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咖啡馆陷入寂静,几秒后,止杀宫主放下热水壶,面具下的明眸眯起:

“啧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早就认识你”

她掩嘴咯咯娇笑起来,样子有点神经质,道:

“你是想当我的梦中情人唉,你这个小脸蛋虽然不错,但还是差了点,若是傅青阳的话,倒是可以当我梦中情人。”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气老大抢我面首之主的位置,还是气你想抢我的老大…张元清心里默默吐了个槽。

他神色严肃,语气笃定道:“你认识我父亲张子真吧。”

止杀宫主笑容瞬间消失,勾起的嘴角一点点抚平,面具底下,那双秀美灵动的眸子,变得幽深。

“你不用否认,我都知道了!当年把你救下来,并送来松海的,不是楚家族人,而是我父亲张子真。所以你的身边,从来都没有所谓的族人,我已经问过情癫大圣,他跟了你那么多年,未曾见过你提及族人。”

“我也问过谢灵熙,她说你疯疯癫癫,喜怒无常,别说养面首,再英俊的男人你都不会看一眼。可唯独对我不同,张口闭口就是面首,我的请求你从不拒绝。她只当我厉害,擅长社交,但我自己清楚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现在我,明白了,你我从来都不是陌生人,只是我不知道,而你也从未提起。”

张元清一口气说了很多,开门见山,没有试探。

因为不需要试探,他所掌握的证据,足够石锤止杀宫主。

止杀宫主深深凝视他片刻,又咯咯咯的笑起来,嗓音柔美,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个十足的病娇:

“我是该把他俩扒光了吊松江大桥上,还是剁碎了喂动物园的狮子。”

笑容猛的一收,她端起两杯咖啡,目光温柔深情,柔声道:

“我亲手买的豆子,磨的豆子,味道应该不错,专门为你煮的,我们去那边坐。”

从一个疯批变成了温柔的女友,转变之快,让张元清有些跟不上节奏。

他随着宫主离开吧台,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落地窗反射着灯光,映出他们的身影,一个穿着华美的古装长裙,青丝如瀑,宛如豪门千金。—个短发T恤,身材笔挺,充满朝气的现代青年。

张元清抿一口咖啡,苦涩微酸中,带着浓郁的芬芳。

“对于爱喝咖啡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极品饮料,对于张元清来说,加两勺糖浆或许更好。”

“好喝!!”他违心的夸赞。

止杀宫主“呵“一声,似有嘲讽,但立刻收起,微笑道:“你喜欢就好。”

她抿了一口咖啡,开始诉说:

“没错,当年救下我,把我带到松海的不是楚家人,是你父亲张子真,他的灵境1D叫张天师。你父亲年少时身子弱,你奶奶便扛着一袋米,把他送到了村子后山的道观,让他跟着观里的道长修行,强身健体。他还学了很多画符念咒算命看病的假把式,中学时靠着忽悠,骗光了很多同学的零用钱。”

“同学家长找到学校兴师问罪,结果也被他给忽悠了,他说自己是紫薇大帝转世,家长们就一口一个小神仙的叫。”

紫薇大帝转世?格局小了,换我,我会说自己是元始天尊转…张元清冷不丁的听到父亲年少时的荒唐事,有些哭笑不得。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张元清问,这些事,他都不知道。

“当然是你母亲告诉我的,我曾经跟着他们生活过一段时间,楚家灭门时,我才六岁,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那时候,你母亲还没怀上你。”

止杀宫主托着腮,笑意盈盈。

六岁?楚家是二十一年前灭门的,她现在都27了?和关雅姐同龄…张元清点点头:

“后来呢?”

“后来我被他送到一户人家那里寄养,他告诉我,他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不能回来,就让我好好在那户人家里生活,等着楚家人来找我。当时你刚出生,你母亲带你回娘家坐月子。”止杀宫主目光望向窗外寂静的街道:

“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很多年,始终没等到楚家人来接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有些凄凉,有些悲伤。

“不过你父亲倒是回来了,偶尔会来那户人家里看我。直到你六岁那年,我听说他出车祸死了。”止杀宫主叹息一声。

“为什么我父亲没把你接回去?”张元清心说,这样我就有一个疯批姐姐了。

那么现在逛街,就是左搂小姨右牵姐姐,威风的很。

止杀宫主沉默几秒,幽幽道::

“他害怕!他说,如果仇家有朝一日找到他,那么,我至少还能活着。但把我养在身边,就都活不成。”

“仇家??”张元清皱眉:“暗夜玫瑰?”

止杀宫主微微摇头:“我不知道,我当时太小,他有很多东西没告诉我。”

“?好,那就说说你知道的。”张元清凝视着她,眼神颇有侵略性,道

“我的灵魂是你缝合的,对吗。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看到你的记忆,我真的是高中时发病的?我对这一切都没了印象。”

止杀宫主漆黑明亮的眼睛回望,眸光深邃的审视他,“果然,缝合松动了,这才让你看到了我的记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极度不协调感。”

“有点,但正在好转,我是夜游神,我的灵体并不脆弱。”

张元清说。

她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轻声道:

“你的灵体是我缝合的,要缝合灵体,就必须用相同的“材料”,我撕裂了自己一部分灵魂,以它们为线,缝合了你四分五裂的灵体,我也因此元气大伤,从主宰境跌到圣者。”

“至于发病时间,确实是在你读高中的时候,我没比你大几岁,若不是高中,你以为我小小年纪就晋升主宰了?”

也对…张元清神色复杂,“谢谢!”

止杀宫主“呵“了一下:“你父亲救我一命,我救你一命,两清了。再说,这是我对你父亲的承诺。”

“承诺?”张元清不解。

“你父亲去世前一年,曾经找过我,他说,如果将来有一天,你遇到了生命危险,希望我救你一命。你父亲死后,我一直和你妈保持着联系,一年里会见几次面。你出事的时候,是你妈找到了我。”

“我的灵魂为什么会撕裂?”

“不知道,我见到你时,你的灵体已经四分五裂,但奇迹般的没有消散,似乎就等着别人来救。我问过你妈怎么回事,她也不是很清楚。”

止杀宫主回忆了一下,道

“你出生的时候,张子真与她说,要给你留一件东西。还告诉她,那件东西很重要,将来你出了什么事,就立刻联络我。”

“我那时候才七岁,可你爸似乎笃定我能成为灵境行者。那东西具体是什么,他又不肯告诉你妈。”

留了一件东西给我。张元清缓慢的咀嚼这句话,忽然就想起纯阳掌教前天晚上的惊呼。

他的灵魂有问题!

而纯阳掌教在说这话之前,已经看出他的灵魂被缝合过,所以指的肯定不是缝合这件事。

张元清“嘶“的倒抽一口凉气,想了想,问道:

“他当年说去做一件大事,是什么事?”

“他没有告诉我。”

要你何用?算了,你当年也只是一个小萝莉……张元清还有一个问题:

“你知道逍遥组织吗。”

“知道,那是你爸和我爸早年的组织。”止杀宫主说:

“我印象中,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常常需要生命原液维持状态,有一次,我妈向他抱怨,言语间有提及逍遥这个组织。”

她歪着脑袋,回忆道:“她说,都是因为我爸跟着“逍遥”那群人鬼混,才落下了治不好的病根。”

说到这里,她笑嘻嘻道:“有趣的是,张子真和我爸一样,都身患旧疾。”

“所以,当初“逍遥“组织那帮人干了什么?”张元清道

“还有吗?”

止杀宫主思索着道:

“逍遥这个组织,在我成为灵境行者以后,几乎从未听过,准确的说,你爸和我爸死后,这个组织就销声匿迹了。”

“关于这个组织的信息,大概只有官方和老一辈的灵境行者才知道,我没有主动去查过。”

没有主动去查过?张元清看了一眼止杀宫主,淡淡道:

“你骗谁呢!”

“你为了弄清楚楚家灭门案的真相,查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线索。”

“我没骗你,就是不知道呀。”止杀宫主嘻嘻笑了一下,托着腮看他。

张元清一时间拿她没辙,只能自己开动脑筋。

他的灵魂撕裂,很可能与父亲张子真有关,在他出生时,父亲给了他一样东西,正是这个东西,让他在高中那年,灵魂出现异常。

要验证这个猜测,首先就要对父亲有更多的了解。

他问道:“我妈知道多少??”

止杀宫主道:“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觉得张子真会告诉她什么?知道的少,不代表安全,但知道的多,就一定不安全。”

“看来只有我自己查了。”张元清再次陷入思考。

目前的突破口,是逍遥组织。

或许弄清楚这个组织销声匿迹的真相,就可以知道父亲和楚尚当年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得一样的病。

然后再按图索骥,摸索出父亲当年做的大事是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