不是她小心眼,而是阴姬实在不合群,没必要让表哥和元始天尊当众丢脸,到时候最难堪的还是她这个东道主。

她现在好像没有和我交易的意思……张元清看一眼坐在窗边,欣赏夜景的阴姬,识趣的没有打扰,随着妙藤返回沙发边坐下,他刚入座便见那位打扮极为艳丽,化着淡妆,五官精致的少女起身道:“元始天尊,我能坐你边上吗。”

她目光中透着灼热,极具侵略性。

说完,不等元始天尊回应,她主动走到近来,挨着他坐下。

张元清知道她叫嫣儿,父亲是蟹市分部的长老,当然,刚才灵钧悄悄与他说,这位少女是外室所生,并非原配的孩子。

所以地位不及嫡系。

作为绅士,张元清当然不会拒绝,让少女难堪,笑道:“我喜欢热情的姑娘”

这时,一位貌美的姐姐调侃道:“我家妹妹,是不是也向她这样热情?”

见众姐妹齐刷刷看来,谢灵蕴笑吟吟的解释:“我们家主的独女,我的堂妹,就在元始天尊手下工作。”

众人恍然大悟。

谢家家主的独女在元始天尊手底下工作,谢家已经提前投资他了?

一时间对元始天尊愈发的重视。

谢灵蕴接着说:“家主这步棋走的很妙,元始天尊从崖山之海带回了谢家遗失的规则类道具,便是家主买回去。”

她没有继续说,但相信大家都懂。

“买卖而已,买卖而已。”张元清笑道。

这时,贴着他而坐的少女嫣儿,娇声道:“我听父亲说,你收集了不少遗失的道具,大概有十几件?”

这消息让沙发两边的名媛们,眼睛一亮。

“都送给手底下员工了。”张元清不由自主的说出这句话,旋即看见了女人们羡慕的目光。

在酒精和气氛的推动下,在女人们好奇的追问中,张元清开始讲诉自己收集道具的经历,然后是通关S级副本的经历、清扫黑市的行动。

他侃侃而谈,俨然成了宴会上最闪亮的崽。

几瓶酒下肚,不知不觉间,张元清已经左拥右抱,乐不思雅。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