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两名黑衣男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进入温泉馆深处。

另一人则躬身道:“请浅野组长和元始君稍候! ”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审视起所谓的“元始君”,让他难以置信,五行盟大名鼎鼎的绝世天才,竟是一位英姿飒爽的高挑女员

虽然戴着墨镜,但从脸蛋轮廓,下巴弧度,以及苍白性感的唇瓣,不难看出英是一位美人。

黑衣男嗯心里啧啧称奇之际,报信的同伴匆匆返回躬身道:

“组长和几位副组长已经在馆内恭候多时。”边说着边做出请的手势。

浅野凉当即带着张元清入内,穿过鲜花盛开的院落进入建筑内部,沿着日式复古的廊道前行,

很快两人在一间榻榻米房间外停下来。

一门之隔的房间里传来男女饮酒作乐的欢笑声以及琵琶和牲鼓的声音,着种时候故意搞得花天酒地是在向我暗示千鹤组信心满满游刃有余吗,张元清心里揣摩。

“组长元始君到了。”浅野凉在门口躬身。

屋内的欢笑声和乐器声一停,紧接着门缓缓滑开,一位秀发高挽穿着和服的年轻女员为两人

打开了门。

房间里的灯光略显昏暗的廊道,张元清看清了内部的景象。

榻榻米铺满整个房间六张低矮的案几有序的排列着,上面摆满了各种日式美食,穿着和服的男人们姿态懒散的盘坐、瘫坐在案前,身边是年轻貌美的和服女人,乖顺盘坐手里捧着酒壶。

首座的神户—郎年约五十,方脸浓眉鼻高眼镜一副枭雄资相极有威严。

此人命宫明亮闪烁命格不凡是个枭雄。缘宫混沌晦涩说明在婚姻、社交、人际关系除有严重缺陷但他友宫明亮说明亲信众多是个让由属下信服的首领,那问题就出在婚姻了。

亲宫晦暗预示着子女无能或后继无人,再结合缘宫的情况,着个神户一郎应该是不在乎子女

和家庭的类型一心搞事业。

有墨镜遮挡,张元清大大方的开启星相术,通过面相对千鹤组的组长神户一郎有了较为深刻的了解。

神户一郎夜在判断远道而来的元始天尊见,是一具阴尸前来,满意颔首“元始君而是一位品德高尚的武士请入座。”

事实银瑶郡主比他可牛逼太多了…张元清坦然入座说道:“幸会神户组长。”

声音嘶哑难听声带似乎受过重创或者已经损坏。

浅野凉跪坐在他身侧很自觉的倒酒返种场合她经历过不少每次父亲在家里设宴款待她都会坐在老师身边倒酒。

而在千鹤组高层聚餐时她亦是负责倒酒的角色。

当然以后就不—样了等她成为副组长,她也能有一位穿和服的漂亮姐姐给她倒酒。

张元清身子笔挺的跪坐在案前,听着组长神户一郎介绍四位副组长,浅野凉负责翻译。

龙崎─剑客凉酱的老师领导着千鹤组的纠察部。

龙崎一是个刻板严肃的中年人嘴角下垂的厉害脸上没有丝毫笑容,只是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渡边吉太千鹤组唯一的山神,是千鹤组旗卞渡边房产公司的负责人,渡边吉太身材矮员一

米六五左右,却是在场众人里体格最壮硕的膀大腰圆。

另外他有着土怪标准的气质一木讷。不野寺洋介意士领导着千鹤组智囊团。

一个穿着和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方醉意熏熏搂着身边的女人贪念其美色,看着颇有几分斯文败类的感觉.

古郡祸津火魔执行部部长。

粗犷的中年,嘴边一圈络腮胡左脸颊一道长长的疤,满口黄牙怎么看都像个黑道大哥。

古郡祸津哈笑道:“元始天尊他是没有阴尸了吗?竟然派一个娘们来,不像个爷们。”渡边吉太和小野寺洋介哄笑起来。

神户─郎则平静的望着元始天尊,没有阻止干部们的失礼行为。

张元清看向身侧的浅野凉:“他说什么?”

浅野凉表情为难的翻译成中文并低声补充道:

“古郡副组长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是在嘲讽……”

好吧他确实在嘲讽,但他没有恶意呃,他确实有恶意但但….但他是火师,火师就这么欠揍,我理解,不过多少有点打压我的意思。张元清心里嘀咕抬了抬手示意浅野凉不必解释。

老套的谈判有式……张元清默默取出小喇叭怒喝一声:“八嘎呀路。”

把在座的众人吓了一跳。

张元清大声道:“我们接下来要执行事关千鹤组前途的任务,可你们却在客里饮酒作乐,看看你们现在放浪形骸的样子,身为千鹤组的高层,不觉得羞愧吗。”

“本人是非常重视这次行动了,为此整整三天,我连一口酒都没有喝,每天只喝可乐。作为品德高尚的武士称对你们的行为非常不齿。”

骂完他扭头对浅野凉说:“翻译给他们听。”

浅野凉起初有点胆战心惊害怕元始君和千鹤组干部们发生冲突,但听着听着觉得元始君不愧是品德高尚的武士便大声的翻译成岛国语言。

千鹤组的干部们听的一愣一愣,张嘴欲言却说不出反驳的话。这番话说的大义凛然站在了道德制高点,让他难以反驳就像热血漫里的男主角。

宽敞的房间里突然陷入寂静。

浅野凉低声道:“元始君近真厉害。”

“厉害吗看动漫学的….”.张元清无声的吐槽。

“咳咳。”神户一郎清了清嗓气挥美道:

你们先出去。

坐在角落里演奏乐器的乐师以及陪在桌边的女郎纷纷起身躬身退下,干部们也收起了放浪形骸的神态,正经跪坐。

待人离开,神户一郎沉声道:“元始君能让我们看看钥匙吗。”

“当然。”张元清把脚边的双脚包拎到桌光拉开拉链取出一块碗口大的玉盘。

千鹤组的干部们眼睛仿佛吸附在磁石光的螺丝钉挪不开了

神户─郎松了口气满意点头问道:

“元始君你知道高天原的传说吗。”

几位副组长腰杆挺直的跪坐纷纷看向戴墨镜的女尸,谁都没有说话眼神锐利平静。

来了,他在试探卷知不知道始皇帝派徐福出海背后隐藏的故事…..如果我不知道他们多半会改变策略阻止我进高天原,听完浅野凉的翻译张元清淡淡道:

“作为京城大学毕业的学生,我的历史水平和古文功底还不错,秦代的图腾还是认识的,当年,始皇帝派徐福前往岛国是因为这里有宝贝吧,徐福不愿意回中原留在岛国当起天照大神也是这个原因。”

神户一郎和副组长们对视一眼,收起侥幸心理感慨道:“史书说始皇帝派徐福东渡仙岛寻求不死药,这应该是错误的,因为不管是徐福还是始皇帝都已成为历史尘埃。”

待浅野凉翻译后张元清声音嘶哑说道:“神户组长始皇帝派徐福找的也许就是不死药。”

“如果不死药是真的,徐福怎么还会死?”

“你这个京城大学的高材生真的有好好学习吗。”浅野凉刚翻译完古郡祸津就大着嗓门嘲笑。

小野寺洋介推了推眼镜道,“古郡君不要急着员定论,听一听元始君的高见。”

见众方看来张元清声音嘶哑艰涩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