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安静的餐厅里,众人还沉浸在虚弱的惶恐中,冷不丁的见到白发青年现身,先是一惊,继而反应过来,这就是纯阳掌教。

“纯阳掌教现身了,完了,我们都要死”柳志义连滚带爬的躲到众人身后,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他人亦是面无血色,虽然他们不是星官,不是夜游神,但之前元始天尊和柳志义说过纯阳掌教残暴疯狂又不受道德值、声望值约束,断然不会放过他们。

阴姬和灵钧神色大变,前者趔趄的奔来,秀美的眸子里布满焦急,似要援助元始天尊。

后者则是连滚带爬,花公子脸色煞白,表情又有些狰狞。

他仿佛预感到了元始天尊的结局。

“狗日的,你敢夺舍他,老子一定灭了你,天涯海角都灭了你”灵钧低吼着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

但他太虚弱,刚死而复生又中了女巫的虚弱魔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妙藤儿惶恐的抱住表哥,不让他去送死。

纯阳掌教没有理会灵钧的威胁,暗藏疯狂的眼神望向踉跄而来的阴姬,咧嘴发出只有夜游神能听到的声音:

“你别急、等我吞了这小子自然会轮到你”

这妮子的太阴之力、星辰之力比元始天尊浑厚太多,正因为如此强大太多直接吞噬她极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如今胜券在握,更要稳打稳扎先吃元始天尊,再吃小妮子如此万无一失。

说罢长袖飘飘的他抬起手指尖在空中虚画一张繁复玄奥的符纂瞬间成型。

指尖一弹灵篆飞射而去正中踉跄而来的黑裙美犬。

阴姬”嘤”—声绵软无力的摔倒,瞳孔呈现涣散失去意识。

她的灵体和太阴之力被封印了,本就虚弱的身而愈发的雪上加霜。

纯阳掌教没再看她,注意力回到元始天尊身上,笑容癫狂:

“想不到吧,我藏在狗的梦里,你以为我夺舍了这里的人类,不,从一开始就利用梦境宝珠进入了狗的梦中,你们真是太蠢了,哈哈哈”

张元清坐在地上叹气道:”猜到了,但太迟了,我记得梦境是圣者才有的能力,而你绝对没到那个层次”

但看到那颗蕴藏无数梦境画面的珠子后,也就想明白了一切。

纯阳掌教猎杀的幻术师里绝对有身份不低的人物有可能是虚无教派某位大佬的子嗣有可能是重点培养的尖子生。

不然,不可能拥有一件具备圣者特性的道具。

“所以你能无声无息的从嫣儿体内消失,不是元神逃逸而是梦境跳跃? ”张元清问。

“没错! ”纯阳掌教负手而立神色癫狂,邪恶偏偏却极有气度。

“我要死了,但在死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明白。你这件道具是捡来的? ”张元清尽量拖延时间然。

他轻轻颔首继而兴奋的说:“这便叫,得道者天助。”

煞笔会长害死我了,张元清问道:“你不是灵境行者,是怎么保住这件道具的,你可能不知道有位人仙在寻找它。”

他看起来很疲惫每说一句话都要喘一口 。

“你们驾些灵境行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法器,法器只有在使用的时候才会灵力外泄,不使用时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法术就能掩盖它的气息。”

纯阳掌教在说区话的时候满满都是倨傲。

在他眼里速成的灵境行者根本不配与数十年苦修的自己相提并论。

“原来如此!”张元清恍然大悟。

说话间他大脑高速运转寻找着求生之策。

现在最要紧的是撑过虚弱状态,进入下一轮安全时间,到时候就能反杀纯阳掌教。

阴阳法袍肯定是不能用的,这件道具面对物理输出的敌人时堪称神器。但面对幻术师和夜游神就是自寻死路。

因为水火分身会分化灵体削弱灵体力量。

军魂脸谱可以抵挡一二,是目前唯一的依仗。

“既然没有疑惑了,那就去死吧。”

纯阳掌教衣袍霍然鼓起磅礴的太阴之力如海潮般掀起直欲压来。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张元清忙道。

而纯阳掌教嗤笑道:“还想拖延时间?刚才与你废话不过是在等你祭出伏魔杵,可你似乎已经失去了这件道具,想来是我那好徒儿收回了 。”

“我先吞了你的灵力再把这妮子吃了,迟早会找她算账”

话音落下他裹挟着海啸般的太阴之力扑向张元清―。

张元清迅速朝后翻滚同时抓出一双没有logo的跑鞋穿在脚上翻滚中的他勉强蹲起身子,主动往纯阳掌教方向—滑,双方产交错而过。

纯阳掌教轻盈的回身,太阴之力袅袅娜娜浮于身后,他愕然的盯着元始天尊继而落在他的跑鞋冷哼道:

“小子法器不少,你的法器越多,我越开心啊,都是我的。”

纯阳掌教猛的一扎身子带着磅礴的阴气又一次撞向张元清。

张元清强撑着疲倦的身子滑出一个绵软无力的滑铲。

双方又一次擦身而过。

纯阳掌教表情陡然狰狞,难以控制情绪般的咆哮一声发起第三次冲撞。

张元清又一次滑铲避开。

如此反复五次后,张元清叹息一声,无奈的脱下滑铲鞋收入物品栏。

就算死,他也不会把道具留给纯阳掌教。

见状纯阳掌教狂笑起来:“看来这双鞋子只能使用五次,你可还有招?”

说罢又一次驾驭太阴之力撞向元始天尊,这一次他没有受到任向阻碍,成功入侵这位年轻天才体内。

张元清识海”轰”的一声大脑剧痛仿佛有钢钉刺入天灵盖。

一瞬间,他只觉得一股至阴至邪混淆着庞大杂念的精神力冲入识海。

这股精神力霸道的侵占着识海吞噬着他虚弱的灵魂,体内的星辰之力和太阴之力登时如堤坝泄洪滔滔不绝的离他而去。

好强的力量,他在噬灵方面的技巧远超于我,张元清心里危机感爆炸,一边施展噬灵技能抵抗一边施展黄金脸谱的精神打击。

他没有犹豫,三次精神击持续不断的轰在纯阳掌教的元神上。

“啊”

脑海里炸开撕心裂肺的惨叫,那股险些要占据识海的精神力似乎遭受了可怕的重创如潮水般退去。

搞定了?这么弱?张元清心里一喜被挤压到“角落”的识海重新占领高地。

他的意识旋即恢复。

餐厅内的景象又一次出现在眼前,身后是灵钧的焦急的呼唤,眼前是浮空而立满脸冷笑的纯阳掌教。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