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张元清看着这份信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烈阳双子暗影双子

烈阳双子是我爸和宫主她爸,暗影双子又是谁,连官方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甚至灵境ID都没有,有点不可思议啊。

不过那会儿五行盟还没成立,五大组织也没有背靠政府,在信息收集方面可能会差点

时至今日,张元清已经很了解五行盟的发展轨迹和背景,五大组织当年属于民间组织,是那种有朝廷关系,帮朝廷维护秩序的“豪绅”!

自光明罗盘争夺战中,上任元帅身殒,五大组织在朝廷的促成下,整改组合,更名为五行盟,完全官方化。

“六年杀了超过十位的主宰,这有点恐怖啊,守序和邪恶职业加起来,主宰数量也是有限的,难怪说‘逍遥’组织当年叱咤风云不过台词好中二,后半段是不是缺了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原来光明罗盘是24年前出现的,那会儿我还没出生。我记得猫王音箱曾经播过一则音频,是魔君和一位神秘人的对话。”

“那位神秘人说,光明罗盘现世,引发无数灵境行者争抢,看来逍遥组织也参与了,但那场战斗规格极高,半神齐出,我爸他们应该不是半神,但能参与争夺,怎么也得是巅峰主宰吧,甚至拥有匹敌半神的手段。嘶,原来我也是灵二代啊,而且还是拔尖的那种。”

“光明罗盘事件结束后,逍遥组织就此销声匿迹,此后九年里,楚家灭门,我爸出车祸,烈阳双子先后死去。”

“这九年里,逍遥组织的成员到底做了什么?”

要查清楚逍遥组织销声匿迹的真相,就得从光明罗盘入手,因为四子的变故,是在争夺光明罗盘之后。

至少就这份记载给出的信息来说,是这样!

张元清想了想,很快有了调查方向,一,向傅青阳打探光明罗盘的情报;二,打电话给老妈,聊聊当年的事。

虽然他和生母的关系闹得很僵,对于联络她有很强的抵触情绪,但张元清必须弄清楚父亲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什么。

一直懵懵懂懂的话,将来有朝一日仇人找上门,怎么死都不知道!

不但要弄清楚死鬼老爹留下的东西,还得知道仇人是谁,这样才能预防。

唉,魔君传人的身份已经让我战战兢兢了,现在又来了逍遥派传人?操蛋,我身上的因果这么多吗张元清颓废的想着,不由生出些许自暴自弃的情绪。

成为灵境行者后,每个月一次的副本已经让他活得很累了!

“家里这个兔女郎的厨艺不错,我快吃出小肚子来了。”咬着荷包蛋的李淳风的说道。

“该健身了,你们学士在超凡阶段,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我有个同事叫王泰,也是学士,上次体检,一堆的宅男病。”张元清收回思绪,喝着蔬菜汤,道:

“回头我让关雅陪你的练格斗,健健身。”

李淳风沉默一下,试探道:“我没有得罪过你吧??”

“何出此言啊。”

“那你为什么想我死?”

“李兄啊,你最近说话越来越幽默了,上次你还玩谐音梗,我准备扣你半个月工资。”

“无所谓。”李淳风如今在姜精卫那里接私活,已经看不上这点工资了。他光替姜精卫写暑期作业,就赚了十几万。

张元清看了他一眼,这位学士原本是有节操的,死活不答应姜精卫的要求,认为写中学作业是对学士的侮辱。

而现在他和姜精卫的聊天内容是:如果你有同学需要代写暑期作业,可以联系我,你的朋友,我打八折。

金钱不是好东西,它会腐蚀同志们钢铁般的信仰。

吃完餐盘里的早餐,张元清和李淳风回到餐厅,只见银瑶郡主专心致志的看着平板,播放的视频是《末代大明》。

关雅、女王和谢灵熙,已经回房了。

“你怎么看这个??”张元清把盘子放在桌上。

“谢灵熙帮我找的,说介绍一部富有哲学,阐述王超兴衰的宏伟巨制给我看。”银瑶郡主传达出精神波动,以阴物方式与元始天尊沟通。

这是诛心啊,灵熙这丫头在报复你张元清心里啧啧两声。银瑶郡主仿佛猜到他心里所想,传达出意念:

“让她失望了,我早已看透凡尘。”

没有点人生感悟,可制作不出鬼镜这样的法器。

张元清盯着她绝美的容颜瞧了片刻,一时间看不穿她的心思,这位郡主乍一看,是妾室派,嘴上说着要替女王和绿茶解决竞争对手,还给她们出谋划策(雇凶杀人)。

可两次操作都让女王和谢灵熙尴尬到脚趾抠地板。同时也不和关雅亲近,甚至表现的很疏远。

但她又不是真的疏远,她积极的参与进小团队的内部矛盾里,很乐意给妾室派当枪使。

这也是个不安分的,阴尸没有微表情和眼神,关雅都看不出她的想法张元清沉吟沉吟,道:

“郡主,再过半个月,我就进灵境了,到时候带您与她老人家见见面。”他决定敲打一下银瑶郡主。

这番话的潜台词是,如果你不安分,我就向老梆子告状!

银瑶郡主的精神力出现细微的波动,继而藏好,没有搭理他,专心看电视剧,爱好中文网她果然怕老梆子 一物降一物张元清沿着楼梯登上二楼,敲了敲谢灵熙的门。

“谁呀!!”门内传来少女清脆如银铃的嗓音。

“我。”

“进来。”房间里的声音一下子欢喜。

拧开门进屋,谢灵熙穿着粉色小热裤趴在床上玩手机,两条长腿翘起,晃啊晃,连带着饱满的小屁股一起晃。

“哥哥,你刚吃完饭就进我屋不好吧,关雅姐知道会生气的。”小屁股摇的更热切了。

张元清没好气道:

“放心吧,我女朋友不可怕!说话别阴阳怪气的,跟你说个事儿,最近不要联系止杀宫主,也别见她。”

谢灵熙脸色一变,小心翼翼试探:“为啥呀??”

“昨天跟她见面了,不小心连累你了,她说要把你扒光了挂松江大桥。”谢灵熙直接吓哭了:“元始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呜呜呜”

好音乐宾馆。

同为宾馆,同为郊区,比起门可罗雀的无痕宾馆,好音乐住客源源不断,生意红红火火。

一对年轻男女进入宾馆,看见大堂半空吊着一个穿大裤衩的**男人,他浑身被细如发丝的红线捆绑。

一百公斤的体重,仅凭一根细线竟就稳稳的吊在半空。

“啊,这人怎么回事”

女生惊奇的打量几眼,?见是一个大肚腩的中年大叔,当即失去兴许摸出手机就要拍照发朋友圈。

“不好意思,请不要拍照,这位是著名的行为艺术家,他不喜欢别人拍照。”身穿前台制服的王迁,温和的阻止了她。

女生有些不悦: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