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第六十章 长街追逐

王北望回过头,问话之一册一个鬓角霜白穿着布衣的男人,再仔细—看,此人的容貌做过微调眉毛用炭笔画粗,脸上抹了一层浅灰,左脸的刀疤似乎也是伪装,不像真实朝廷通缉的要犯?

经验丰富的王北望,怀疑对方身份有问题,要么是通缉犯,要么是北朝的间谍。

两国交战,北朝派间谍进京刺探情报,暗中闹事都是战争的常规操作。

徐苌老年轻时,曾在军中任职,王北望跟着他习剑,偶尔会听徐苌老讲起军旅生涯的过往。

“元始天尊?”那人又问了一遍。

按照王北望的性格,怎么也得探究一番对方的身份,但现在自己虽然不是通缉犯,却比通缉犯还敏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王北望扭头就走器,但想起昏君的交代,又折返回来,道:“没错,我是元器天尊。”

然后,双方大眼瞪小眼,没了下文。

王北望等着对方问:元始天尊在哪里?但对方就是不开口

无声的静默里,鬓角花白的男子嘀咕道:“你这傻不拉几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元始天尊,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王北望嗤笑一声:“阁下贼眉鼠脸,头章鼠目,亦非能与元始天尊牵扯上关系的样子?”

慰问完,他审视对方,思索几秒,道:“随我来吧。”

他算是明白了,昏君教他的那番说辞是接头暗号,只有昏君的接头人才能听懂。

鬓角花白的男子抬脚跟上,王北望带着他原路返回,两刻钟后,重返红袖馆门口的龟公拦住两人,嫌弃的打量着王北望:“去去去,要饭到别处去。”

王北望低调做人:“你进去吧,进门左转,最深处。”

他没进去,自己站在门口朝内张望,示意中年男进入大堂,无视老鸨的招待,径直走向昏君那桌,隐约听见小姑娘精卫欣喜的喊了声“红鸡哥”。

大堂里,张元清看着狼吞虎咽的红鸡哥,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他点了一桌子的菜,却没有等来小圆和小姨。

“不知道!”红鸡哥说:“我没见到她们。”

“没见到?”张元清顿时皱眉:“按照约定,你们昨晚就应该碰头的?”

“我根本没去。 ”红鸡哥边吃边说:“你给我的那双破鞋子,差点要了我的命,那天逃出宫后,它就缠着我跳舞,让我跟着它跳,老子特么的就不会跳舞,跳了一晚上没跳好,挨了一晚上的踹,骨头断了七八根,实在受不了了,我就逃,它就追,我插翅难飞。嗯,有生滚粥吗,让厨子给我来一碗。”

“没有,你继续说。”姜精卫听的兴致勃勃。

“鸡是隔夜的,不新鲜了,而且也不是白切鸡。”红鸡哥勉为其难的吞下鸡块,接着说道:“夜里宵禁,到处都是是城防军,白天更不能引人瞩目,实在没辙,我只能硬着头皮支付代价,就逃进一户人家,敲晕了户主,然后在院子里被那双破鞋军训。铺盖,它整整军训了我两天,生命源液都用了三四管,昨天我才成功跳完一支踢踏舞,昏死过去,一觉醒来就赶来这里了。”

“我想到了开头,却万万没想到这个结局。”张元器清感慨道:“你的舞蹈天赋真特么烂。”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