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第十八章 布局

视野荡漾中张元清来到了黑市,这里一改菜市场般摊位布局,变成了正儿八经的拍形卖场,拍卖冶是一座可折叠、伸缩金属基座。

一米多高金属台子铺设红毯,挂着万宝屋怕卖会的横幅。

底下是几十把高背椅,每张高背椅配一张简易茶几,摆着灵境产的瓜果和茶水,不过拍卖场空空荡荡,没有客人入座。

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二十分钟,此时所有嘉宾都聚集在南边的八角笼观看擂台战。

真径二十米的巨型八角笼中两位超凡正厮杀正酣,一个是蛊巫师,一个是木妖,欢呼声和叫好声响成一片。

通常来说,圣者是极少上擂台生死战,除非遇到生死仇敌,或者奖金过于透人,大部分时候,上擂台的都是超凡,而且以散修居多。

那名蛊巫蛊师显然更加强势,全程压制木妖,但因为木妖灵活力大又能解毒所以始终没有被巫蛊师击杀,苦苦支撑。

张元清只是看了几眼,就知道木妖败亡是时问题。

邪恶职业本身就强于守序,又是这种狭窄的简单的地形战,肉身搏杀的话木妖不可能是巫蛊师的对手。

如果是斥候的话,倒是能赢巫蛊师,但首先会被蛊毒侵蚀,还是必死无疑。

只有火师能在八角笼中战胜巫蛊师,依靠狂暴的火焰焚烧蛊毒、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果然,苦苦支撑一刻钟后木妖被巫蛊师撞飞在铁笼,还没等落地粗壮的尾刺便惯穿了他胸膛注入毒液。

蛊巫师抽回尾刺不去看对手无力坠落尸体朝着四面八方的观众扬了扬拳头。

掌声和叫好声比起彼伏,黑市的工作人员打开铁笼,奉上盛放在托盘盖着红布的奖品。

这个时候悠扬响亮的钟声回荡,拍卖会开始了。

花钱买了座位的灵境行者们有序入座,张元清看了看手牌残留链寻上面刻着:A9,最后一排最右边的座位。

入座后,他看见穿着黑色皮衣、皮库,黑色裹胸的连三踩着皮质军靴步伐有力的沿着台阶登上拍卖台。

“感谢各位的捧场,万宝屋拍卖会现在开始,第一件拍卖品是机关军团由剑客傀儡,重甲傀儡,飞行傀儡、侦查傀儡和弓手傀儡组成,集近战远攻防御,每一具傀儡的强度都对应3级。”

连三月打开物品栏,召唤出五具机关傀儡,剑客傀儡是人形傀由钢铁和木料组建而成,手持一把锋利的合金剑,重甲傀儡则是一面半人高的底部有滑轮的大盾,飞行傀儡和侦查傀儡其实是一整套座,是一只展翅二米的鸟,弓箭傀儡是一个人形弓箭手。

“五具傀儡之间互相感应彼此数据共享,飞行侦查傀儡可以充当弓箭傀儡的定位锁敌装置,剑客傀儡也能和重甲傀儡互相组合,代价是牺牲高机动性和灵活性,优点是在能源耗尽前,超凡阶段的灵境行者中间能战胜它的寥寥无几。”连三月侃侃而谈。

“套机关军团起怕价二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话音刚落,场下一片举牌的响动,喊价声此起彼伏。

几轮竞价下来这套军团傀儡被拍到三千万高价最后被一个戴着猴子面具眼神狂热的家伙买走。

卧槽,这就千万了,超凡领域的机关武器,我记得五行盟售价没有超过千万的,大批出售甚至还有折扣,张元清心痛到无法呼吸。

但想到道德值消失时,松海地区的灵境行者之所以能快速击杀、击退邪恶职业,机关武器占了一半的功劳,张元清就释然了。

拍卖台上的连三月微笑道:“没拍到机关武器的朋友别着急,我们还有很多优质的机关武器。”

“第二轮拍卖开始,本次拍卖会机关技术公司提供了六十具机关傀儡,最高层次达到4级,机关武器之后,是止杀宫提供的生命源液作为被官方垄断的欢资,生命源液的受欢迎程度丝毫不亚于机关武器。”

竞拍的喊声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很快就卖光了四十管稀释的生命源液,终于在竞拍了一批材料后,连三月高声道“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接下来是最后一件拍卖品,也是一部分朋友参加本次拍卖会的目标。”

在众多竞拍者翘首期盼下,她取出窜动着冰蓝色火焰的珠子,道:“盗火者宝珠,火师职业主宰级道具,品质鉴定:低级,主宰级道的具,哪怕是低级的,也是主宰品质的道具。”

面具底下一双叹闪烁着贪婪,渴望的神采,主宰级的道具哪怕在官方组织都是绝对的非卖品,永远是内部消化。

只有学土世家,每年会卖几件主宰道具,但基本都被官方组织收购,不会流到外,拍界台上连三月把的朱子收入盒子,放在桌上,朗声道:“起拍价,任意两件主宰品质的材料,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万。”

竞拍声此起彼伏,经过一轮厮杀,最后只剩四人还在。

差不多了,这四人里如果没有幻术师,我就从现场的幻术师里挑选目织标。

张元清闭上眼睛,感应着四位竞拍者情情绪。

竞拍者们穿着宽松的黑袍,戴着面具,无去通过气质体型判断职业,但身为“虚无者”,张元清有办法在起够人群中找出幻术师。

简单只要感应在场众人的情绪,情绪最稳定的,精神力最强的,如不是幻术师就是斥候第三轮至于如何,分辨幻术师和斥候他只要尝试影响对方情绪就能通过反馈来判断。

幻术师在面对精神操纵时,有很强韧性和免疫,而斥候的精神力如一块顽石“手感*”是不一样。

很快,张元清通过感知,发现四人中有一位幻术师,戴着青面獠牙的鬼脸面具,裹着宽大黑袍就。

他按兵不动的旁观着四人0竞拍,连续好几轮喊价后,这位幻术师的精神出现轻微,波动烦躁怒火。

竟钱不够了,生气了,张元清心里嘀咕。

他再感应其他三位竞拍者,有两人也表现出轻微紧张,意味着财力快不够了,但还能坚持几轮,最后一位信心士足,情绪的稳定。

比财力的话邪恶阵营永远斗不过官府,我就帮你一把。

张无清扩散精神,开始操纵那三位竞拍者的情绪,扩大他们放弃的念头。

第四轮竞拍结束,那位幻术师很好地控制住内心的烦躁不安,最后一次举牌这件主宰品质的材料,九千万。

他这是他的底价学,如果另外三家继续跟,他就选择放弃,向苌老领罪。

虽然他也可以通过作弊手段影响对手的情绪,让他们主动放弃,但他最多只能影期一个人, 无法同时做操纵三位圣者情绪。

再就是,情绪影响结束后对方会立刻察觉出不对劲,届时,最好的结局是被万宝屋主人逐出黑市。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