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从三件主宰道具挪开,纷纷看向小野寺。

古郡祸津忙问道:“你抽什么气,上面写了什么?”

作为一名优秀的火师,他的九年义务教育是在逃课、睡觉中混过去的,甚至都快忘记读书的时候还有汉字课,一看到竹简上密密麻麻的汉字古文,他就一阵阵眩晕。

神户一郎等人的文化水平,肯定要比古郡祸津强,甚至不乏名校毕业,但同样看不懂竹简上的内容。

小野寺眼神复杂的看向尸骸:“他是徐福,也是天照大神。”

千鹤组众人齐齐沉默,猜到是这样,但又不想面对!

神户一郎沉声催促:“上面写了什么?”

“这是徐福自传,据竹简所记,他奉始皇帝之命,出海寻不死药,上面说:东海有至宝,娲皇补天所留,十日盘于上,得知可长生不死,与天同寿。”

小野寺说道:“徐福率领童男童女,以及始皇帝给予的玉盘,乘船出海,凭借方士的能力,历时数年,终于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岛国,又历数年,寻得此处……”

“为打开秘境,他走遍岛国各地,采集宝玉,铸石雕,制玉盘,终于打开秘境。”

果然,一听到这里,张元清之前的想法得到验证。

秦代的时候,修行者们拥有开辟秘境的能力,不然,徐福也不可能强行打开高天原。

另外,高天原是自古便有的秘境,不是徐福开辟。

小野寺继续说道:“到了这里他才发现,十日己经陨灭,徒留青铜神树,苦苦参悟数载,不得其法。”

“树下有一灵潭,凡人沐浴,可脱胎换骨,延年益寿。修士沐浴,可炼成无垢宝体,饮之,百毒不侵,百病不扰。徐福认为,这就是不死泉。”

“但不老泉一旦离开水潭,就会化作凡水,徐福无法带回中原。于是随行的超能力者建议徐福,盘踞此地,建立国度,永享长生,岂不比回中原称臣更好?”

“徐福便将此地命为启天原,自称天照大御神。他在潭底寻到三块矿石,一铜,一铁,一玉,铸为法器,预示至高无上的权力。”

“他教化岛国的凡人,教他们礼仪、耕种、养蚕、织布一,生活,自己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将这段经历记载于竹简上。”

古郡祸津听完,抬头看一眼高耸入云的青铜树:他神色难掩失望。

“不能这么说,徐福并没有参悟青铜树的秘密。”

“你有什么看法?”

小野寺沈思许久,道:“成为岛国至高的主神。然好景不长,潭水日渐枯竭,这片生机盘然的秘境渐渐枯萎,徐福遣散了秘境里的人,让他们在外界。所以,始皇帝渴望的不死泉,已经枯萎了?而这根青铜树,是没用的废树?”

龙崎一说,接着,他看向小野寺,道:

“两个可能!”

“一,徐福没有参悟青铜神树的秘密,它才是始皇帝渴望的东西,你们看这座潭,很显然,不死泉是从树根里流出来的。”

“二,青铜树没有价值,真正的至宝另有其物,但己经不在此地。竹简上说,东海有至宝,十日盘其上,可徐福寻找此地时,十日己经不在。”

“他占据不死泉多年后,不死泉逐渐枯萎,也说明了秘境的灵力正在逐步消散,若至宝还在此,不可能这般。”

神户一郎沉吟片刻,道:“哪种可能性更高?”

不等众人回答,他看向银瑶郡主,问道:“元始君,你觉得呢?我记得传说里徐福出海两次,第二次才音信全无,但竹简里没有提及,不,按照竹简里所写的内容,徐福根本没有回中原,是传说有误?”

不对,玉盘是徐福为了打开高天原,辛苦炼制的法器,并非从中原带来,如果徐福没有回过中原,秦风学院里的玉盘怎么解释?所以徐福隐去了这段经历,没有在竹简中提及,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张元清念头急转,说道:“诸君,我想先查看一下青铜神树。”

说罢,一个星遁术跃至青铜树前,盯着宽阔如城墙的树干,凝视着繁复的图案。

完全看不懂,他心里嘀咕一声,再次一个星遁术消失,他利用疾风者手套的飞行和星遁术,绕着青铜神树打量。

千鹤组的干部们不具备这样的优势,眼巴巴的看着,等待着。

足足十几分钟,才把整棵树绕了一圈。一无所获。

“你看完没有?感觉是在浪费时间。”古郡祸津眼睛一转道!

张元清驾驭着气流,居高临下的俯视他,淡淡道:“你可以走来试试,试试我敢不敢杀你。”

他再看向神户一郎,道:“我下潭底看看。”

“我们要走了,你确定要留下来吗。”

“我也去。”小野寺忙说,取出喷气式背包,纵身跃下宛如深渊的潭底。

张元清率先抵达潭底,脚下是嶙岣的乱石和土块,没有淤泥,这里己经于个几千年,与深渊无异。

四面石壁凹凸不平,靠近青铜神树的那面石壁上,一根根粗壮的青铜根茎破石而出,凭空悬挂。

“难以置信,这棵青铜树好像是生命体,而非青铜雕塑,”你能说外语吗。

张元清用外语说。

背着喷气式背包降落的小野寺也看到了垂挂下来的根茎。

“哦,那倒不必,我会说中文。”小野寺笑了笑:“作为学士,掌握多种语言是必备技能。”

他从物品栏召唤出一把利刃,大步上前,搜住一根纤细的根茎,用力切割。

咯吱咯吱

刀刃切割青铜根茎,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张元清一言不发的看着,默默召唤出鬼新娘,吩咐她上去盯着千鹤组于部们,谨防他们溜走,把自己困死在秘境里。虽然他有传送玉符这种神器,但传送玉符受限于自身品质,过于强大的封印、结界是进不去的。

而高天原这个秘境,显然要超过圣者副本。阴气滚滚中,身穿艳红嫁衣的倩影袅袅上浮。

一小逗比和鬼新娘他都带来了。

“嘶心”小野寺尝试无果,又倒抽一口凉气,大声道:“有了生命。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啊,它确实是青铜,是金属,但同时也是生命,世间竟然有如此神奇的造物,到底是什么力量。”

让金属拥说完,他想起元始天尊听不懂岛国语,便用中文重复了一遍。

让金属拥有生命?嘶,确实不可思议,到底是什么力量才能做到如此神奇的事,换个角度思考,其他没有生命的东西,是不是也能活过来?张元清不是宅男,所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道具,而不是硅胶或充气的某种东西。

甚至,他想到了阴尺,能不能让阴月再次获得生命?

“你有什么发现?有什么想法?”他打算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生命的权柄,属于乐师职业,这口不死潭,多半是从青铜神树体内流出来的。”

小野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分析道:“青铜神树与乐师职业有关,不过乐师可造不出如此雄奇的景观,学士倒是有这个能力。所以是结合了学士和乐师两大职业的能力,创造出的青铜神树?”

张元清恍然,问道:“那这棵树,到底还有没有价值?是死是活?”

小野寺摇头:“说不好,可能死了,可能在休眠,但宝贝一定不在了,不然何至于此?这棵神树象征意义,观赏意义,大于实际价值。”

“如果我是炼器师,就能读取它的信息了,哪怕它没有物品属性,可惜。”

闻言,张元清有些失望,没再说话,轻轻吐出一口太阴之力,落地滚为胎毛稀疏的圆润婴儿。“让小逗比试试,看看它对青铜神树的反应,顺便进树干里看看,这么粗壮的树,难道里面都是实心?”

他当即向小逗比下达寻宝命令,可惜背包容量有限,带不来探宝披风,不然也给乖儿子披上。

小逗比昂起脑袋,左右环顾,旋即看到垂挂下来的茂密根茎,乌溜溜的眼睛骤放光彩,立刻划动四肢爬了过去。他沿着陡峭的墙壁攀爬,抓住根茎,再沿着根茎,一头扎入石壁中。

下一秒,小逗比像只小皮球般弹了出去,在潭底滚了几圈。

他小脸懵懵的坐起身,呆滞几秒,哇哇大哭起来。

无法进入树干里,张元清陷入沉默。

………

松海,酒店房间。

张元清睁开眼,拨通了傅青阳的电话。

大概是知道他在做正事,傅青阳很快接通:“高天原里有什么收获?”

“天丛云、勾玉、八咫镜的真品都在高天原,皆为主宰级道具!”张元清把高天原内的情况,尽量简略的说了一遍,继而提出自己的疑惑:“那块玉盘是徐福在岛国炼制的法器,如果他没回过中原,秦风学院不可能有它的手绘图,老大,这事你怎么看。”

傅青阳是斥候,心思更加敏锐,腹黑、见识等方面,也要远胜于他。所以,遇事不决问钱公子准没错。

“很简单,徐福略去了回中原的经历,这对他来说并不光彩,或另有隐情。时间有限,我长话短说!”

傅青阳字正腔圆,声音磁性,“首先,徐福回中原是抱着一定的目的性的,绝不是要把高天原的详情汇报给始皇帝,不然,始皇帝早己亲临。”

“其次,徐福野心勃勃,从他后来的表现看,他是想独吞高天原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