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咚咚!”

洗手间的门被用力扣动两下,继而传来安保人员的声音:“女士,需要帮助吗。”

私人会所里,除了端茶倒酒的服务员,还有负责维护秩序的安保人员,虽然在一群官方行者面前,他们的保护能力约等于无。

问完,门外的安保人员没有犹豫的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他已经听见了呼救声,不可能等在门口,小姐请来参加晚宴的人非富即贵,不能有任何闪失。

推开门,这位穿着黑色正装的年轻安保员,目光扫了一眼洗手间,瞳孔骤然收缩。

只见洗手台上,歪倒着一位少女,她华美的纱裙、领口有着被暴力撕开的痕迹,项链扯断掉在地上。

她一动不动的倒在洗手台,年轻安保员注意到,她的胸腹没有任何起伏。

洗手台边,站着的刚才被众心捧月的青年。

安保员先看一眼青年,见他皱眉沉吟,便小心翼翼上前,摸了摸少女的颈动脉,再探了探鼻息,他当即脸色微变,飞奔着离开。

这下麻烦了啊,被栽赃陷害….…张元清抬眸看一眼保安仓惶离去的背影,没有阻拦。

他沉下心来,把刚才发生的事过了一遍。

这件事表面上,是外室所生的嫣儿想攀高枝,勾搭元始天尊,于是她在喝酒时,就暗暗利用幻术师的能力,缓慢的勾动他的情欲,做的很隐蔽在酒精和群美环绕的氛围里,他确实受到影响,逐渐上头。

然后,看见元始天尊进洗手间后,她悄然跟随,先用言语引诱,表示可以在这里宣泄情欲,再接着一番挑逗,彻底引爆他的欲望。

靠着积少成多,靠着最后的引爆,她成功让一位圣者陷入了欲火焚身的状态。

非常厉害!

幸好因为阴姬的提醒,张元清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确实经常渴望着找一个美貌如花的小姐姐倾囊相授,但不至于如此急色。

同龄人的话,小绿茶不比嫣儿漂亮多了?所以,在情难自禁之际,他及时取出鬼镜。

这镜子真厉害,一握着它,啥念头都没了,比练辟邪剑谱都管用。

张元清利用鬼镜化解欲望后,本来是想敲打一下嫣儿,让她自尊自爱,小小年纪不要走歪门邪道。

结果没想到,她竟直接自杀………

到这一步,张元清就看不懂了,不合逻辑的自杀,并大声呼救栽赃陷害,目的是什么?

“简直离谱……”他嘴里嘀咕着,施展噬灵,眼眶内涌现漆黑粘稠的能量,准备沟通嫣儿的灵体,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嫣儿的身体内没有残留的灵体,如同一具死去多日的尸身。

张元清心里—沉。

嫣儿早就已经死了?死亡超过七天?

“不对,更大的可能是,刚才那个根本不是嫣儿,她被人夺舍了,灵体吞的一干二净,所以没有残留在身体里。”

这更符合刚才发生的一切。

张元清旋即想起了她自杀前说的话:元始天尊,你是我的猎物,你逃不掉!

大胆假设,夺舍嫣儿的人,是冲着他来的?

“不可能,除了提前邀请我的阴姬,没有人知道我今晚参加宴会,她绝不是冲我来的。”

这时,嘈杂而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下一秒,洗手间的门被撞开,率先进来的是身穿素色长裙的妙藤儿,她脸色极为凝重,待看清洗手间的情况,看见死在洗手台前的嫣儿时,凝重的表情里有了悲痛和愤怒。她睁大美眸,愤怒的看着洗手台边的元始天尊。

在妙藤儿身后,是阴姬、灵钧、谢灵蕴、曼烟姐、柳志义、断桥残血、高山流水等人,再往后,则是挤不进洗手间,只能停留在廊道里,翘头张望的宾客们。

灵钧收起嬉笑散漫,眉头紧锁,挤开表妹,一边问询,一边摸了摸嫣儿的额头。

他心里当即一凛,真的死了。

身为兽王,他很清楚洗手台上的是一具生死断绝的尸体。

“怎么回事?”灵钧沉声道。

张元清微微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灵三代柳志义大喝道:“元始天尊,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你知道她是谁吗。断桥残血,你是斥候,你来说说他做了什么!”

断桥残血往前挤了几步,目光在洗手间大致扫过,皱眉道:“元始天尊打算侵犯这位姑娘,遭到反抗,失手杀……我只是根据自己看到的做出推断。”

闻言,男宾客纷纷摇头叹息,女宾客则满脸的愤怒和失望,没想到元始天尊是这样的人。

“失手杀人?伤口在哪儿。”灵钧回眸,瞪了断桥残血一眼。

旋即,他目光扫过怒容满面的众人,高声道:“大家都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但既然发生了,就要查清楚,诸位稍安勿躁,先听听元始天尊怎么说。”

花公子虽然不务正业,放浪形骸,但作为百花会大长老的外孙,作为太一门主的儿子,说话还是管用的。

众人当即看向元始天尊,等待他的解释。

张元清略作沉吟,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元始天尊,他和你有仇?”贵妇打扮的曼烟姐强人悲痛,深吸一口气。

“今日刚认识。”张元清说。

“既然无冕无仇,你说她陷害你,目的呢?”她眼里含泪,大声质问。

“这正是我困惑的。”

张元清摇头。“你这是狡辩,分明是你觊觎嫣儿的美色,借着酒意想欺负她,遭到反抗后杀人。元始天尊,我告诉你,她是蛋市分部杨长老的女儿,你完了松海分部也保不住你。”柳志义大声呵斥道。

张元清看他一眼,没理会,望向断桥残血,淡淡道:“你不是斥候吗,我有没有说谎,你看不出来?”

断桥残血摇头:“我自然相信您不会做这种事,但我只是超凡,洞察术看不出圣者的伪装,很抱歉,不能帮您。”

张元清“呵”了一声。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