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恐惧天王

这个名号就像炸弹一样,响在众人耳畔,带走了他们脸庞的血色,制造出巨大的慌张和恐惧。

银瑶郡主环顾队友们,见一个个面无血色,神色凝重中,暗藏恐惧,忍不住取出小喇叭,御姐音:

“恐惧天王是谁”

张元清深吸一口气,“兵主教的四大天王之首,实力应该不比你师尊差。””银瑶郡主闻言顿时出现强烈的情绪波动

师尊巅峰期的神威她是一清二楚的强大到令人颤栗是真正的人间主宰关雅脸色无比凝重摇了摇头:

“不对恐惧天王比三道山娘娘要强强很多水神宫的宫主曾经与恐惧天王交过手谁也没能奈何谁

“恐惧天王拥有盟主级的战力”

“啥?”张元清大吃一惊:“恐惧天王是半神?不对啊我看过他的基础资料不是巅峰主宰吗”

关雅摇了摇头:“这就不清楚了”

而张元清则想起了连三月那里打探到的信息—邪恶职业没有半神

半神是守序职业里的一个阶段而非称号邪恶职业没有半神这个阶段但拥有半神级的战力所以恐惧天王虽是主宰却能比肩半神

这和他所知的情报是吻合的

“恐惧天王居然亲自来见江户剑豪可见他对高天原有多重视这也说明我之前的推测是对的高天原里隐藏着稀世珍宝半神级强者都重视的珍宝所以当年始皇帝才会派徐福出海如果恐惧天王要来那这个任务的危险程度就不是几千几万能搞定的”张元清心里默默的想

这时银瑶郡主举着小喇叭说道:

“你们的面相乌云盖顶隐有血光但还没到十死无生的地步如果真的遭遇了恐惧天王不会是这样的面相

“当然涉及到高位主宰乃至人仙星相术未必精准何去何从尔等思量”

小圆淡淡道:“与其在这里废话不如听听后续的内容”张元清当即闭嘴一起看向谢灵熙

谢灵熙保持着监听状态复述着谈话的内容:

“血饮狂刀说:我暂时还没联系上恐惧天王这位天王崇尚无拘无束的自由他在夕阳下自由奔跑的时候手机是关闭的

“但他还算尽责会定期联络总部处理公务我已经将高天原的信息汇报上去恐惧天王只要联络总部就会立刻赶来”

“江户剑豪说:请务必抓紧时间如果长时间取不回高天原钥匙千鹤组会把这件事汇报给天罚若是天罚参与恐怕兵主教也能讨到便宜我记得兵主教有四位天王”

“血饮狂刀说:啊这相信我江户君恐惧天王是四大天王里相对靠谱的另外兵主教现在有五位天王了而且我是恐惧天王的下属如此重要的信息不能汇报给其他天王再等等如果今晚恐惧天王还没来我会致电总部汇报给三位天王的….

“血饮狂刀说:江户君你的焦虑我很清楚但我要告诉你除了魔眼天王恐惧天王是几位天王里杀心最弱最讲信义的前段时间的杀戮副本里他与白虎兵众的元帅打了个赌输给对方一件规则类道具换成其他天王早就赖账了”

谢灵熙一字不漏的说着监听内容

呼突然觉得兵主教的天王性格缺陷严重竟是件如此美好的事感恩天王们的不靠谱张元清如释重负道:

“小圆你立刻开坛做法为行动祈福”

“现在动手吗”银瑶郡主举着小喇叭

“不不是现在等晚宴结束”张元清说

现在出手就是直面两名5级虽然战力上我方占优可终究无法形成碾压很容易让两人逃脱

小圆当即进入卧室准备开坛事宜

十几分钟后她神容略显疲惫的出来嗓音清冷悦耳:“完成了”

似乎是祈福得到了效果窗边的谢灵熙突然欣喜道:

“江户剑豪说:今天的晚宴到此为止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享用美人了!”

众人立刻看向监控画面只见江户剑豪拥着一名妙龄女郎起身离席穿过廊道登上楼梯进入二楼靠窗的房间

李淳风连忙切换监控视角电脑屏幕只剩下两个格子左边是餐厅内继续饮酒的血饮狂刀右边是江户剑豪的房间

“动手吗??”女王问到

“不再等等”张元清盯着电脑屏幕

说话间江户剑豪已经在妙龄女郎的服侍下***衣服他粗暴的把女人推倒在床撕掉衣物抄起两条腿熟练的开始律动

电脑屏幕前众人默默看着元始天尊气氛沉默中带点尴尬张元清脸色不变沉稳道:

“这种时候男人的警惕性是最弱的因为血液都汇聚到了特定部位大脑供血降低思维能力减弱

“嗯是时候动手了如果江户剑豪不够持久等他进入贤者时间反而不利小圆白了他一眼二话不说直接进入卧室准备诅杀

李淳风轻敲回车键让监控内的画面进入暂停:“庄园监控室的画面和这边一样几分钟内应该不会有人察觉出问题”

时间紧迫关雅从谢灵熙手里接过夜游披风罩上随着张元清冲出阳台“呜”的一声强风肆虐中隐去身形的两人御风而起直扑庄园

银瑶郡主进入夜游跃下阳台冲向庄园

娇喘声和激烈的碰撞声回荡在房间内松软的床铺在压力下“滋滋”作响

借着微醺的酒意江户剑豪尽情的驰骋着享受着身下女郎温润娇软的身子发泄着近来忐忑、焦虑的情绪

他对自己前途是有一定担忧的与兵主教结盟等于与虎谋皮可他没有选择

他年少时曾在北方游历借着交流、学习的名义混迹过一段时间从而结识了血饮狂刀….

血饮狂刀知晓他千鹤组的身份有意结交金钱美色搭桥铺路两人很快熟络

而他本人也觉得与大陆最强势的兵主教保持联系不失为一个扩充渠道和人脉的方式

逃入大陆后他以高天原钥匙和秘密做筹码获取兵主教的支持统御岛国千鹤组

高天原里的东西他只取三件神器若神器不在便只取十分之一而他目前能依仗、博弈的东西并非钥匙而是高天原的位置

钥匙虽然还在他的手里但血饮狂刀耗费点代价不难杀人夺宝但兵主教不知道高天原的位置

为了防备兵主教杀人问灵江户剑豪有万全之策他有一件道具可在死亡的瞬间摧毁残留于体内的灵体

而以剑客的钢铁意志同级别的雾主难以蛊惑他因此他安安稳稳的在这里住了下来

江户剑豪如今只能相信恐惧天王如传闻中那样是个讲信义的不然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一场豪赌

但自古以来哪一位制霸天下的王者没有过这类豪赌?赌赢了天下归我赌输了回归灵境

这是强者必须承担的风险

但这种担惊受怕的处境给了江户剑豪巨大的心理压力他需要靠酒和女人来发泄压力

一阵急促到近乎夸张的碰撞声里女人婉转的低吟变成了尖锐的哭叫江户剑豪的情欲攀升到顶尖就在他打算痛痛快快宣泄出来时窗外刮起了大风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